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几多天涯沦落人:87版《红楼梦》背后的故事(1)
  • 元杂剧衰亡的原因是什么?
  • 李孟嘉:浅谈京剧基本功的五功四法
  • “国人不宜”的裸戏裸露了什么?
  • 《汉宫秋》的主题思想是什么?
  • 香艳和情色不是灵丹妙药:浅析新版《鹿鼎记》的致命伤
  • 邓贤:远征军体现“大国之魂”
  • 战争电影里的人性与反思
  • “战争版科教片”啼笑皆非—评电视剧《仁者无敌》
  • 当代喜剧电影中的“戏仿”:表征与意义
  • 《见龙卸甲》让我站在韩国人一边
  • 用肉欲表现艺术:导演的心理暗示
  • 《毛泽东回韶山》一部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影片
  • 沪上十余位文艺评论家齐聚《杏花雨》研讨会
  • 三国英雄数马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影视、戏曲评论
    论中国当代喜剧电影中的荒诞艺术(2)

    发布时间: 2019/4/19 0:05:4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三、喜剧与荒诞艺术的关系   
      我们通常说“喜剧是笑的艺术”,但是笑包含了不同的种类。这不同的笑对于观众的意义自然也是不同的,真正美学意义上的喜剧应该是比悲剧更触动人心的,让人在笑过之后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人性的美丑、社会秩序的不公以及其他更高层面的东西。“这种意义上的喜剧是人类对自己生存状态的不满所催发的一种反抗形式。无奈的尴尬、无以言说的不满化作喜剧的形式,就有了讽刺、批判的效果。”⑦因此喜剧就应该直面现实,剖析社会的本质。而荒诞艺术所擅长的就是在无意义中创造意义,让观众在笑声中体味根本的荒诞。因此,荒诞艺术与喜剧的结合可以说使喜剧更加凸显了它的美学价值,二者结合的意义不仅仅是博得观众一笑,而是强调现实本身的荒诞性,并通过揭露现实的荒诞来营造一种无奈的、尴尬的甚至是痛苦的喜剧效果,让人无法回避、无处藏身。法国著名的荒诞派戏剧家尤涅斯库也曾说过:“喜剧作为荒诞的直觉在我看来比悲剧更令人绝望。”⑧   
      另外,喜剧与荒诞艺术的结合也存在某种天然性,因为喜剧的特征之一就是不协调性和矛盾性。黑格尔曾指出:“把一条像是可靠而实在不可靠的原则,或是一句貌似精确而实在空洞的格言显现为空洞无聊,那才是喜剧的。”⑨而荒诞所强调的正是世界的不合理、不和谐,以及人与环境之间的不协调。因此,二者的美学特征是非常接近的,喜剧中的不协调性发挥到极端就会变成荒诞。同时,荒诞艺术也常常会采用喜剧的形式来诠释一个悲剧的主题,从而呈现出悲喜剧混合的美学特征,它既有悲剧性的因素,又有喜剧性的因素,因此它既不会让人开怀大笑,也不会让人痛哭流涕,然而观众却能感到内心被一种复杂而又强烈的情绪所萦绕,而这就是荒诞的魅力之所在。   
      四、荒诞艺术在当代喜剧电影中的表征   
      通过以上的阐述,我们有必要就中国当代喜剧电影中荒诞艺术的运用情况,进行有针对性地分析。由此,我们就具体来看看荒诞艺术在当代喜剧电影中的表征到底是怎样的。   
      (一)以某一特殊的现实时空为背景,反映其荒诞本质   
      这种类型的电影一般寓意比较深刻,是对某一社会历史时期的揭露或者是对身在其中的人和事的批判。因此,它所体现出来的荒诞也是现实本身的本质上的荒诞,而不是一种人为的荒诞。在《萨特的哲学》一书中提到:“人生是荒诞的,因此我们的计划不会存在任何决定性的正当的理由,每个人都是多余的;任何事情都是可有可无的。”⑩因此,当观众对环境的荒诞性确信无疑时,他们就不会去追究人物行为的意义,人物行为的荒诞不但不会遭到质疑反而显得更加真实。如李大为的《走着瞧》反映的就是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那个年代里,知青马杰与两头驴的故事。在这部电影里充斥着无处不在的荒诞,正如影片开头马杰所说的:“那是一个荒诞的年代,曾经发生过很多的故事,而我的故事则是独一无二的,是那个荒诞的年代里最为荒诞的故事。”这部电影“把一代知青从政治文化背景拉入日常生活背景加以描写,将对不人道的挞伐转向对荒唐时代、荒唐政治、荒唐运动中个体的生命感悟以及极端环境下的人性弱点的书写。”{11}通过一场看似魔幻荒诞的人驴大战,折射的是一个时代的荒唐可笑和不合理的社会制度。   
      (二)设置荒诞的情节内容,制造喜剧效果   
      在有些影片中,情节的荒诞性是显而易见的,导演或者编剧是有意为之的。他们或者在现实中设置一些与现实相违背的情节,或者在非现实时空设置一些与现实相吻合的情节,从而赋予了情节荒诞的特质,造成时空环境与故事情节之间的冲突,从而营造喜剧效果。但在这一类影片中,荒诞只是作为手法,而没有触及影片的主题内核。也就是说,创作者的意图不在于表现社会的荒诞,而是其他方面的问题。例如《非诚勿扰2》中,影片开始李香山和芒果的“离婚仪式”举办得跟结婚一样隆重,还有后来李香山的“人生告别会”也举办得庄重严肃。观众当然知道这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大可能发生的,但是也正因为不大可能发生,它才具备了新奇性,才能够产生喜剧效果。而且片中的人物在这种情境下煞有介事、一本正经的表演也着实令人忍俊不禁。再比如《武林外传》中,人物都生活在古代,但“全片贯穿了赚钱、买房、炒房等等当今社会的现实问题,掌柜佟湘玉与郭芙蓉、白展堂等其他人物的矛盾都围绕‘买不买房’的问题展开。”{12}   
      (三)非英雄化的人物形象,反映人的价值观念的荒诞   
      在喜剧电影中,英雄人物的形象并不多,尤其是在当代。荒诞艺术运用到喜剧电影中,使得人物常常会有一些荒唐可笑的行为,当然这些行为与人物的身份是契合的,因此二者的结合给观众的感觉依然是真实可信的。正是这些看似符合逻辑但又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捧腹大笑的行为,其背后所反映出来的是人物价值观念的荒诞。但这种荒诞也分不同的情况,既包括自身的荒诞,也包括对比出来的荒诞。例如《斗牛》中的牛二因为自己的善良救济了鬼谷子村的村民,哪想到这群饿疯了的人吃了奶还嫌不够,还要把牛杀了。这样的结果使得牛二的善心也陷入了无可奈何的尴尬局面。再比如,影片中牛二决定带着牛到山上去生活再也不下山了,他把村子里一颗一直没爆炸的炮弹也一起搬到了山上,仿佛这颗炮弹也成为了家的象征。但炮弹原本就是摧毁家的,这本来对立的事情在牛二的眼中得到了统一,这也是他的荒诞之所在,同时也反映了造成这种荒诞的原因就是战争使得人们已经失无所失了。事实上,影片还有更深刻的思考,不仅仅局限于表现牛二个人价值观念的荒诞。当我们看到全村人都被日本人杀害,只有一头奶牛活了下来时,所有人包括剧中的牛二都感到无法理解。为了一个承诺,牺牲这么多人的生命是否真的值得?这是影片真正想让观众思考的问题。可以说,《斗牛》“对于历史的权威叙事提出尖锐质疑,重塑了另一种历史的真实。”{13}   
      结语   
      在中国当代喜剧电影中,这几种荒诞艺术的运用并不是相互分离的,而是交叉的。事实上,越上乘的喜剧越是在这几个方面都有充分的表现。但不得不说的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荒诞喜剧电影并不多。虽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黄建新就已经创作了《黑炮事件》和《错位》这样极具代表性的作品,他“用荒诞来传递真实、用象征来承载意蕴的黑色喜剧技法着实饱含着蓬勃的生命力,具有同时代电影少有的超前性。”{14}但是在这之后荒诞喜剧并没有得到长足的发展,这当然与作品的超前意识、观众的审美习惯以及我国的审查制度有关。然而,随着黑色喜剧的兴起,当代中国社会价值观念冲突的加剧,以及不断强化的文化交流,荒诞喜剧也势必为更多人所接受。可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更多的喜剧电影中荒诞只是形式上的一种手法,所营造的也只是一种局部的荒诞感,还没有与内容融合起来。给观众的感觉也只是好笑的,而非可笑的。创作者们应该更多地着眼于社会的荒诞本质,从而丰富荒诞喜剧的创作经验。因此,荒诞艺术在中国喜剧电影的发展中应该还有着不小的发展空间。作者:袁奕
    编辑:秋痕

    论中国当代喜剧电影中的荒诞艺术(1)
    中国都市喜剧电影的辩证发展初探(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