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 同类热点 □
  • 略论阮籍咏怀诗的艺术特色
  • 魏晋南北朝文学概况
  • 魏晋南北朝时期文人的命运与文人的风尚
  • 试论曹操与曹丕的文学成就
  • 陶渊明诗歌艺术及其渊源分析
  • 简述曹植的艺术成就
  • 陶渊明的散文与辞赋的艺术成就
  • 魏晋南北朝的诗歌(4)
  • 文学的自觉与文学批评的兴盛(评魏晋南北朝的文风)
  • 试述陶渊明的田园诗及其他
  • 简述建安诗歌的时代特征
  • 简析阮籍、嵇康与正始诗歌
  • 简述陶渊明的人生道路与思想性格
  • 魏晋南北朝文学的发展历程
  • 简述陶渊明作为文学艺术典型的意义
  • 关于北朝时期范阳卢氏家族作家及作品概况(1)

    发布时间: 2019/5/15 10:12:4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联盟
    文字 〖 〗 )
    论文摘要:范阳卢氏是典型的北方世家大族,再加上时代风尚的影响,北朝时期范阳卢氏的创作,在文体上以文为主,内容上多为经世致用,有补于世的现实之作。 
      北朝文学,正如《周书》所言:“章奏符檄,则粲然可观,体物缘情,则寂寥于世”。因此,我们考察北朝时期范阳卢氏家族作家作品的情况,有必要采取曹道衡在论述十六国文学时所持的态度,把文学的概念扩大些,不应以今天的标准来衡量哪些是作家哪些不是作家,而应该 历史 地看待问题,把那些只存留“章奏符檄”等应用文字的人物也当做作家来看待。正如曹先生所言,在古代,应用文往往也由那些擅长文学的人来做,这些人或许也写过诗赋之类所谓纯文学作品,只是没有流传下来而已。如果把这些人草率地排斥在作家之外,至少我们少了一条全面认识古代诗文创作状况的路径。这不能说不是一个无谓的损失。  
      为了更加全面真实地反映北朝时期范阳卢氏诗文创作的本来面目,本文所考察的范阳卢氏作家就有了如下两类:一类是正史上记载其有文学创作活动,或有文章结集,或明言其有文学才能者;另一类是正史上并未记载其与文学有什么关联,但却留有章表奏议等应用文字者。具体来说就是严可均的《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收其文的人物。  
      北朝时期,特别是北魏太和改制前后,是范阳卢 氏家族 发展 的鼎盛时期。这时的范阳卢氏,前期以卢玄支为著房望门,子孙身居显位,家族人口众多,一个房支的人 口有时多达百口之众。如卢度世有四子:卢渊、卢敏、卢昶、卢尚之,“四房卢”中的卢渊,子辈又有八人。其他房支也子孙繁众。东西分立之后,卢玄支 政治 地位渐衰,而西迁的卢溥、卢辅、卢晏支却又活跃于西魏、北周的政治舞台上。身居官位的卢氏族人,在整个北朝时期写了很多文章。下面分北魏、东魏北齐、西魏北周三个部分分别介绍此一时期范阳卢氏家族作家及作品情况(重点介绍存有作品的人物)。 
      (一)北魏时期范阳卢氏家族作家及作品 
    北魏时期,范阳卢氏家族曾有过文章写作的人有:卢渊卢道将、卢昶、卢敬舒、卢观、卢仲宣、卢同。而只有如下人物有作品存留: 
      卢渊(454-501)字伯源 ,小名阳乌。卢玄之孙,“四房卢”中的第一房。“性温雅寡欲,有祖父(卢玄)之风”,敦尚学业 ,研习家法,善为草书,“代京宫殿多渊所题”,书法墨迹与崔氏齐名。在北魏政治舞台上,卢渊很受信任,高祖常就一些重要事情向其咨询讨问,卢渊也敢于犯颜直谏。太和十七年(493),孝文帝议伐南齐萧赜 ,卢渊上表劝谏。此表载于《魏书 ·卢玄附传》,严可均收入《全后魏文》卷三十七。  
      卢昶,字叔达,小字师颜。卢渊第三弟。他存有多篇章奏表文。景明初 (500)洛阳获白鼠,昶上《白鼠见宜饬吏治》,指斥战乱给人民带来的疾苦 ,及兵吏中存在的种种腐败现象。利用灾异感应之说,劝谏统治者整饬吏治。永平四年(511),北魏与南齐争夺朐山(今临胸),卢昶时为徐州刺史,参与并组织作战,昶连上三表,陈明朐山敌我双方形势,提出增派援军的请求。以上四篇文章均载于《魏书·卢玄附传》。另外 ,景明三年源怀卒,卢昶写《奏府寺议源怀谥不同》,对太常侍和司徒府对源怀追谥不同发表议论,此文载于《魏书·源贺附传》。以上五篇文章均被严可均收入《全后魏文》卷三十七。 
      卢观,字伯举,出自卢溥支,昶族曾孙。“少好学,有隽才,举秀才,射策甲科。除太学博士,著作佐郎。”卢观被列入《魏书·文苑传》。史载:卢观与其弟仲宣并以文章显于洛下。但现在我们只能看到卢观所写的一篇文章,即神龟初年,灵太后父司徒胡国珍薨,赠太上秦公,因无此先例,疑其庙制,召卢观等人议。卢观写了《胡太后父庙制议》,此文载于《魏书·礼志二》。严可均收入《全后魏文》卷三十七。卢同,字叔伦。出自卢辅支,卢辅之子,昶族弟。卢同在太和改制后,登上北魏政治舞台,一路走来,官位颇显,很受重用,常就一些重要事情上书表奏,陈明己见。明帝世,胡太后把持朝政,贪污腐败盛行,人多窃冒军功,同检校吏部勋书,发现窃阶者甚多,针对此种情形,连上两表言说此事。提出了加强勋阶管理的具体方法和措施。这两份表文载于《魏书·卢同传》,严可均收入《全后魏文》卷三十七。以上就是北魏时期,范阳卢氏家族作品存留的基本情况,共存文九篇。  
      (二)东魏、北齐范阳卢氏家族作家及作品  
      东魏、北齐时期范阳卢氏家族参与诗文写作的人有:卢怀仁、卢元明、卢公顺、卢恭道、卢询祖、卢叔虎、卢潜、卢景裕。下列人物存有作品:卢元明,字幼章,昶第五子。史载:“(元明)涉猎群书,兼有文义,风采闲润,进退可观。”年少时,相州刺史中山王熙见而叹日:“卢郎有如此风神,唯须诵《离骚>,饮美酒自为佳器。”元明性好玄理,不妄交游,饮酒赋诗,遇兴忘返。永熙末,居洛东缑山,乃作《幽居赋》。“于时,元明友人王由居颍川,忽梦由携酒就之言别,赋诗为赠,及明,忆其诗十字,云:‘自兹一去后,市朝不复游。卢元明在后魏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有赖于他写的(剧鼠赋》,此赋是南北朝时期少有的几篇讥刺社会现实的作品之一。在当时的社会文化环境中,显得难能可贵。史载:“(元明)作史子杂论数十篇,诸文别有集录。”《隋书·经籍志》著录有集十三卷。严可均《全后魏文》卷三十七收其文《幽居赋》(仅目录)、《剧鼠赋》、《嵩高山庙记》。逯钦立《北魏诗》卷二收其两首诗:《晦日泛舟应诏诗》、《梦友人王由赋别》(只有两句佚文)。  
      卢询祖,出自卢溥支。历太子舍人,司徒记室。“有术学,文辞华美”。常出入于邺下文人之间,他才思敏捷曾在赵郡李祖勤处作贺表,俄顷便成,“时重其工” 。朝廷大迁除,同一 日内,为二十余人作表,“文不加点,辞理可观”。他不但文笔甚佳 ,口辩也不输人,好臧否人物,为人所嫉。“北地三才”之一的邢劭对其颇为欣赏,谓其“才学富盛”。时人常将其与卢思道相较,长广太守邢子广日:“询祖有规检祢衡,思道无冰棱文举。”他与卢思道交谊甚深,二人曾“春台共践,秋水偕临”,“良书浊酒,永啸长吟。美言俱赞,阚行同箴”;精神追求相近,思道“慕大隐”、询祖“惟陆沉”(卢思道《卢纪室诔》);审美趣味相投,思道不喜欢“芙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询祖不满意“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似乎都嫌其流于纤细。两人俱为“北州人俊”。卢询祖“有文集十卷,皆遗逸叫”州。天保末,询祖以职出为筑长城子使,至役所后作《筑长城赋》。此赋与在赵郡李祖勤处作的《破蠕蠕贺表》均载于《北史·卢玄附传》。严可均将两文收入《全北齐文》卷二。他还曾为赵郡王妃郑氏制挽词,词载于《北齐书·卢文伟附传》,此词和其另一首诗《中妇织流黄》①均被逯钦立收入《北齐诗》卷一。  
      卢叔虎圆,出自卢溥支,卢观、卢仲宣之弟。叔虎少有志尚,为人机悟,“豪率轻侠,好奇策,慕诸葛亮之为人”。孝昭时撰《平西策》一卷。曾为肃宗陈兵势,劝讨关西,《陈兵势》一文载于《北齐书 ·卢叔武传》,严可均收入《全北齐文》卷二。  
      卢潜 ,出自卢玄支,卢尚之之孙,卢元明从子。北齐末期武平五年(574)卢潜被陈将吴明微所擒,不久死在建业。其家购尸归葬。在陈时寄书与弟士邃,《北史 ·卢玄附传》载此书信两句话:“吾梦汝以某月某日得患,某月某日渐损。”严可均收入《全北齐文》卷二。  
      以上就是东魏、北齐时期范阳卢氏家族作品存留情况。文四篇(包括残文),诗四首(包括佚诗)、赋三篇(《幽居赋》仅存目)  
      (三)西魏、北周范阳卢氏家族作家及作品 
      西魏北周范阳卢氏有著述或参与文章写作的人有:卢柔、卢恺、卢辩、卢光 、卢诞。只有卢辨存有作品。 卢辩 ,字景宣,出自卢辅支,卢同兄子。“举秀才,为太学博士” 。从孝武西迁。卢辩在西魏 、北周的政治舞台上颇受重用。西迁后的朝廷宪章,诸多礼制多出于卢辩之手。北周初年,又与苏绰成为朝廷托古改制的肱股之臣,依《周礼》建六官。其著述有《大戴礼记解诂》若干卷,《坟典》三十卷。存文仅有一篇,即《为安定公告谕公卿》,此文见于《周书 ·文帝下》,严可均收入《全后周文》卷六。这是为安定公宇文泰写的告谕公卿的诰文。魏文帝崩,太子钦嗣立,三年(554)春正月,被安定公宇文泰所废,立齐王廓为帝,是为恭帝。恭帝元年(554)夏四月,大飨群臣,周太祖令卢辩作此文诰。文章以安定公训诲无方,向公卿致歉的形式,告谕天下废帝之实,正如诰文中所言:“维文皇帝以缴躲之嗣讫于予训之诲之,庶厥有成。而予无能变革厥心,庸暨乎废,坠我文皇帝之志。呜呼兹咎,予其焉避。”这是一篇颇能保全双方面子,冠冕堂皇的诰谕。事实是,废帝二年冬十一月,安定公宇文泰杀尚书元烈,废帝有怨言,遂被废。《北史·魏帝本纪第五》载:“自元烈之诛有怨言,淮安王育、广平王赞等并垂泣谏,帝不听,故及于辱。”  
      西魏、北周时期,范阳卢氏家族只留下卢辩的一篇文章。范阳卢氏家族是典型的北方世家大族,以儒学致显,儒学继世。西晋时期虽也颇染玄风,但洛阳陷落后,与许多北方世家大族一样,这个家族又回归到染有玄风的儒学传统中来,家族中的大多数成员具有关注现实,积极进取,参与政治,热衷功名的处世态度,所写诗文除个别诗外,多表现出经世致用,有补于世的特质。同时也受时代风尚影响,整个北朝时期,范阳卢氏家族的创作,以文为主,诗赋创作廖寥无几,只有卢元明、卢询祖有诗赋留存。下面分诗、赋、文三种文体体会此一时期范阳卢氏创作的特点。  
      1.诗。这一时期卢氏家族共存四首诗:卢元明的《梦友人王由赋别诗》、《晦日泛舟应诏诗》;卢询祖的《赵郡王配郑氏挽词》和《中妇织流黄》。其中《梦友人王由赋别诗》只是两句佚诗。《晦日泛舟应诏诗》写的是晦日宴游所见景色。诗日:“轻灰吹上管,落萁飘下蒂,迟迟春色华,豌畹年光丽。” 晦日,指的是农历每月最后一天,正月是一年之始,古代对一年的这个晦 日特别重视,把这一天当作节 日庆祝。人们聚会水边,与亲朋宴饮,以期消厄迎新。帝王也会在这一天泛舟水上,与群臣饮酒赋诗。“北地三才”的魏收也有同题诗作。《赵郡王配郑氏挽词》是卢询祖为齐神武从子,赵郡王睿妃,郑述祖女所写的挽词,词日:“君王盛海内,伉俪尽寰中。女仪掩郑国,嫔容映赵宫。春艳桃花水,秋度桂枝风。遂使丛台夜,明月满床空。”词中盛赞王妃的女仪、嫔容,表达惋惜之情。这两首诗一是即景而赋,一是因事而作,仍感受到卢元明受玄风而染的淡然闲润,以及卢询祖的清爽婉丽。  
      《中妇织流黄》是一首乐府诗,诗题出自汉乐府《长安有狭斜行》篇:“大妇织绮罗,中妇织流黄,小妇无所为。”此诗题亦名《三妇艳诗》。梁简文帝、陈徐陵及唐代的虞世南都写过《中妇织流黄》,同表儿女闺情。徐陵诗日:“落花还井上,春机当户前。带衫行阵口,觅钏枕檀边。数镊经无乱,新浆纬易牵。蜘蛛夜伴织,百舌晓惊眠。封用黎阳土,书因计吏船。欲知夫婿处,今督水衡钱。” 卢询祖的《中妇织流黄》也表达了同样的主题:“别人心已怨,愁空日复斜。然香望韩寿,磨镜待秦嘉。残丝愁绩烂,余织恐缣赊。支机一片石,缓转独轮车。下篇还忆月,挑灯更惜花。似天河上景,春时织女家。”诗中使用了“韩寿”、“秦嘉”两个典故。韩寿,字德真,南阳堵阳人。晋代有名的美男子,貌比潘安,《晋书》说他:“美姿貌,善容止”。当时权贵贾充的小女儿贾午对他一见钟情,并把皇帝赐予贾充的西域奇香偷赠韩寿,以表深情。秦嘉,东汉诗人。桓帝时,为郡吏,后赴洛阳任黄门郎,病死他乡。其妻徐淑,兄逼她改嫁,淑“毁形不嫁,哀恸伤生”[61157,终生守寡。“然香望韩寿,磨镜待秦嘉”使主人公热烈痴情的形象跃然纸上。同时又用“愁绩烂”、“恐缣赊”、“支机”、“独轮”、“还忆月”、“更惜花”等词句,表现出主人公内心的烦乱、孤独、寂寞,使人不胜怜惜。这首诗显然受南朝宫体诗的影响,但仍不失为情感蕴藉的抒情之作。此一时期,范阳卢氏家族的诗作,与同时代其他诗人相比并无多特色。但却让我们体会到这个家族对南朝文风的感知和接受,这对其文学表现形式的提高,应该是有帮助的。  
      2.赋。卢氏家族这一 时期的赋作有:卢元 明的《幽居赋》、《剧鼠赋》;卢询祖的《筑长城赋》。其中《幽居赋》只存目,《筑长城赋》只存残文,只有《剧鼠赋》是完篇。卢元明的《剧鼠赋》与汉魏以来的文人雅赋有所不同,这篇赋带有俗赋的气息。所谓俗赋,就是“用接近口语的通俗语言写的赋和赋体文” 。写作者常以幽默滑稽的笔调呈现出人或动物丑陋的形貌 ,荒唐的举止,目的是游戏或调笑他人。这种赋汉魏以来就在民间流行,因其俗而不登大雅之堂,所以大多数作品史无记载。流传下来的此类赋,前期以王褒的《僮约》;蔡邕的《青衣赋》、《短衣赋》;曹植的《鹞雀赋》等为代表。卢元明的《剧鼠赋》上承《鹞雀赋》的特点及为文意趣,风格诙谐幽默,语言通俗晓畅,以四言韵语为主,把老鼠的特征描绘得惟妙惟肖。如“须似麦穗半垂,眼如豆角中劈。耳类槐叶初生,尾若酒杯余沥”;“或寻绳而下,或自地高掷。登机缘楹,荡扉动帘”;“或床上捋髭,或户间出额。貌甚舒暇,情无畏惕”,正如伏俊琏所论:“写鼠之性能,简而能赅;写鼠之形貌,揣侔甚巧;写鼠之意态,读之解颐。”(钱钟书《管锥编·全后魏文》卷三七中亦有类似议论)形式上类似俗赋的《剧鼠赋》却具有较强的社会意义,它实际上是讥刺当时社会现实的作品。正如曹道衡在《北朝辞赋》中所论“孝明帝元诩即位(516)以后 ,北魏朝政 日乱,有些文人就利用辞赋的形式来发愤抒情。…‘元顺的《蝇赋》和卢元明的《剧鼠赋》是借物喻人以讥刺世态的,比较接近东汉赵壹的《刺世疾邪赋》”。也就是说,《剧鼠赋》虽形式诙谐,但立意典正直斥现实。 
      3.文。相对于诗赋来说,卢氏家族这一时期,文的写作比较多,内容也比较丰富。大致可以分为如下几类:(1)议礼制类,对一些有关礼制的重要事情,引经据典加以议论。这类文章有:卢昶的《奏府寺议源怀谥不同》;卢观的《胡太后父庙制议》。(2)陈方略类。或就军国大事,陈述 自己的见解,或就具体的军事活动提出行动方案。此类文章有:卢渊的《议亲伐江南表》;卢叔虎的《陈兵势》;卢昶的《掩据朐山表》、《请增兵表》、《又表》。(3)议现实提建议类。就现实中 存在的某种弊端,提出整治意见。有卢昶的《奏白鼠见宜饬吏治》;卢同的《请杜冒功窃阶表》、《又奏造勋簿格》。除以上三类,还有卢元明的《嵩高山庙记》(残文),卢询祖的《破蠕蠕贺表》(佚文),卢潜的《在陈寄书与弟士邃 》(只两句话),卢辩的《为安定公告谕公卿》。其中陈方略类,提建议类最能表现卢氏家族对国家政治的积极参与和对社会现实的密切关注,更能体现家族成员整体风貌。现就这两类文章分别加以论述。
    编辑:秋痕

    “一代诗宗”曹植 论曹植对中国诗史的独特贡献(2)
    关于北朝时期范阳卢氏家族作家及作品概况(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