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 同类热点 □
  • 杜甫律诗的艺术成就
  • 李商隐的诗歌艺术成就
  • 简析杜甫诗歌的地位与影响
  • 简述李白诗歌的艺术个性
  • 唐传奇的艺术成就
  • 李白绝句的艺术成就
  • 简述诗人杜甫的艺术成就
  • 李白在中国诗歌中的地位与影响
  • 从《师说》看韩愈散文的特色
  • 李商隐凄艳浑融的诗歌风格简析
  • 试析李白的生平、思想与人格
  • 简析白居易的诗歌主张及其讽谕诗
  • 《长恨歌》、《琵琶行》与元、白唱和诗的艺术成就
  • 一篇长恨有风情--白居易《长恨歌》主题析辩
  • 五岳寻仙不辞远--漫谈李白的山水诗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隋唐五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估客乐》唐代商人生活的真实写照(2)

    发布时间: 2019/5/15 10:12:3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联盟
    文字 〖 〗 )
    君还不信,把秤来称,有一斤酒,一斤水,一斤瓶。”全词语言俚俗,明白如话,妙趣横生,笑中带刺,极力讽刺了奸商以假充真、欺诈顾客的丑恶行为。词所说的是宋代,又何尝不是《估客乐》中所揭露掺假卖劣的遗风。元诗一开篇便说:“估客无住者,有利身便行。”明确指出当时商贸,所图者唯一利耳!他们风餐露宿,跋涉江河,无非就是为这一个“利”字,父兄训导,用伴誓约,更使他们见利忘义,唯利是图!另外,如此卖假售劣之风泛滥,与广大农民破产转为经商也有一定关系。因为农民大多是在濒临破产下走上经商道路的。这时候他们没有任何资本实力,为了扩大经营,急切地希望加快原始积累,而制假是最好的捷径。加之世风日颓,又有专业商人处处示范,当然使得这种不良风气迅速蔓延,几成燎原之势。而最后,销售假货的结果是:“颜色转光净,饮食亦甘馨。子本频蕃息,货贩日兼行。”商人本利相生,利上转利,事业蒸蒸日上,原始积累迅速完成。就这一点而言,元稹、张藉《估客乐》所揭示的已不是唐代社会的真实生活,而是揭示整个资本社会原始积累过程的实质。    
      四、官商勾结的双重利益    
      官商一体,互相勾结,争取利益,相得益彰,这种社会现象,并非唐代才有,而是早已有之,而不过是到中唐,此风之势如燎原!据《太平广记》所载,长安巨商邹凤炽,“其家巨富,金宝不可胜计,常与朝贵游。   
      邸店园宅,遍满海内。又尝谒商宗,请市终南山中树,估绢一匹,自云山树虽尽,臣绢未竭。”同样,玄宗时代的巨商王元宝,回答皇帝问家产之数,也是“臣绢一匹,系陛下南山树,南山树尽,臣绢未穷。”这些商人,有着丰厚的资金。便用钱来买官;而官家则仗其势而经商。这样,许多大商人实际成了大官僚。明代小说《金瓶梅》中的西门庆,就是集官人、商人、地主三位一体的社会肿瘤。如上所述,唐朝对商人态度较之前代更为宽容和认可,所以商人人官在唐朝也很普遍。《问进士》中所说“今商贾类,台隶下品,数月之间,大者上污卿监,小者下辱州县”。应该是符合 历史 真实的。元、张在《估客乐》中,真实地反映出这种社会现象,“经游天下遍,却到长安城,城中东西市,闻客次弟迎。迎客兼说客,多财为势倾……先问十常侍,次求百公卿。侯家与主第,点缀无不精”。这些商人,因为有钱,所以他们结交的都是一些卿大夫,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诗中是“先问十常侍,次求百公卿。”常侍者宦官也。宦阉之为下下,岂可在公卿之先。然而,这正是中唐社会的真实生活。中唐之后,宦官专权,自高力士始,“万机之与夺任情,九重之废立由已。”权倾朝野,炙手可热。连百官公卿,藩镇节使,都拜服于宦逆脚下,何况芸芸众生辈的商贾。当时,长安商人均贿赂宦官,持名神策军籍,而身不宿卫,以钱代行,自己却在从事贩卖。他们依仗宦官权势,广置房产,偷税漏税,或甚至不予纳税。“小儿贩盐卤,不入州县征。”何以至此?有宦官与大小官僚庇护也。这些财势显赫的巨贾富商,不仅结交官门,而达官权贵也无不乐至其门下,诚如太史公所云:“渊深而鱼生之,山深而兽往之,人富而仁义附焉,富者得势盖彰。”这样,官商勾结,商人所得是“归来始安坐,富与王者京力。市卒醉肉臭,县胥家舍成。岂唯绝言语,奔走极使令。”他们狼狈为奸,互为依仗,当然,这只是苦了百姓,穷了国库,唐之社会危机,日趋严重,最后终于走向穷途末路。   
      马克思曾经指出:“ 现代 英国一批杰出的小说家,在他们自己的卓越的描写生动的书籍中向世界揭示的 政治 和社会真理,比一切职业政客,政论家和道德家加在一起揭示的还要多。”读元、张的《估客乐》,是完全符合马克思这一论断的。诗歌以纪实的手法,形象反映了中唐社会商业繁荣的社会现实,深刻揭示奸商欺人,官商勾结的黑暗腐败,具有史诗性的 艺术 价值。关于元稹之诗,后人评价说:“中唐诗以韩、孟、元、白为最,韩孟诗奇警,务言人所不敢言,元白尚坦易,务言人所共欲言。”考之《估客乐》,这样的评价是当之无愧的。  作者:王达  
       参考 文献 :   
      [1]元稹 .冀勤(点校).元稹集(卷二十四)·和李秘书新题乐府十二首并序[M].北京:中华书局 ,1982.   
      [2]元稹 .冀勤(点校).元稹集(卷二十三)·乐府古题序[M].北京:中华书局 ,1982.   
      [3]魏 征,长孙无忌.隋书·地理志[M].广东 :集古书屋,清光绪 24年(1898).   
      [4]司马迁,郭逸,郭曼标点,史记·货殖列传 [M].卷一百二十九.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5]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三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   
      [6]赵 翼.霍松林,胡主估(校点).瓯北诗话[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
    编辑:秋痕

    《估客乐》唐代商人生活的真实写照(1)
    以王士祯“神韵说”品读王维《竹里馆》(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