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水浒传》的影响及其现实意义
  • 《水浒传》诗词大全(7)
  • 《水浒传·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赏析
  • 浅议《水浒传》中吴用形象的塑造
  • 水浒中的女人非丑即淫
  • 《水浒传》思想本质新论——评“农民起义说”等
  • 20世纪以来《水浒传》人物绰号研究述略(2)
  • 武术人读《水浒传》——狡猾属武松
  • 谈谈《水浒传》的研究情况
  • 《水浒传》诗词大全(2)
  • 《水浒传》是“为市井细民写心”的传神之作 (一)
  • 《水浒传》的简本与繁本
  • 《水浒传》王婆受的究竟是什么刑?(2)
  • 《水浒传》是“为市井细民写心”的传神之作(二)
  • 《水浒传》与中国绿林文化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专题研究 >> 《水浒传》研究
    水浒中的女人非丑即淫

    发布时间: 2007/8/28 11:51:0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搜狐文化
    文字 〖 〗 )
    《水浒传》中有名有姓且有一定篇幅的女人仅十余人而已。纵观这些女人,不难看出有三大特点:
      一是形象恶劣。作为梁山正面人物代表的三个女将,是一点也不美的,甚至是丑陋的,看看她们的绰号,母大虫顾大嫂,母夜叉孙二娘,一丈青扈三娘,哪一个都便足以令人生畏、生厌。
      母大虫就是母老虎,顾大嫂好比母老虎,杀人不眨眼,而且专杀女眷,她长得“眉粗眼大,胖面肥腰”,“插一头异样钗环,露两臂时兴钏镯”。这样的女人脾气还很暴躁,“有时怒起,提井栏便打老公头,忽地心焦,拿石碓敲翻庄客腿”,而且“生来不会拈针线,弄棒持枪当女工”。 
      黑店老板娘孙二娘,也不好看,甚至更丑。武松和她第一次见面,见到的是这么一个女人:“门前窗槛边坐着一个妇人: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纽”,“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坌腰肢,棒锤似粗莽手脚”,“厚铺着一层腻粉,遮掩顽皮;浓搽就两晕胭脂,直侵乱发”。爱打扮又不会打扮,尊容赛过夜叉。
      顾大嫂和孙二娘哪里还有一点女人味!扈三娘人倒是长得高挑漂亮,书中描写:“蝉鬓金钗双压,凤鞋宝镫斜踏。连环铠甲衬红纱,绣带柳腰端跨。霜刀把雄兵乱砍,玉纤将猛将生拿。天然美貌海棠花,一丈青当先出马。”可这样一个人见人爱的美女偏偏得了个一丈青的绰号。一丈青是什么东西呢?有人考证是毒蛇。无非是提醒大家,扈三娘是一条外表冷峻的美女蛇。既然是蛇,漂亮自然就大打折扣了。
      二是品行不端。水浒中不乏长得好看的女人,像潘金莲、阎婆惜、潘巧云、白秀英、卢俊义的老婆贾氏等等,可说个个都是貌若天仙,却偏偏个个又都品行不端。
      潘金莲,企图勾引武二郎不成,便勾搭上了西门庆后,谋害亲夫;阎婆惜,忘恩负义,不但和宋江的下属张三偷情,还威胁要告发宋江;潘巧云,先是勾引杨雄的结拜兄弟石秀,不成又反诬石秀,致使兄弟反目;清风寨知寨刘高的老婆,被燕顺等好汉拿住,宋江因她是正知寨的妻子,做好人将其放走,谁知她食恩反噬,倒打一耙,要丈夫将宋江当山贼头抓了;白秀英,一个小小县令的“二奶”,却骄狂得不把堂堂的县府捕头雷横放在眼里,还打骂他的老娘。李赵氏,冒充李逵剪径的李鬼之妻,为虎作伥,告发李逵;李瑞兰,收了老相好史进的钱后,还企图来个名利双收,挣个“首告”的功劳,告了史进的密……
      三是不得好死。水浒中的女人大多不得好死,而且都是死在英勇男人的手中,水浒中的男人简直成了葬送女人的罪魁祸首。
      阎婆惜被宋江砍下了头;知寨刘高的妻子被燕顺等截了囚车,一刀斩为两段;白秀英被雷横一怒之下用枷打得头开脑绽,死于非命;李瑞兰被史进带人报复性地将“一门大小,碎尸万段”;贾氏最后被卢俊义亲手“割腹剜心,凌迟处死”;那个不多见的好女人林冲的老婆,最后也是被迫上吊自杀;最惨的要数潘金莲、潘巧云,分别被武二郎和杨雄残忍地割舌剖腹挖心,并且还分了尸。就连一丈青扈三娘也是死得糊里糊涂,不明不白。王矮虎与会使妖法的郑彪开战,“才到八、九合,只见郑彪口里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就头盔顶上,流出一道黑气来。黑气之中,立着一个金甲天神,手持降魔宝杵,从半空里打将下来。王矮虎看见,吃了一惊,手忙脚乱,失了枪法,被郑魔君一枪,戳下马去。一丈青看见戳了他丈夫落马,急舞双刀去救时,郑彪便来交战。略战一合,郑彪回马便走。一丈青要报丈夫之仇,急赶将来。郑魔君歇住铁枪,舒手去身边锦袋内,摸出一块镀金铜砖,扭回身,看着一丈青面门上只一砖,打落下马而死。可怜能战佳人,到此一场春梦”。哪里还有一点当初和梁山好汉交手时的那股巾帼英豪的气势?
      读完一部水浒,发现里面的女人,如果失去女人味,就会丑陋不堪;如果如花似玉,就多半非淫即泼。难道这就是男人眼中的女人世界!
    编辑:管理员

    周思源新解“水浒”引争议:梁山没有劫富济贫
    武术人读《水浒传》——狡猾属武松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