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水浒传》的影响及其现实意义
  • 《水浒传》诗词大全(7)
  • 《水浒传·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赏析
  • 浅议《水浒传》中吴用形象的塑造
  • 水浒中的女人非丑即淫
  • 《水浒传》思想本质新论——评“农民起义说”等
  • 20世纪以来《水浒传》人物绰号研究述略(2)
  • 武术人读《水浒传》——狡猾属武松
  • 谈谈《水浒传》的研究情况
  • 《水浒传》诗词大全(2)
  • 《水浒传》是“为市井细民写心”的传神之作 (一)
  • 《水浒传》的简本与繁本
  • 《水浒传》王婆受的究竟是什么刑?(2)
  • 《水浒传》是“为市井细民写心”的传神之作(二)
  • 《水浒传》与中国绿林文化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专题研究 >> 《水浒传》研究
    武术人读《水浒传》——狡猾属武松

    发布时间: 2007/8/29 11:27:1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武侠缘
    文字 〖 〗 )
    偏武松识破麻药诡计    

      武松不应该算是粗人,只是性格不好罢了,就像清代的水浒专家金圣叹给他下的评语——“武松粗卤是豪杰不受羁约”。    
      论处世言谈,武二确实是个“愣子”,你看他一出场——在柴进庄上避难,他醉打庄客;紧接着,被满庄人冷落的他蹲在地上烤火,被宋江误踢着,他跳起来就要打宋江;而后他离开柴进,在景阳冈下的酒店里,他又跟好心劝他的店家发脾气……不过,因怀才不遇而情绪不佳仅是武松性格的一个方面,他性格中的另一面——一个浪迹江湖的武术家的机警,金圣叹却没有发现。就说他杀死西门庆被发配孟州,在走到十字坡时,就漂亮地给读者们玩了一回狡猾。 
      在十字坡开黑店的孙二娘堪称下蒙汗药的高手,别说普通的客商来一个放翻一个,就连惯走江湖的鲁智深都上了她的当,一碗酒喝下去人事不醒。直到那天她碰上武松,这招不灵了,不但没逮着鹰,反让鹰啄了眼——被武松撂倒在地。    
      不知金圣叹读至此处,是否心中一愣:这武松,怎么瞅也不像个精细人啊,为什么施耐庵偏让他识破孙二娘的诡计?假如金圣叹曾有此疑惑,我也不怪他,瞧整部《水浒传》,爱下蒙汗药的人多,西里糊涂上当的人更多,像杨志、李云、宋江、戴宗等人,都曾被人算计。蹊跷的是,这些人本来个个猴儿精。    
      先说杨志。杨志在做事上心计颇多。押送生辰纲上京前,他已对沿途可能遭遇的凶险做了充分的预想,所以他向梁中书提出把金银珠宝伪装成普通货物,让军卒扮成挑夫。那一路上,杨志谨小慎微,可谓草木皆兵了,无奈在黄泥冈上,他仍栽在蒙汗药上。是吴用的诡计防不胜防,还是杨志百密难免一疏?不好说,反正杨志栽了。    
      再看李云。“青眼虎”李云在忻水县做都头。李逵返乡探母那次,因遇李鬼暴露身份而失陷于曹大户庄上。李逵是要犯,需要李云押解到县衙。不想半路上,李云的徒弟“笑面虎”朱富在给李云吃的牛肉里放了蒙汗药。一个好比县公安局刑警队长的人物,又是押解着重要的人犯,别人给肉你就吃——哪怕是你的徒弟,这警惕性也太差了。    
      还有戴宗。戴宗在监狱管事,属于“司法界人士”。戴宗办事一向心细,岂料那次宋江在江州写反诗被判死刑,戴宗十万火急地赶奔梁山求救。当戴宗走进朱贵的酒馆,只因为“正饥又渴,一上把酒和豆腐都吃了”,吃完一头栽倒。    
      最不该中计的当属宋江。宋江何等人物,水泊梁山第一把交椅,论领袖气质,堪比红巾军首领韩山童、刘福通。就是这宋江,在发配江州的路上,反输给黑道小人物李立。“催命判官”李立的店开在揭阳岭山脚,大山莽莽,不见人家,比孙二娘的十字坡黑店还要荒僻。这等野店,再傻的人进去都会产生疑心,何况李立其人“红丝虎眼睁圆”,内心的狠毒溢于言表,绝非蛮不讲理、想多算客人几个酒钱的土霸王。李立还暴露了一大破绽——上酒前,他对宋江说:“我这里岭上卖酒,只是先交了钱,方才吃酒。”——明摆着是趁你掏钱,窥探你钱袋里是否银子叮当响,多笨的一招。我以为,凭宋江的心计智谋,他决不会上当,不知施耐庵为啥非让老宋喝下那“浑白酒”?    
      不管怎么说,事实是,精明心细的人一个个马失前蹄,惟有心不够细、看似莽撞的武松智高一筹,躲过了麻药的劫难。你读到这里,怎么看待这种反常现象?    

      预判危险也是功夫    

      我读过五六遍《水浒传》,尤其对描写江湖武者的细节之处格外留意。在我看来,金圣叹并没有读懂武松——或者没读懂施耐庵。虽然金圣叹以艺术感悟力流芳三百多年,但他于江湖和武学完全不懂,身为一个纯粹的文人,他要想完全深入不仅是作家且为江湖武术家的施耐庵的内心世界,有着无法跨越的巨大障碍。    
      施耐庵生活的元朝末年,社会秩序濒于崩溃,法律的约束力极低,大至农民起义,小至盗贼丛生,暴力事件频繁发生。不管施耐庵是否真的参加过红巾军起义,他所接触过的江湖人物必然带有那一时代的特征——武术即是搏杀术,这类搏杀又多为无限制搏杀,且常常是偷袭暗害,不宣而战。只要偷袭暗害成为一种普遍现象,那么“对危险的预判”等能力的训练必然会进入武术训练课程。尤其对于行走江湖的武者,预判危险的能力低下常常意味着死亡发生于格斗之前,即大好身手尚未施展,人已奔赴黄泉。    
      大家都应该清楚,所谓“武林”,从出现之日起,便带有偏离法律和“非体育竞技”的倾向。直至近现代武林,这种色彩仍很浓郁。譬如说我师爷吴秀峰(1908~1976年),当年为防别人暗算,凡跟武林人士握手,都五指曲拢握半拳。还有,别人请他练几下家伙,他接家伙时,也用一种“打接”的方式“取”过对方递向他的刀剑。可以说,假如预判危险的能力不过关,结怨无数的吴秀峰别说在天津混,能否手脚齐全地活着都是疑问。    
      吴秀峰那时候尚且如此,元末的武林该是怎样的危机四伏呢?    
      施耐庵笔下的武松,不可避免会浸染着元末武林的风烟。倘若说武松“不受羁约”之粗犷是明摆着的,不懂武术的人也能看出来,那么要发现武松这老江湖的心细之处,非深知武林者不能洞察——门外汉金圣叹就缺乏这点东西。    
      武松预判危险的能力高,他对潜在凶险的预判有着野兽一般的感知力,譬如飞云浦脱险一节,两个公差押解武松上路前,施恩看出两个公差不怀好意,暗地叮嘱武松。但武松已心知肚明,说道:“不须分付,我早已省得了。”    
      你可别认为这种预判很容易。比如林冲在野猪林时,董超、薛霸拿绳子往树上绑他,林冲怎么就没发觉是计呢?林冲总不会明知是死、仍任人摆布吧!说起来,林冲并不笨,只不过他没浪迹过江湖,优裕的生活泡酥了他的警觉心。    
      就因为武松对危险具有野兽一般的预判本能,所以当他面对老江湖孙二娘时,几句话就套出了她的底细。而押送武松的公人尚懵懂不知,端起孙二娘的酒就喝。    

      武松是个老油条    

      与推测衙门的公正性的迟钝相比,武松在格斗领域是个老油条。譬如刺杀西门庆一节,武松寻到西门庆喝酒的雅间外,进屋前,他先在窗眼“张”一下,“见西门庆坐着主位”——仿佛刑警抓捕罪犯,先确定罪犯在屋里的位置,以利于进屋后直接扑向目标,与一般寻仇之人闯进门再四顾仇人在哪儿迥然不同。大家尤其应注意,当时武松是为哥哥报仇而来,他内心该何等地怒涛激荡,可一旦临近格斗,他立马冷静下来,机警得像狮子接近猎物。试想一下,这事若换了您,您能迅速把情绪稳定下来吗?    
      以我的观察看,调节心理比练拳脚难。譬如我见过许多这样的人,他们在实战自卫或与人切磋时,常表现出令自己都奇怪的紧张——即使发觉对方功夫并不如自己,那种笼罩全身的紧张仍不招自来,驱之不去。大凡“紧张”不可一概否定,肌体的紧张也是多种多样的,有面对强敌的畏惧,有遭遇陌生人的心中没底,有拳棍互击当中的肌肉自然紧张、有集中注意力时的屏息静气……其实,紧张是人与动物共同的本能,    
      紧张不光是坏事,相反,紧张感具有自我保护的功能——恰如疼痛感——假如人胳膊折了却不疼、五脏发炎却不痛,患者就发觉不了问题的严重性,从而耽误治疗。格斗中的紧张也一样,不管是出自什么原因的紧张,都促使自己重视对手,避免精神松懈导致轻举妄动,时刻防着对手的一举一动。同时,适度的“紧”有利于发力。    
      我们反对的“紧”指的是超过限度得紧张,面对强敌浑身发软,遭遇生人畏手畏脚,拳棍打来大脑发蒙,集中精神时气喘心跳……武术训练首要解决的即是消除上述紧张,但心理训练比玩拳棍复杂得多,非三年五载所能见效。当然也因人而异,赶上武松这等天才,练三年能顶别人三十年的功夫。 
    编辑:管理员

    水浒中的女人非丑即淫
    浅议《水浒传》中吴用形象的塑造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