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 同类热点 □
  • 略论阮籍咏怀诗的艺术特色
  • 魏晋南北朝文学概况
  • 魏晋南北朝时期文人的命运与文人的风尚
  • 试论曹操与曹丕的文学成就
  • 陶渊明诗歌艺术及其渊源分析
  • 简述曹植的艺术成就
  • 陶渊明的散文与辞赋的艺术成就
  • 魏晋南北朝的诗歌(4)
  • 文学的自觉与文学批评的兴盛(评魏晋南北朝的文风)
  • 试述陶渊明的田园诗及其他
  • 简述建安诗歌的时代特征
  • 简析阮籍、嵇康与正始诗歌
  • 简述陶渊明的人生道路与思想性格
  • 魏晋南北朝文学的发展历程
  • 简述陶渊明作为文学艺术典型的意义
  • 魏晋时期玄学与佛教对中国文学的影响(3)

    发布时间: 2019/9/5 12:08:4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第二,对“文学自觉”在时间断限上进行了多种划分,这也是学术界对“文学自觉”问题产生论争的主要原因。目前学界对“文学自觉”年代的划分可谓众说纷纭,笔者选取其中三种比较重要的观点加以阐述:(1)坚持“魏晋文学自觉说”,这种观点在学界仍是多数;(2)“汉代辞赋自觉说”,最早的是龚克昌1988年在《汉赋——文学自觉时代的起点》中旗帜鲜明地认为文学自觉的年代不在魏晋,而是汉代,这犹如一磅重弹投入平湖,立即在学界激起了千层浪,并引发了20世纪90年代“文学自觉”问题的大讨论。支持龚克昌先生观点的学者也不在少数,如杨德贵在《汉赋的创作标志着文学自觉时代的到来》中认为:“中国古代的文学自觉意识启蒙于屈原、宋玉,开端于汉大赋的创作。汉赋的出现标志着文学自觉时代的到来。它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自觉地发挥文学的社会功用,使文学为社会服务;汉赋与经、史、哲分家,成为独立的文学作品;有一定的创作理论;有些辞赋家终身以辞赋创作为业,形成了一批专业作家”⑤;(3)近年来涌现出的“先秦自觉说”与“春秋自觉说”,笔者本欲以“先秦春秋说”对二者进行统述,但先秦与春秋在历史学角度上毕竟不是同一概念,因此还是将二者分开阐述妥当。西北大学刘欢先生2009年在《文学创作的自觉时代始于先秦》一文中认为“文学自觉”始于先秦;而陕西师大李永祥先生则于2010年4月发表《论“文学自觉”始于春秋》,认为“文学自觉”的最早年代应在春秋,等等。此外,也有学者认为“文学自觉”是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不宜将其局限在某个朝代,如张少康先生在《论文学的独立和自觉非自魏晋始》中指出:“文学的独立和自觉是从战国后期《楚辞》的创作开始初露端倪,经过了一个较长的逐步发展过程,到西汉中期就已经很明确了,这个过程的完成,我以为可以刘向校书而在《别录》中将诗赋专列一类作为标志。”⑥他还旁征博引以文学创作实践为论据指出,在战国后期的一些作品中,尤其是楚辞的一些篇章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具有的属于文学作品的属性;如从《山鬼》《湘夫人》等作品所表达的情感,在“岁既晏兮孰华予”、“思公子兮徒离忧”、“思公子兮未敢言”等类似诗句中,确实让我们很难否认屈原作品乃至司马相如的汉赋,早已具有“欲以情感动人的自觉意识”。  
      通过上述对“文学自觉”起始年代断限问题研究现状的梳理,笔者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即学界对于文学自觉起始时代的断限有一种时代越来越靠前的趋势(“魏晋说”——“汉代说”——“战国说”——“春秋说”)。这种趋势暂不评价是必然还是偶然,但笔者认为这至少能反映出一个问题:我们对于文学自觉时代的争议,与中国古代文学的特质息息相关(中国古代文学功利主义与艺术审美浑然交融等),而现代学术环境愈趋科学化以及取证手段越发多样化等客观条件更便于学者们从浩瀚的文学史料中寻找文学创作实践来作为论证自家观点的论据,再者学者们对“文学”这样一个开放性概念的理解差异也容易产生对“文学自觉”问题的不同阐释。应该说,上述种种观点都是诚恳且具有其合理性的,因为他们所列举的“文学自觉”在文学作品层面上的创作实践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但是笔者在上文论述“文学”这一命题时已经说到,我们很难对“文学”这一概念做出科学、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定义。那么基于“文学”和“文学自觉”二者之间内在的逻辑关系,我们所要探讨的“文学自觉”的问题,也很难从文学作品的具体表现中去得出科学的结论。也就是说,所谓的“文学自觉”,很大程度上只是口号上的自觉,或者说是理论上的自觉,它出现的意义应是作为经典文学理论在文学批评史和文学史的价值。因此笔者认为,“文学自觉”这一命题虽然需要文学创作实践来作为支撑其理论框架可行性与科学性的论据,但是我们更要从理论或口号层面去进行探讨,才有可能做出令人信服的论断。  
      三、作为经典文学理论的“魏晋文学自觉”  
      上文在论述“文学”与“文学自觉”问题时,笔者主张没有必要为“文学”的概念做出严格的界定,并在此基础上认为与文学息息相关的“文学自觉”问题也很难仅从文学创作实践层面上找到科学的答案。那么要追究“文学自觉”在文学理论层面(或者说人们在何时开始认识到文学确实客观独立存在并且有意识地要为其做出定义)的最初体现,笔者认为还是在魏晋。魏晋因为其独特的社会背景和历史机缘(这一历史契机尤其出现在东晋时期),儒道释三教并立已渐趋雏形,而三种主流学说的互相影响与碰撞又为人性的觉醒与文艺的自觉提供了肥沃的土壤。魏晋社会的思想解放、人性觉醒,以及士族子弟衣食无忧的生活保障都为文艺的自觉提供了历史条件。种种社会条件,使其在理论上为文学的自觉奠定了深厚的基础。比如曹丕的《典论·论文》、陆机的《文赋》、挚虞的《文章流别论》,等等,这些都是堪称经典的古代文论著作。此外,所谓“魏晋文学自觉”,作为一种里程碑式的理论或口号的存在,其涵义至少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文学摆脱经学附庸的地位而独立发展;二是按文学自身的艺术规律进行创作。汉人的文学观无
    编辑:秋痕

    魏晋时期玄学与佛教对中国文学的影响(2)
    魏晋时期玄学与佛教对中国文学的影响(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