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论潘金莲之一:潘金莲与西门庆
  • 西门庆与李瓶儿
  • 金瓶梅中的风流尼姑们的精彩表演
  • 金瓶梅的风流娘们之李瓶儿的“性”福生活(二)
  • 张竹坡及其《金瓶梅》评本
  • 金瓶梅风流娘们之王六儿(八)
  • 点评《金瓶梅》:潘金莲形象的悲剧意义
  • 《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四)
  • 吴晓铃:《金瓶梅》“勉铃”释
  • 《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3)
  • 金瓶梅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2)
  • 潘金莲最后的结局
  • 论张竹坡的《金瓶梅》批评
  • 《金瓶梅》的金、瓶、梅
  • “人”在《金瓶梅》中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专题研究 >> 《金瓶梅》研究
    金瓶梅的风流娘们之李瓶儿的“性”福生活(二)

    发布时间: 2008/1/3 15:20:0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品梅书馆的BLOG
    文字 〖 〗 )
    上次我们说到李瓶儿深爱西门庆一心想要嫁给他。为什么?因为西门庆太能干了。李瓶儿从生下来第一次享受到爱的滋润,心中无比感慨。 
        回想自己当初嫁给大名府的梁中书的时候,自己年仅17岁,仍然是人事不懂。她不明白男人们为什么都会对自己进行摧残。当老态毕现的梁中书对着自己做出了令她恐惧而又莫道其妙的动作之后,李瓶儿哭了,除了彻心痛肺的痛之外,李瓶儿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等后来梁中书死了。李瓶儿流落到东京,被宫中总管花老太监看中(可怕的太监),将李瓶儿配给自己的侄子花子虚的时候,李瓶儿也不知道自己的一生将如何度过。而这位花太岁爷的床上能力,也实在令李瓶儿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了。
        花子虚年龄不大23岁,按现在来讲,正是青春旺盛、性生活比较丰富的年龄。可是他对李瓶儿却是非常平淡。可以讲很不爱她。换句话说,对这位五短身材,鸭蛋脸面,眉清目秀的李瓶儿在性上没有什么感觉。这种感觉非常重要,男女相悦,主要在于感觉。尤其是第一次的感觉至关重要。花子虚几乎在见李瓶儿第一面时就十分的讨厌李瓶儿,因而除了洞房之夜的必须公式以外,花子虚就不再碰李瓶儿了。
        至今李瓶儿都记得那天晚上睡下后,花子虚像架机器一板一眼重复着梁中书的那些无聊的动作。甚至瓶儿觉得花子虚的手还不如梁中书呢,因为梁中书是员武将,身上很有肌肉,虽然未练过健美,但是从小的武术功底让梁中书看起来很有点猛男的味道。而我们这位花花太岁(作者故意给花子虚姓花就是这个道理),真是既不中看也不中吃的人。他很瘦,瘦的皮包骨,没有什么肌肉,另外就是有肌肉也是软绵绵的。没有任何男子肌肉的质感,还有这位花花太岁的容貌,也是令人不敢恭维。尖嘴猴腮的,一点也不富态。(在中国古代男的脸以大、圆、阔为美,比如形容之膀大腰圆、天庭饱满、地角方圆,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时间长了,李瓶儿对待花子虚也就心灰意冷了。花子虚几乎天天下妓院,花钱买来媚笑,买来尊严。而瓶儿呢,却陷入了一种无名地寂寞与悲伤中。可是一见了西门庆,这一切都改变了。(性地压抑是很可以让人死的)
        西门庆很帅,长的个头1.80米以上,他的脸是个长圆脸,很符合当时的审美。西门庆的脸很白净,因为不用风吹日晒的工作。西门庆还比较有钱,因而穿着更为时尚一些。更为重要的是他的脸上那双眼睛,忧郁而阴柔,忧郁的是没有知己,是渴望中的忧郁。阴柔是对于女子来讲,极具杀伤力的眼神。不管过去也罢现实也罢。略带忧郁而阴柔的眼神的男子都是女孩心中不折不扣的最爱!从日下好男儿选秀,到时尚的忧郁王子,那阳光般的脸庞下,嵌着的阴柔,几乎能够穿透你的灵魂,而西门庆的这双极具杀伤力的眼神与李瓶儿四目相对时,李瓶儿似乎被电了一下,西门庆浑身所散发的阳光大男孩的清纯的气息使李瓶儿战栗!李瓶儿下决心主动出击,她想要西门庆!
        事情出奇的顺利,花子虚一连三日不回家,西门庆爬了墙头,来到李瓶儿的寝室,喝了几杯催化情意的清酒,李瓶儿的脸渐渐的红了,在纱灯的映衬下,似明似暗,一片红晕如灯火般的暧昧的闪烁着。回头再看西门庆,他的外衣已脱,仅着内衣,虽然当时不讲究穿性感的窄边带的跨栏背心,但由于长年的练武,西门庆那饱满胸肌仍是块垒可见。随着男人的好饮以呷,西门庆的脸也红扑扑的,那双忧郁的阴柔的眼睛好似含满了秋水,深邃得令人颤抖!
        随着一口口的饮酒,西门庆的喉结一上一下的滚动,声音也似乎变得轻柔而有磁性。李瓶儿低着头暗暗的给丫头绣春使了个眼色。小丫头绣春连忙上来,将残酒撤去。西门庆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头望着李瓶儿不好意思的笑了。
        灯仍旧点着,但已半明半暗,李瓶儿觉得自己的心突突的跳着,几乎忘却了身在何处,那绫儿帐已经落下,锦被也已铺开,而自己的身子好像早已进入到软絮当中。
        就在这个时候,李瓶儿感到有一丝男人特有的混杂着暗暗幽香的气体,离自己越来越近了,李瓶儿的脸微微的低下去,却被一手轻轻抬起,而此刻她不容多想,西门庆的嘴上,唇已经轻轻的压在了自己的香唇上……
         西门庆的肌肤很光滑,李瓶儿用手抚摸着犹如绸缎,他的腰很细,没有什么坠肉。他的脸紧贴着自己的脸,轻轻地缠绵着,嘴里不断的吟哦着:“瓶姐,我的瓶姐。”
         李瓶儿的手不知道该向哪里放,她好像有点不知所措,自己犹如在大海中漂浮着一般,感觉到有一双大手在自己的身体游荡。那手很轻很媚,指间犹如弹钢琴一般,稳而不失节奏。瓶儿的感觉却是格外的欣快,手过之处,犹如微电而刺。她太需要电感了,6年了,这种电感从未有过,从梁中书到花子虚,没有任何一个人给与她哪怕1%的爱。而今天晚上,李瓶儿确确实实的感到了爱。
        而当西门庆已经完全的拥有自己的时候,李瓶儿开始呻吟着,她不顾不管紧紧的搂住西门庆的脖子,她的头向后头仰着,透过丝丝乱发,李瓶儿看到那双如水的阴柔的眼神中突然迸出一丝光亮,已经穿透了瓶儿自己。瓶儿好像在那镜般的光亮里看见了自己。她没有想到,这仅仅是一种幻觉,而现实中的两个人,已经紧紧的浑然一体了。
        西门庆倒在床上,灯又开始明亮了。他回头看看李瓶儿的脸,那张脸看上去无比的美丽,乱发被雨水似的汗液所浸润,嘴唇是鲜红的,犹如孟春的红樱桃。而他的肌肤也像是春雨所洗礼过一样。在清明的烛光下,显示出如玉的洁白。
        西门庆终于走了,后半夜李瓶儿又失眠了。与以往的失眠不同,这一次,李瓶儿的灵魂已经彻底的回到了自己最终的归宿。仰望着半明的烛光,李瓶儿暗下决心一定要和西门庆走到一起,无论如何现实的生活要改变。
        女人一旦下了这个决心,花子虚算是死定了。无论最后的结局如何,西门庆都是最终的胜利者,即使要经过一番波折,李瓶儿仍觉得天要亮了。
    编辑:秋痕

    《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3)
    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李瓶儿的幸福生活(一)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