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论潘金莲之一:潘金莲与西门庆
  • 西门庆与李瓶儿
  • 金瓶梅中的风流尼姑们的精彩表演
  • 金瓶梅的风流娘们之李瓶儿的“性”福生活(二)
  • 张竹坡及其《金瓶梅》评本
  • 金瓶梅风流娘们之王六儿(八)
  • 点评《金瓶梅》:潘金莲形象的悲剧意义
  • 《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四)
  • 吴晓铃:《金瓶梅》“勉铃”释
  • 《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3)
  • 金瓶梅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2)
  • 潘金莲最后的结局
  • 论张竹坡的《金瓶梅》批评
  • 《金瓶梅》的金、瓶、梅
  • “人”在《金瓶梅》中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专题研究 >> 《金瓶梅》研究
    《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四)

    发布时间: 2008/1/3 15:32:3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品梅书馆的BLOG
    文字 〖 〗 )
    前文书咱们说道:西门庆与王六儿勾搭成奸,西门庆高兴,用银子给王六儿买了一名小丫头。这一下,王六儿从一名普通城镇小市民一下子上升导雇主的地位,可别看一名小小丫头,这对王六儿来说是质的变化。首先,她不再是平庸的家庭妇女了,已经升格为二奶。第二,她的经济条件变得宽裕,已经有闲钱雇丫头。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变成一个剥削阶级。虽然王六儿自己尚没有意识到,并且为此还沾沾自喜了好一段时间。 
        那么,王六儿的丈夫韩道国知不知道此事呢?告诉你吧,他全知道,并且不是自己调查出来的,而是亲口听自己的老婆王六儿一五一十的细语诉说出来的。
        一般来讲,丈夫知道自己的妻子红杏出墙,自己又当上了王八,一定会勃然大怒,立即蹦起来,先将淫妇妻子痛打一顿,然后拿上刀子找奸夫拼命。这是一般的结果,可也有万分之一的例外:那就是韩道国听罢妻子的诉说,先是很惊异,继而又很好奇,直至看到了14岁的使女丫头绵儿时,又开怀大笑,这一笑,笑的本来已经很心虚的王六儿更是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她不知丈夫的真实心理,还以为他被气疯了。正准备给丈夫下跪请罪的王六儿却意外的看到丈夫韩道国并没有生气而且很客气的将妻子扶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韩道国是支持这种做法的。他本人就是浪荡鬼,对男女之事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自己能够从中获得多少好处。眼见得家里的生活一步登天,韩道国从心里感到高兴。他便对妻子说:“你这样办得好,以后但凡大官人来了,我就推故不在家,由着你们乐好了,不过一定要让他留一点钱在此,否则你就白累了一场了。”王六儿听丈夫这么说,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但有此而生出的是对韩道国从心中的反感与恶心,自己的妻子与人通奸,做政府的不但不反对,还要讲条件,这个男人太肮脏了。从此以后虽然王六儿对于韩道国是礼让有加,可是从心中已经对韩道国渐渐的冷落了。(不知韩道国能感受到否)
        王六儿一开始对于西门庆的要求,是基于西门庆对自己的有偿付出的一种回报。她的内心仍由中国妇女的那些传说思想,认为这种事是见不得人的,另外,王六儿从心里也认为西门庆对自己不过是逢场作戏,图个新鲜罢了,日子一久必然生厌。也许西门庆开始也有这个想法,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西门庆发现自己深深的爱上了王六儿。不但爱她的纯朴的清丽的外貌,更爱她善解人意,会说话,能够殷勤的伺候自己。这是在西门府中六位娘都难以做到的。(这也是时下二奶兴旺发达的一个原因吧,见笑)。于是,西门庆不论有事无事,都会来王六儿家中坐一坐,喝点茶。时间一长,又怕牛皮巷中的小户人家察觉,于是西门庆又花了一百二十两银子为王六儿夫妇在清河县狮子街(县大街上)买了一套铺面房、二进院,前头做生意,后院住人(西门庆想的多周到),同时也方便自己常来常往(二奶的本事不可小瞧呀)。
        这一切的变化,对于王六儿本人来讲实在太快了。几年的功夫,自己住的、吃的、穿的、使的、用的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连使唤丫头都增加到两名。自己又开了店,彻底的变成了一名寄生者,韩道国两口子的社会地位提高了很多,大街上的熟人都很尊重她俩(因为有钱),这就是晚明社会的现实,要不说《金瓶梅》是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名著呢。
        西门庆对于王六儿的爱越来越深,在一次做爱当中,西门庆甚至说出了这样的话:“我的儿,你想我不想?”王六儿连忙回答说:“俺怎么不想爹,只要你松柏常青更好,你可别时间长了,不理奴,奴就想死你罢了。敢和谁说?西门庆听罢,感动不已;突然想起前日王六儿托人送给自己的小礼物,那是王六儿亲自剪下自己的一绺黑油油的头发,用五色丝线缠成了一个同心结的荷包,两根锦系着做的十分细巧,又用一个小锦袋子里盛着清香的瓜子仁,这是王六儿亲口嗑下来的。一口一口,一针一线,表明了这个平家妇女的多少温情与爱意呀,在明代乃至清代,闺中女子为了表达自己对于男子的爱都用丝线做荷包,少用自己的头发,因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乱用的古训影响,一班人对自己的头发是非常爱惜的。如今王六儿用头发来缠荷包,又亲口嗑瓜子仁给西门庆送去,这里面包含着王六儿对于西门庆从应付到感恩再到深爱的一种无形的变化。虽说红杏出墙历来为人们所不齿。但王六儿对于西门庆的这种热烈的爱意还是令人感动的。
        西门庆想到了王六儿的信物就说:“我的儿,你若一心在我身上,等他(韩道国)来家,我替他再娶一房,你只长远的跟着罢了。”王六儿一听,感动的泪花直转:“好爹,随你把奴算作第几房,没个不依你的,奴把这不值钱的身子拼与爹吧。”
        王六儿对于西门庆除了爱以外,为什么能够招西门庆这么爱恋呢,原因还有一条,就是性生活的快乐。西门庆一再追求的性的新鲜感。这一切,在西门府中的诸娘们都不可能让西门庆满足(包括潘金莲),那么王六儿做到了,她能够让西门庆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性的快乐。这一点也是王六儿得宠的重要原因,时下人们并不避讳谈性,性生活的和谐与快乐也成了夫妻生活中的比较重要的一环,不但朋友间可以讨论,甚至报纸媒体上也大加渲染,因为这并不是一个丢人的事,而是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精神支持。我们探讨《金瓶梅》中的女性众生,无非是从多个角度来探讨生活中的各个方面,并不是宣淫(黄色的东西我坚决反对),也不是哗众取宠,是想的的的确确从各个方面多来研究一下《金瓶梅》。毕竟我是个评书艺人,而且说的是《金瓶梅》,更有必要在这里写上几笔,抒发一下内心对于《金瓶梅》的感触,并且把自己的不成熟的几篇文章展现给大家。这一篇《王六儿》是我这几篇有关《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系列的作品中的着墨最多的一篇之一。我想展现的是王六儿的不平凡的生活道路和她与西门庆这看似不光彩,而实质是真挚的内心情感的流露的这一生活镜头。她会带给我们的读者以什么样的思考呢。我在惴惴不安的心情中,期待您的指正。
        《王六儿》一篇就暂时写到这里了,王六儿最后终究能否和西门庆走到一起呢?她的丈夫韩道国最终与王六儿分开了吗?她们的女儿韩爱姐这位风情女子的命运究竟如何呢?在本书的后半部,这些活生生的人物在《金瓶梅》的生活舞台中,还将会演出更为精彩的一幕。
    编辑:秋痕

    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之李娇儿(二)
    金瓶梅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五)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