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陶渊明人生境界的审美范型及其现代性
  • 中国当代文学的分期及其发展概况
  • 说宋代笔记(上)
  • 《边城》里翠翠的人物形象分析(2)
  • 现代格律诗史纲
  • 柳永词风及其词史地位(一)
  • 鲁迅的药与酒及魏晋风度(二)
  • 朦胧诗
  • 中国美学
  • 此情可待成追忆--谈林徽因的记忆与李商隐的锦瑟二诗
  • 《封神演义》研究综述
  • 唐诗格律
  • 小说类型理论与批评实践——小说类型学研究论纲
  • 90年代诗歌(一)
  • 中国诗学的百年历程 蒋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王家新:一块提醒哭泣的手帕(3)

    发布时间: 2008/6/23 14:41:2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网络
    文字 〖 〗 )

    在“盘峰论争”的过程中我发现,“知识分子”非常惧怕“常识”一词,在他们看来,诗人就是事事处处挑战“常识”的人吗?不论王家新怎样对其“知识分子写作”及“中年写作”的同志肖开愚说(以一种沉痛的语气):“理解来得太迟了”,我所掌握的常识告诉我:我个人同样钦佩的“诗歌巨匠”庞德“你站出来”并非是“为整个人类/承担了上帝的惩罚”,一定要说明的话,事实应该是:庞德为他诗歌之外的选择而承担了他应该承担的来自国家(他的祖国)的惩罚。如果说王家新太反动(对文明而言),我觉得那时高抬了他,其诗其思都没有那种力量,他最多也就是不开化,代表着这个国家首都地区一部分人(知识分子?)的文明水平。所以,他可以一面用抗拒强权的帕斯捷尔纳克的口吻说话,一面又同与魔头媾和的庞德进行灵魂沟通。其实是谁并不重要,王家新主要是想拿大师说事儿,不让大师们参加进来他就说不好自己的事儿。也许奚密教授的命名是对的:“诗歌崇拜”,它确实存在于某些不开化地区的不开化的人士中。至于“还有什么更孤独/还有什么比这更伟大”这种黔驴技穷的句子,我已不想说他了,王家新就是这种水平。

        在长久的冬日之后
        我又看到长安街上美妙的黄昏
        孩子们涌向广场
        一瞬间满城飞花
        ——《诗》

        我手边这本王家新诗集《游动悬崖》(湖南文艺出版社1997年8月版)是从一位半年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处借来的,他在读书时购得此书并在书中留下了当年阅读时的眉批。在这首《诗》的这一段旁边,他的批字是:“只有这几句神来之笔”。他在另一段“多么伟大的神的意志/我惟有顺从/只需要一阵光,雪就化了/只需要再赶一程,远方的远方就会裸露”旁边的批字是:“开始装腔作势了”。在此我们还是来看看王家新的“神来之笔”;“孩子们涌向广场/一瞬间满城飞花”在此我想告诉那位前大学生的是:这并非“神来之笔”,而是最基本的通感使用,而且有偷海子名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嫌。尽管多多说过“诗歌不是竞技”的话,但从他当年拿诗和芒克“决斗”看,还是可以一比。我们就拿芒克与多多在通感一项上的表现来对比一下王家新:芒克《庄稼》:“秋天悄悄地来到我的脸上/我成熟了。”芒克《土地》:“我全部的情感/都被太阳晒过。”多多《歌声》:“歌声是歌声伐光了白桦林/寂静就像大雪急下”。多多《北方闲置的田野有一张犁让我疼痛》:“风暴的铁头发刷着/在一顶帽子底下/有一片空白——死后懂得时间/已经摘下他的脸”。你们再回头看看王家新,还用得着比吗?有句老话叫“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我也曾说过:“才华是一种明晃晃的东西啊”!考虑到中国现代诗的发展现实,我还有一点需要补充:芒克、多多引诗的写作时间比王家新这一首早了近20年。

    离开伦敦两年了,雾渐渐消散
    桅杆升起:大本钟摇曳着
    在一个隔世的港口呈现……
    犹如归来的奥德修斯在山上回望
    你是否看清楚了风暴中的航程?
    ……
    无可阻止的怀乡病,
    在那里你经历一头动物的死亡。
    在那里一头畜生,
    它或许就是《离骚》中的那匹马
    ……
    唐人街一拐通向索何红灯区
    在那里淹死了多少异乡人。
    第一次从那里经过时你目不斜视,
    像一个把自己绑在桅杆上
    抵抗着塞壬诱惑的奥德修斯
    现在你后悔了:为什么不深入进去
    如同犹如神助的但丁?
    ……
    英格兰恶劣的冬天:雾在窗口
    在你的衣领和书页间到处呼吸,
    犹如来自地狱的潮气;
    它造就了狄更斯阴郁的笔触
    造就了上一个世纪的肺炎,
    它造就了西尔维娅·普拉斯的死
    ……
    带上一本卡夫卡的小说
    在移民局里排长队,直到叫起你的号
    ……
    而这是否就是你:一个穿过暴风雨的李尔王
    从最深的恐惧中产生了爱
    ——人类理应存在下去,
    红色双层巴士理应从海啸中开来
    莎士比亚理应在贫困中写诗。
    ……
    狄更斯阴郁的伦敦。
    在那里雪从你的诗中开始
    ……
    直到你从中绊倒于
    那曾绊倒了老杜甫的石头……
    ……
    透过玫瑰花园和查特莱夫人的白色寓所
    猜测资产阶级隐蔽的魅力
    而在地下厨房的砍剁声中,却又想起
    久已忘怀的《资本论》;
    ……
    直到建筑纷纷倒塌,而你听到
    从《大教堂谋杀案》中
    传来的歌声……
    ……
    临别前你不必向谁告别,
    但一定要到那浓雾中的美术馆
    在凡高的向日葵前再坐一会儿;
    ……
    ——《伦敦随笔》

    编辑:秋痕

    王家新:一块提醒哭泣的手帕(2)
    王家新:一块提醒哭泣的手帕(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