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几多天涯沦落人:87版《红楼梦》背后的故事(1)
  • 元杂剧衰亡的原因是什么?
  • 李孟嘉:浅谈京剧基本功的五功四法
  • “国人不宜”的裸戏裸露了什么?
  • 《汉宫秋》的主题思想是什么?
  • 香艳和情色不是灵丹妙药:浅析新版《鹿鼎记》的致命伤
  • 邓贤:远征军体现“大国之魂”
  • 战争电影里的人性与反思
  • “战争版科教片”啼笑皆非—评电视剧《仁者无敌》
  • 当代喜剧电影中的“戏仿”:表征与意义
  • 《见龙卸甲》让我站在韩国人一边
  • 用肉欲表现艺术:导演的心理暗示
  • 《毛泽东回韶山》一部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影片
  • 沪上十余位文艺评论家齐聚《杏花雨》研讨会
  • 三国英雄数马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影视、戏曲评论
    十年之后 为何怀念黑泽明

    发布时间: 2008/9/10 9:42:2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文字 〖 〗 )

    是他铿锵有力的质问,激励我们前行 

    十年之后 为何怀念黑泽明 

        1998年9月6日,对于国际电影界来说是个灰色的日子,88岁的日本大导演黑泽明在家中安静辞世。 

        说黑泽明是亚洲近代最伟大的导演,相信投赞同票的人一定不会少。自1943年导演《姿三四郎》一举成名后,黑泽明在他50年的电影生涯中,留给世界和自己的,是近30部电影和包括奥斯卡终身成就奖在内的30多个奖杯。中国观众最熟悉的《罗生门》,东瀛风情最浓烈的《七武士》,史诗般的《乱》,寓意深远的《梦》……这样一个人辞世十年后的今天,有多少人还记得他? 

        近日,在新浪网上一项“你认为黑泽明对全球影坛影响最深之处”的调查中,高达50.52%的观众选择了其“对人性及社会的关注”。黑泽明留给我们的已不仅仅是一卷胶片和一段画面,更重要的是他播撒了一个电影人对命运的思考,这一主题也贯穿着黑泽明的电影创作。正是他铿锵有力的质问,激励我们前行。 

        最具代表性的当属黑泽明的成名作《罗生门》,影片独特的思维和叙事语言所构成的影像,让世界叹为观止。影片中四人各执一词所带来的困惑,尖锐剖析且无情曝晒了人性最深处的劣性——即便到了死的时候,人也不会放弃虚伪和掩饰。 

        电影里说:“哪里有软弱,哪里就有谎言。” 

        广告人叶子直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观看《罗生门》时的场景,那是大学期间在一堂社会学课上老师给全班同学放映的,“我当时一下被震撼了,导演对人性的刻画显得那么真实,又那么残酷。” 

        从那以后,叶子开始疯狂搜集有关黑泽明的作品和资料,并且几乎是在一天里看完了他最精华的几部电影,然后义无返顾加入了“黑迷”阵营。“黑泽明几乎每一部电影都在叩问这个社会,从《梦》里对战争和人生的思考,到改编自《李尔王》的《乱》里对人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暴露,即使在最富西方娱乐色彩的《七武士》中仍充分流露着黑泽明式的人道精神,他对社会的愤恨以及对弱者的同情。”叶子说。 

        “先揭露人性中恶的泛滥,但又不忘告诉我们善的存在,让人从绝望的缝隙中瞥见一丝希望。”网友“小灯”这样评价黑泽明。 

        青年导演陆川也清楚地看到黑泽明的良苦用心。陆川曾如此表示,“在他的电影里始终有一种关爱,有一种文学精神,使他能够承担日本电影的希望。” 

        黑泽明曾说,电影是美好的。或许他所指的“美好”,正是陆川所解读到的。 

        但和所有大师一样,他固执的作风和犀利的质疑也招来众多非议,尤其是在他的祖国。大四学生潇然很早就是黑泽明的铁杆儿影迷了,但直到去年作为交换生前往日本读书一年后,他才对黑泽明有了更深的认识:“事实上,黑泽明当年在日本的地位远没有他在国际上叱咤风云般显赫,这和我原来的想象大相径庭。他一度被诟病为了迎合国际观众的口味,而过多地将日本社会的阴暗暴露给西方,这种思维直到现在依然存在。” 

        潇然说,在如今这个泛娱乐化的年代,黑泽明的黑白影象和那粗糙的音效已经不再吸引人,但他看待问题的深度、广度和远见仍是电影史上的一道标杆,作品里流露出的精气神和主题也永远发人深省,不会过时。从这点看,黑泽明在当代尤其珍贵。 

        可能是对人心洞察得太过透彻,又或是《罗生门》带给自己的影响之深,黑泽明在鞭挞人性弱点的同时对自己也是近乎苛刻,在他晚年所写自传《蛤蟆的油》的末段,他的一番反思让人肃然起敬:“我写的这个类似自传的东西,是不是真的老老实实写了我自己呢?难道不是同样没有触及丑陋的部分,把自己或多或少地美化了吗?” 

        拥有如此胸襟与气度,也就不难理解,当80高龄的黑泽明站在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领奖台上时,他保持着那份一贯的谦逊,“我已经拍了60年电影,但我仍旧不知道该如何拍电影……我会一直学习下去。” 

        黑泽明是一个地道的日本人,但他无疑已经属于全世界。因为他对全人类内心的挖掘和对普世价值的不息探索,因为他的坦诚和对电影事业的执著。 

        十年之后,我们依然记得他。(实习生 房浩)

    编辑:汀滢

    他们用“动作”改变中国电影史(1)
    华语电影失意威尼斯焉知非福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