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8月书刊销量排行榜
  • 2006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4)
  • “选秀文化”的意义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3)
  • 我们应该怎样看“超女”“快男”?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2)
  • 当代纯文学的困境与出路
  • 卡波特经典小说《蒂凡尼的早餐》中文版面世
  • 盗墓小说也有“后时代”?
  • 中华诗歌中的传统精神宝库
  • 王安忆痛批当下“美女文学”怪现象
  • 严歌苓:不折不扣的寄居者(1)
  • 《教学设计(第三版)》
  • 田耳:从“边城”出发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坛动态
    人与书的世界

    发布时间: 2008/10/18 14:48:3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文汇报
    文字 〖 〗 )
    杨小洲

        去年底在江西进贤与陈子善先生谈天,他说自己是民国遗少,藉此他所做民国时期文化人的史料挖掘与研究,颇带有自身一种情感。他本是一个乐观又健谈的人,每遇有他在座,便有愉快的话题可说。前些时子善先生来京参加纪念傅雷诞生一百周年活动,事先说好抵京后的当天下午同往淘旧书。那天我们去到西单中国书店,除各自都有收获,子善先生另还从旧杂志上发现需要的资料,俯身便抄,使人想到他一本书的副题:前辈与我。子善先生作文章,总在史料发掘与书话之间,求的是“中国现代文学侧影”,识者多能体会他话题丰富,且别有趣味。最早读他书话结集《海上书声》,便感觉他文章多在叙史,以叙述为风格,略作议论,浅白易读。因此他的《发现的愉悦》最能说明他的感受,用白描记述那些旧时的文人事。他自己曾说:“我喜欢跟人聊天,特别是跟有共同兴趣的文化界朋友聊天,在咖啡馆、红茶坊或没有震耳欲聋音乐的酒吧聊天。即使给研究生上课,也喜欢采取漫谈式的,交流式的,一杯浓茶在手,无拘无束地聊上两三个小时,胜似正儿八经的照本宣科。这样的聊天,往往会更容易碰撞、迸发思想的火花,我的许多写作和编选课题就是在这样的聊天中不期而至的。”此段话可视作子善先生自我性情的坦白。不过此处尚未谈到他有喝咖啡的习惯,每日晨起即小饮上加有伴侣的咖啡,倘若喜欢用文字与子善先生开点玩笑的毛尖女士知道这个消息,恐怕要在他的咖啡里撒盐也说不定。

        子善先生新书《这些人,这些书:在文学史视野下》(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由“忆人忆事”、“说书说文”两辑组成,各收文四十篇,共约二十五万字。在书的《自序》里作者交代:“收录在这部学术随笔集中的文字,写作时间跨度很大,最早的完成于1984年,最近的则是今年的新作。”算起来该是二十余年的文章选集,以此猜想收入集里的文章,当为作者自我所喜,有精选之意。“这些长长短短的文字大都围绕两个方面展开:一是回忆我所接触过的前辈作家、学者,记录他们交往的点点滴滴;二是讨论我所阅读和编选的一些书和若干相关话题,评说读书藏书的方方面面。”读此语掩卷而观书名,“这些人,这些书”便如同作者发出感叹,很可代表作者的情绪与寄托。而读者从这些文字中领略作者二十余年史料发掘、人物研究、友朋交游的景色风光,亦可探得子善先生“民国遗少”的趣味所在。

        子善先生忆人忆事是“我所接触的前辈”,因此文中所记录的人物与故事皆为亲身所授,文辞平铺直述,不多润饰字句,本意还在记录保存史料。所谈与冰心、赵家璧、郑逸梅、胡愈之、俞平伯、盛成、夏衍、赵景深、胡风、台静农、巴金、施蛰存、温梓川、钱锺书、唐弢、黄源、赵清阁、乔志高、柳苏、陈之藩等,近代现代当代搜觅揽括,皆叙交往而延展为文坛之事,不脱“在文学史视野”的范围,铺陈施展犹如平川走马,信笔纵横颇为得当。《你知道鲁迅先生是怎样抽烟的吗?》,记郁风老人的一次闲聊,说及鲁迅用拇指和食指捏烟,别于常人。此状吸烟大有舒展之境,子善先生记此小事,使鲁迅先生多出一种形象。《向来喜怒形于色,只为吾心太不平》为今年新作,谈的是戈革先生骂人及作者自己被戈革所骂之事,感念这位长啸愤世的老人。子善先生叙事以致敬意,让读者于文章里体会作者表露的心迹。

        子善先生“说书说文”的功夫其实还在史料发掘,因而他所谈之书多有人物故事杂入其中。《〈知堂集外文〉琐谈》、《周作人的〈饭后随笔〉》、《钱歌川与〈也是人生〉》、《爱书家的心声》、《秋水文章不染尘——童元方和她的〈一样花开〉》、《心灵的倾诉——张菊如和她的〈秋日散步〉》等篇,都是作者与书与人的故事,作者自己也事于其中,非人云亦云的书话,因此“子善书话”多为自身所经历,亦为可兹饭后闲叙的逸事。另有《淘旧书》、《上海:逛老城觅旧书》、《港岛淘书〈艳遇〉》三篇谈作者淘书经历记,“从上海的福州路和文庙到北京的琉璃厂和隆福寺,从香港的‘神州’到台北的新光华商场,从东京的神保町到伦敦的查令十字街,我淘旧书从大陆一直淘到港台和海外”,故事很多,艳遇很多,收获也很多:巴金《忆》签名本、沈从文《边城》初版签名本、宋春舫自印剧本《原来是梦》、张爱玲译《爱默森选集》初版本、曹聚仁《蒋畈六十年》签名本,“淘”有所得,令人惊艳,亦令人神往。为此作者对淘书总结出自己的感受:“淘旧书的关键在于‘淘’。倘佯书市冷摊,东翻西翻,东找西找,人弃我取,人厌我爱,于无意中‘淘’出稀见而自己又颇为中意的书,应了辛稼轩词中所说的‘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才是‘淘’旧书的最大乐趣和最高境界。”爱书人的自我写照与书痴所愿,为的还是这些书……
    编辑:秋痕

    《论剑》:中国崛起的思想盛宴
    我的释义没有错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