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郭沫若经典诗歌十首(1)
  • 《错误》赏析
  • 朱自清优美散文《歌声》
  • 卞之琳诗歌欣赏(2)
  • 风雨兼程——汪国真诗集(一)
  • 贺铸《踏莎行·阳羡歌》赏析
  • 图文并茂《再别康桥》
  • 梅花诗词赏析(专辑)
  • 废名《初恋》赏析(1)
  • 郭沫若经典诗歌十首(2)
  • 意象欲出造化已奇──诗歌意象的解读
  • 试解李商隐《无题》李贺《七夕》诗
  • 汉乐府 江南
  • 松树的文化意境
  • 元人小令选(58首)赏析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诗文赏析
    九月的第一场考试

    发布时间: 2008/10/25 11:00:4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文汇报
    文字 〖 〗 )
    南妮
        
        九月五日星期六早上八点,女儿要参加剑桥英语二级考。她没有参加一级考,所以这场非本校的、全国性的考试,对她来说是平生第一次。淡绿色的准考证,照片、号码、考试须知赫然在列,如同老妈的职称考准考证一般正经严肃。平时早上起床一拖再拖的她倒是很早就醒了,不用教育就自动配合。“老师说的,迟到十分钟就不能进考场了。”
        
        放暑假前老师发了一本考试模拟练习,匆匆做了一遍。整整两个月的暑假她碰都没碰过一下,只是在考试的前一天下午,用了两小时,请大学生英语小家教给她撸了一遍,至少让她找到点感觉。暑假除了做学校规定的各科作业,基本让她当闲云野鹤。现在的家庭,溺爱是难免的。“宝贝啊!考试不要紧张,题目看仔细了,做得出就做,做不出就跳过再做下一题。有时间的话最后再检查一遍。”为妈的只能如此叮嘱了。“知道知道,老师也是这么说的。”
        
        七点半,夫妻两个开车送女应考。还好,地点就在本校,熟悉,不用找。
        
        丈夫送到后开车上班去了,学校门口家长考生黑压压一片,家长只能把孩子送到校门口,发现女儿一个人高马大的同班女生。“吴文月吴文月!你是考二级的吗?”“是的。”“你知道你的考试教室在哪里吗?”“是2066,我们班的同学都是这个教室。”
        
        “那太好了,请你带我们祝小芸一起进去好吗?谢谢你噢!”我赶紧将女儿的小手放到吴文月稍大的小手中。两个女孩手拉手进去了。松了一口气。
        
        然后问门卫:“师傅,考试大概什么时候结束呀?”身后的家长们也在焦急地问同样的问题。“我怎么知道?”中年男门卫翻着白眼。这边,一个穿白色短袖衬衫、脖子上挂着“上海教育考试院”牌牌的老者走过来,对铁门外黑压压的家长说:“听力加笔试是八点到九点半结束,九点半以后是一对一的口试,一级考每人五分钟,二级考每人七分钟,三级考每人九分钟。每个教室共30名考生,你的孩子是几号,准考证上都有的,可以根据这个,算出你孩子出来的时间,喏,这里有考生须知。”总监考模样的老者文质彬彬礼貌而答。定睛一看,可不是嘛,半块乒乓台板大小的考生须知与教室布图竖立在铁门内,写得清清楚楚。下午是一级考和部分二级考。
        
        “要是下午考就好了,孩子起得早,早饭基本没吃啊!”我嘀咕道。“各有利弊各有利弊!下午一点半考试,吃饱了饭孩子或许昏沉沉想打瞌睡呢!”总监考真是会安慰人。
        
        刚想拔脚到不远的茶室吃早饭,买张报看看,起码一个半小时可以潇洒一下的,却见得两位妈妈铁钉似地稳站校门,大概是熟人,在热络地聊天。
        
        “你们孩子大概不是第一次参加剑桥考吧?”我凑过去问。“是的,我们孩子是外校来考的,我们等着,万一孩子在里面有个啥事呢?”其中一位胖妈说。我心头一紧,速将原计划改变,以最快速度冲到离校十几米远的茶室,匆匆买了一袋小店自制的饼干,连瓶水都来不及买就快速回到校门前。
        
        胖妈和另一位美妈仍在聊孩子的事。“女儿班里有个同学生了恶性脑瘤,全班捐款,女儿捐了30元。”胖妈说。“我儿子我是不逼他读书的,他是吃药长大的,眼睛不好,现在多看书啦黑板啦眼睛要流眼泪,眼睛不好就是体质差呀。我让他吃鱼肝油,每天一颗。他嘴馋,没东西吃了,剥,一颗鱼肝油,剥,一颗鱼肝油。这东西不能多吃的,这小子不知怎的吃了上瘾!”美妈说。“那让你孩子不能多看电脑的,多看看绿色的风景。”我赶紧献计献策,好免除一些一个生客硬挤进熟客之间的尴尬。“是的。”美妈看了我一眼。这时胖妈说道:“我听说某个收费的民办小学,招生考试时,来了一对父子,老师问父亲是干什么的?工资多少?那中年的父亲回答说,是开中巴的,月薪三千。父子两个前脚走,招考老师马上说:不能要这孩子!开中巴的,万一他没有工作了呢?”“什么?”我气得血直往上涌。“因为是单亲家庭!如果有妈妈的,他们可能觉得经济上就有了保障呗。”胖妈解释道。“孩子或许还有个有钱的叔叔,有个仗义的阿姨呢?孩子的长辈退休工资集起来呢?老师呀,哪能这么势利欺人?!”我嚷起来。“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本来不就是为收钱才办的校嘛!”胖妈横了我一眼,眼神像看着一个少不更事的少女似的。胖妈开始吃她手里的粢饭糕和端着的一杯豆浆。这边,一个清秀的中年男人拿着一瓶水和一张报走到美妈面前,大概要慰劳她站立的辛苦。美妈体贴地说,没什么,你坐到对面的车子里看报就是了,孩子出来我自然会通知你。噢,一对彼此照顾的父母啊。
        
        小店买来的自制饼干超级难吃。闲着没事,跟一直站立校园的总监考聊天。他姓施,我叫他施老师。“这剑桥考级证书就是拿到了,可派啥用场呢?”“派可派的用场。”施老师答。回答得妙。“每级考,一共有15块盾牌。听力、笔试、口试各五块。拿到15块就是100分。”“那15块都拿到的人有吗?”“有,但较少。”“那万一考得不及格,可以再补考吗?”“可以,一年两次,九月和三月。一共三级,孩子可在四年级读完。再下去,还有×××、×××等五个等级考。”(脑子实在记不住那几个×××。)
        
        “老师老师,11点钟可以考完吗?”一个背着小提琴的妈妈焦虑地问道。“我说过的,你可以根据你孩子的号码算出大概时间的。”“11点,我孩子还要去拉琴的!”背琴妈仍然一脸焦虑。
        
        “啥?你孩子刚考完,你还要他再拉琴?你咋那么狠呢?”我叫了起来。背琴妈以狠狠的表情斩钉截铁地答:“十月份小提琴要六级考,已经没几次可以练习了!这次剑桥考级,我让我女儿做了11套模拟卷子,让她什么题型都掌握,保证不出错!”背琴妈仍然如烈女宣言似的,表情肌肉纹丝不动。我倒抽一口凉气,赶紧走走开。
        
        九点刚过,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两个小胖墩勾肩搭背地走出来!笑嘻嘻地,满脸轻松。
        
        “肯定是口试排在一号两号的!”口试可以提前进行,并非是刻板的九点半!等着的黑压压的家长们看到了希望。
        
        “考试难吗?”
        
        “不难!”两个小胖墩仍然笑嘻嘻。
        
        孩子一个个地走出来,但仍然留在学校,因为家长还没有到。校园出口处一直有七八个至二十来个不断流动的考生徘徊往来,顾盼张望,等着来接他们出来的家长。辛苦的总监施老师走来走去忙个不停,充当着临时的老师、警察、调解员、家长的角色,面对铁门外黑压压一片的家长说:“家长不来,我们不能随便放人,对我来说是一百个,而对你们来说就是一个!要看好他们,万一眼睛砸伤了,成了独眼龙,谁能负这个责呀!”
        
        眼睛一尖,发现女儿同班的一个男同学走出来。
        
        “杨书达,你看见我们祝小芸吗?你们是一个教室的吗?”
        
        “祝小芸是最后一个口试的,她是30号!”
        
        “啊?!”
        
        “再见,祝小芸妈妈!”
        
        “再见杨书达!”好礼貌的孩子,考得脑袋晕晕还不忘五讲四美。
        
        与她爸的又一轮短信开始。
        
        “下雨了,你买把伞吧!”
        
        “雨不大,还能顶。遇到她同学了,她是30号!最后一个口试!可怜的孩子!就因为老妈的一个疏忽,班里她报名是最后一个!她早上只喝了两口牛奶啊,我晕!”
        
        “我倒!”
        
        “现在是十点钟,九点开始口试的话,每人七分钟,三七二十一,乐观估计她也要十二点才出来!我再晕!”
        
        “我再倒!”
        
        善解人意的施总监安慰道:“先和后,各有利弊各有利弊!”
        
        “施老师啊,那为什么30个考生非得一个老师考口试呢?不能弄个三五个吗?”
        
        “那要增加成本的呀,你愿意多出钱,但不是人人都愿意的,这是规定。当然考试过半后,各教室通常是可调剂、帮忙的。”
        
        来接孩子的家长越来越多了。简直就是一幕多场景喜剧。知道女儿是口试的最后一个,倒也开始安心看喜剧了。
        
        “妈妈呀!”一个打手机的男孩不住踮脚看门外,“妈妈你进来呀。你不进来我出不去的呀!”
        
        “王桑桑王桑桑!”身边一个中年妇女使劲喊。
        
        “王桑桑!你妈来接你了!”我帮她喊。
        
        “什么妈妈!我是她阿姨!”
        
        “老师啊,这块考生须知的牌牌子你可以挪过去一点呀,谁知道在后面的孩子有没有我家的?放着还有啥用啊?”一个老外婆急中生智颇具创意。
        
        施老师立马把牌子挪到墙边。
        
        “陈萧林陈萧林!你妈妈刚才来电话她还有一刻钟就能来接你了,你别急啊!”
        
        “万力超,你出来了,你是几号啊?你看到我们沈小群了吗?”
        
        “我是17号。沈小群她不跟我一个教室的。”
        
        “有人接吗?有人接吗?”中年门卫根据来接家长的有与无,一个个地放行。一对双胞胎高年级女孩手拉手,说就住学校隔壁弄堂,门卫想了一下给予放行。一个比门卫都身高的粗嗓门大男孩,门卫想想大概实在没有了阻拦的理由,挥手OK。
        
        11点,突然看到自家的小闺女,苍白着一张小脸走出来了!啥,提前一个小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妈妈,题目有点难但不是太难。口试的老师夸我:very good!”
        
        “真是好宝贝!你饿吗?随便你要吃什么买什么,妈妈今天钱包厚厚,尽情满足你噢!”
        
        “妈妈,你真体贴。”
        
        “你说啥?”
        
        “妈妈,你真体贴!我先要买一个东西。”
        
        女儿把我拉到弄堂里的小店处,要买一个叫做迷你暴龙机的玩具。
        
        136元。买!
        
        “火柴盒大小的一个家伙,里面有个小东西动来动去,咋卖得那么贵呀?”问店主。
        
        “还有三百多的!喏!这边这东西!整套配齐要一万元!”
        
        “啥?你一个街边小摊,要卖一万元的玩具?不要吓我噢!”“怎么不要!我跟你说,根据里面的各样造型再有配套的二十多个大玩具,每个近三百元,而且还在不断地出新造型,怎么不要上万元!现在什么都涨价,阿姐,你知道的!玩具商知道现在都有钱了,为了小孩,钱像要发霉发烂似的来不及地花!”
        
        “口才好!那我倒是要问问你,一万元的那东西,有人配齐了没有啊?”
        
        “目前还没有。”
        
        在“必胜客”叫了小女喜爱吃的所有硬硬软软,液体固体,钱倒真是像要发霉发烂似地使劲花。
        
        “宝贝啊,你多吃一点啊,妈妈在校门口站了整整三个小时,我是一点胃口也没有了。”
        
        “妈妈你是很辛苦,但你没有考试已经很幸福了。”孩子心安理得地说。
        
        吃了喝了,心情复归平静。回家的路上,跟女儿说了刚才考试接人放人的笑话。
        
        “妈我说笑话给你听,很容易让你笑。你说的笑话我一点都没笑。你要我笑很难的。”
        
        第二天早上十点,闺密打来电话。“今天是星期天,你家老公休息吧?你昨天陪了你女儿一天,陪考,陪放松,晚上还要陪她赴同学的生日宴,累坏了吧?出来跟我一起喝杯茶逛逛街如何?我用车来接你。”
        
        握着电话,一阵感动。“不行呀。她爸爸虽然休息,但孩子有语数外三张卷子还没有做。小孩一早醒来就嘀咕,说一想到三张卷子就心烦。夫妻俩一个要做饭,一个要管孩子功课。你自个上街去吧。”
        
        “你家的钟点工呢?可以叫她烧饭的呀。”
        
        “她有事告假。你家小公子今年要上小学了吧?你可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噢。你对孩子是无条件的,可现在的小孩,要他做自己的功课都是有条件的。还有各项学校的通知。你要准备好钱,不是钱多的意思,而是各样票额的种类要储备多多,像刚才我为女儿准备了四个信封。少儿住院保险,社团费,订报费,助残基金,90元,50元,40元,3元。正正好好,不要难为老师找来找去,也不要难为孩子算来算去。还有……”
        
        “我知道了。”闺密的声音低了下去。
        
        很想安慰闺密,那是苏青说过的名言:与其让别人欺负你,不如让你的小孩欺负你。
    编辑:秋痕

    在香港看京昆剧
    他最佩服黑泽明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