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诗侠然墨和她的诗

    发布时间: 2008/10/28 9:15:3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文汇报
    文字 〖 〗 )
    前不久,我收到一个小包裹。右下角署“闽,龙海市杨厝路……然墨”。其实,一眼并没有看出其中潦草的“然”字,待打开后方看清。 
     
        这是然墨第一部诗集《夜行衣》(中国文联出版社2007年1月版)。原来,她是个八十后小虎妞,诗侠!1986年出生,曾从军东北,曾四处远游。16岁就开始写诗,而今诗龄也已五六年。
     
        这册虽然只有百页左右的诗集,但几经翻阅浏览之后,才渐渐地有个印象。
     
    “夜行衣”即“在每一个漆黑的夜 / 随着狼群奔走”,“叼着那把锈迹**的匕首”,“朝每一扇落满尘埃的窗 / 默默张望”的江湖侠客,他“自以为很凶狠”,却又“无助的看着自己的影子 / 在月圆月缺中 / 虚弱地拉长”(《夜行衣》)。
     
    全集共有44篇约莫百首诗作。其中给人留下不一般的感觉,无外乎虚拟、玄幻,侠士游魂,刀光剑影,连“麻雀朴楞翅膀”,也像是一柄利剑“刺向远方”(《刺客·4 流离》)。
     
        翻开第一页至十五页,便是然墨写于从军前后的长诗《鱼盅》。全诗分三叶,以“族”、“盗仙草”和“南蛮”为题,长近三百行。还有一首也较长,即《刺客》,有九个小题,长达140余行。读这两首中长诗,就像读一部武侠玄幻小说。
     
    诗行间,随着奇瑰想象的翅膀,随着缓缓描叙的流淌,营造意境,设置悬念,隐含诡异,诸多神秘和唯美的细节、语言和词句,叠印出异彩纷呈亦真亦幻的蒙太奇镜头,充满了刀枪剑戟带来的一股浓浓腥气,同时也展开了刚柔融合的一幅幅审美画面。
     
        然墨将浪漫的想象诗性与具体的生存真实有机结合,给人留下别开生面的艺术空间,我不由得在心里暗自赞叹:后生可畏呵!
     
     
     
            混乱的星轨
     
            月亮被团团青云挟持在远处
     
     
     
            狐尾带着白光悠忽而过
     
            画轴间抽成丝的凶器灿然一笑
     
     
     
            大雨后原野上锈迹**
     
            腥气在齿间打着转
     
     
     
            天涯镇  珊瑚有洗不去的腥气
     
            我梦见水中的光*
     
     
     
            有时你也幻想自己是个典裘沽酒的侠客
     
            乘一尾灰鲸四处游弋
     
     
     
        这是《鱼盅》中“族”和“盗仙草”二叶的诗行撷英。从中我们脑海映现出月亮被青云“挟持”,画轴间“凶器” 灿然,还有“腥气”在齿间打转,以及“阳光在乱藻间泛绿”,似乎杀机四伏,恐怖万分,而又含有一种阴森的美感。再看《刺客》一诗中:“驱散了沼泽地上魅惑的雾气 / ……不须救赎 / 木梯从神的花园缓缓降落”;“而那些血迹暗红凸现了刀刃的存在 / 我听见高空中乌云聚拢 / 溪流不安的激鸣”;“我接过它的黑翼 / 从此走过无数个生长着死亡的夜 / 出鞘  入鞘 / 浮冰落入眼底  终年不化”;以及“幽暗  他们泅渡忘川 / 利刃是亲自磨利”,“十几年的光阴在剑与梦魇间滑过”,“杀戮再没人提起”。最后三行:“那弯弦月落入古井 / 总有些醉了的诗人 / 一遍一遍摇响轱辘”。
     
     
     
        这里同样透出锈蚀的血腥的味道,有着一种诡异、虚幻而神秘的氛围。诗侠的侠诗之内质以上所引大约可见一*。
     
        而诗集中至短的《盲人瞎马》,仅有三行。还有《画皮》、《一个人的蜜月》等,也不过五六行。如《盲人瞎马》一首:
     
     
     
            此刻我已无力举起一盏明灯
     
            缰绳颠簸着
     
            勒进潮湿的眼眶
     
     
     
        这是一首微型诗。诗中的“我”即盲人,他骑在马背上,一路颠簸。手里提着的那盏象征性的灯对他来说完全是一种精神安慰与自我勉励,而对马来讲几乎无甚作用,故言之“瞎马”;另一只手抓住的缰绳,随着前行的跌宕,深陷马的潮湿眼眶,这更使得马艰难前进。这需要多大的生存勇气呵!诗深刻表达了一种令人悲悯的生存状态。
     
        据说,然墨的这些诗作大部分写于从军前,即十六七岁的时候。可见,她的想象力非同寻常。其中一些作品充满了一种虚幻玄妙的灵气和神性,给人以悠远而神秘的美学感受。而从军后写的小部分作品则开始有意识的切入现实生活。如《鱼盅》后面的“南蛮”一叶,以及《狙击手》等。前者诗行间写到:
     
     
     
            我穿着肥大的军装 / 手指一直缩进袖里;
     
     
     
            她在怀抱马蹄铁的岁月消瘦 / “即便如此,我也不会半途离去;
     
     
     
            两叶军衔戳入肩膀 / 诗歌的血浸湿脊梁。
     
     
     
        娇小的体材躲在军装里,纤细的手指缩进袖口内;因艰苦训练而使身体明显消瘦,又表现出不甘落伍、不想当逃兵的志气和意志;既在军事技术上刻苦学习进取,又不舍得丢弃诗写兴趣爱好……一个新入伍的少女士兵,一个有理想有意志的新一代军人,一个有文化有追求的热血青年的形象跃然纸上。
     
        然墨在生活中还有个爱好,这就是喜欢喝小酒。我想,这点恐怕是受到诗仙的影响吧。微醉出诗美呵!可不,你看看她在《七夕七醉》中的最后一醉:
     
     
     
            幽暗叠起幽暗  静谧旷着静谧
     
            烁  嵌上些细碎银光
     
           
     
            你隐在柳荫中  一笑
     
            水声哗然鹊儿惊愕转醒
     
     
     
            堤岸悠长  回溯我的步履
     
            彼间晨露逸散
     
     
     
    再看《一条鱼不断地跃出水面》的开头一段:
     
     
     
            它说不能绝望
     
            一次  一次  仿佛嗅到了自由
     
            乔装成过客
     
            捕捉残余的美 
     
     
     
        我赞同序言作者颜非所疑惑和形容的:“像这么老道的诗歌怎么让人想到它出自一个少女?”“这就是她,一个很古灵精怪的家伙。”
     
        确实她是个很有才气的精灵。如她在书的勒口简介中说,一些诗变成过堂的风,一些诗变成铅字,一些诗活着。这话很实在,将自己写过的诗一分为三。铅字的并不等于活着,真正活着应在人们的脑子里留下不易抹去的烙印。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然墨的自信。自信是渡向成功彼岸的航船。
     
        但我也觉得,正如她的诗友婴迈在书后评论《盛世中的红》所提出的,即诗中“充满了古老的气息,就像千年前的女子透过纸片传过来的呼吸”,而且“处处都在与现代为敌”。
     
        我还觉得,她可以说是一身充满侠气的“诗侠”,诗侠写的诗自然带有侠气的侠诗。这也是她和她的诗留给我的最深刻印象。
     
     
     
                                       2007-10-19 重阳凌晨临屏作者:施德善 
    编辑:秋痕

    王蒙:文学奖不能代替文学本身 只是对文学的激励
    小说的味道—读郭宝光的小说《桃红嘴酒馆》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