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发布时间: 2009/3/13 16:06:4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北大中文论坛
    文字 〖 〗 )
    二、苦难的忍受——生活中的人生悲剧


        余华的创作从先锋转入民间后,也即继《现实一种》、《一九八六年》等作品之后,作家用暴力与血腥来表现人性恶已不再是一切苦难的归结之所,他开始着力探究苦难人生这个更为现实的主题,同时在内容上也由早期的暴力与血腥转向更多地渲染命运的无常,对生命本体意义的探究也更加深刻。如果说作家前期作品导致毁灭和悲剧的必然导因是非理性,那么作家在后期所体现的更多的是宿命和生活所带来的悲剧命运。在小说《活着》、《许三观卖血记》中,余华的目光已经转向民间大众以及他们的生活,同时用较为平静的语调、温情脉脉地讲述下层普通市民的故事。这些小说在描写底层生活的苦痛时仍然保持了异常冷静的笔触,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加入了作家浓厚的关怀与同情。在作家看来,生存其实就是不断遭受苦难甚至死亡的过程,而作为人的价值就是面对苦难的默默承受,作品悲剧主人公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得到认同的。在这些作品里,浓厚的宿命气息扑面而来,某种意义上说,这也体现了作家的命运悲剧意识。


        如在《活着》中,余华以“故事”的传统范式流畅地讲述了福贵的悲剧人生,并在这种模式中潜在地传递出一种近乎悲观的态度,宿命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示。在作品中,作家从容地展开主人公充满苦痛的悲剧性人生履历——不断地目睹和遭遇所有亲人的死去。父亲一个人摔死在粪缸,接着母亲又病死,儿子有庆在献血时因为输血过量而死亡,女儿凤霞因医生疏忽在产时死于大出血,妻子家珍不久也离开了人世,女婿二喜又在一次建筑事故中意外被砸死,留下孤苦无依的老人和年幼的外孙,但是,这个可怜的孩子却在饥荒年代因为贪吃豆子而被撑死,最后剩下孑然一身,形影相吊的凄苦的老福贵。最终,主人公只能跟一条颇有象征意味的老牛相依为命。


        又如《许三观卖血记》,主人公许三观和福贵极为相像,也是一个生活在底层的普通人物,和福贵所不同的是,为了应对生活本身的苦难,许三观则拿自己的身体(血)作为资本来承受苦难。这种特殊的生存方式——卖血,使他在面对每一个艰难时刻,都能渡过难关,卖血成为他人生价值和意义之所在,主人公的悲剧性命运通过卖血这个主题的不断循环书写得以确认。贯穿许三观的一生,也是卖血的一生:第一次卖血似乎出于好奇,然而卖血的钱促成其娶媳妇;第二次是因为儿子一乐闯了祸,无奈卖血来支付方铁匠儿子的医药费;第三次卖血是偷情后,为了报答林芬芳给她的好处;第四次是困难时期,为了改善生活而卖血;第五次由于一乐下乡生活太苦,卖血为补贴其生活;第六次是为了招待二乐所在队的生产队长,希望能关照二乐;为了筹集一乐治疗肝炎的医药费,许三观在去上海的途中连续三次卖血,险些送了自己的命;最后年迈因卖血不成,在街头上痛哭……


        作家在进行文学创作的时候,总是喜欢把自我和个体引向社会、引向人类生命的更广泛空间,从而进行严肃深刻的思考,因此在作品里总能体现作家一定的哲学意识。“作家一定要有自己的哲学意识,作品中一定要渗透着极其个性化的剧烈思辩。不然,可能奋斗一生,连做个特色的作家的层次也达不到。”[9]这里所指的哲学意识源于对作家对世界和生活的深刻认识,作家的使命就是诉诸文字表达出来。无疑,余华在这方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透过作家后期的多部作品,如《在细雨中呼喊》《许三观卖血记》和《活着》,我们可以看到,余华在小说中积极地寻求一条超越生活困境和生命苦难的救赎之路,试图从中找到一个民族昂扬向上、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很多评论家据此认为余华已在作品中超越了苦难和悲剧,我认为,这样的努力体现得更多的只是主题和内容层面的改变上,它同样未能消解作品人物的悲剧性。


        《活着》之所以能够称得上悲剧,福贵之所以能称得上悲剧人物,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所谓的乐观与豁达在作品的结尾里彻底地消解了,甚至到了最后,老福贵很难在苦难面前高贵地展现作为人的尊严。在他所生活的世界里,充斥着的更多的就是他跟动物的对话和交流,如“二喜,有庆不要偷懒;家珍,凤霞耕得好;苦根也行啊。”[10]他甚至还将自己的名字给相依为命的病残老牛,在苦难的压榨之下,他没有了追求,剩下的只是麻木和寂然。这里正如评论家谢有顺曾在他的一篇评论中关于阅读《活着》的体会,“从中,我不仅没有读到高尚,反而读到了一种存在的悲哀,因为放弃存在的价值和光辉,比存在的消失本身还要可怕得多。”[11]


        人的本质在于他的意志在生活世界里有不断的追求,就这点而言,老福贵作为个体人的价值性也是很值得怀疑的,叔本华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中曾指出,“人的本质就在于他的意志有所追求,一个追求满足了又重新追求,如此永远不息。”[12] 而相反的是,与此同时,在作品中得到不断放大和张扬的却是主人公个体生命的悲剧性。《许三观卖血记》里同样书写了人物的悲剧性宿命,综观作品,作家通过幽默甚至喜剧化的手段,似乎为主人公寻找到了消解苦难的方式,其实不然,我们不妨潜心阅读作品,当许三观卖血不成后:


        许三观开始哭了,他敞开胸口的衣服走过去,让风呼呼地吹在他的脸上,吹在他的胸口;让混浊的眼泪涌出眼眶,沿着两侧的脸颊刷刷地流,……眼泪又流到了他的手上,在他的手掌上流,也在他的手背上流。他的脚在往前走,他的眼泪在往下流。他的头抬着。他的胸也挺着,他的腿迈出去时坚强有力,他的胳膊甩动时也是毫不迟疑,可是他脸上充满了悲伤。他的泪水在他脸上纵横交错地流,……泪水在他脸上织成了一张网。[13]


        我想凡是认真阅读过《许三观卖血记》,留意过以上文字的读者,在这里都会产生强烈的震撼!那个幽默充满喜剧色彩的许三观呢,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因卖血不成在大街上痛哭对自身无限质疑的凄苦老人。在他看来,生命已经变得衰老、无用,自己的人生价值和意义也随之到了某种终结,这是何其大的人生悲哀啊!诚如叔本华所说的,“悲剧,也正是在意志客体化的最高级别上使我们在可怕的规模和明确性中看到意志和他自己的分裂。”[14]这种生存悲哀告别了作家传统的死亡的表现形式,然而,给人的震撼力却来得更为强烈。可以这样说,在这里苦难和悲剧非但没有得到消解,反而是更强烈地加剧了,尽管作家的创作的初衷是为了消解苦难和悲剧。

     
    编辑: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