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几多天涯沦落人:87版《红楼梦》背后的故事(1)
  • 元杂剧衰亡的原因是什么?
  • 李孟嘉:浅谈京剧基本功的五功四法
  • “国人不宜”的裸戏裸露了什么?
  • 《汉宫秋》的主题思想是什么?
  • 香艳和情色不是灵丹妙药:浅析新版《鹿鼎记》的致命伤
  • 邓贤:远征军体现“大国之魂”
  • 战争电影里的人性与反思
  • “战争版科教片”啼笑皆非—评电视剧《仁者无敌》
  • 当代喜剧电影中的“戏仿”:表征与意义
  • 《见龙卸甲》让我站在韩国人一边
  • 用肉欲表现艺术:导演的心理暗示
  • 《毛泽东回韶山》一部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影片
  • 沪上十余位文艺评论家齐聚《杏花雨》研讨会
  • 三国英雄数马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影视、戏曲评论
    邓贤:远征军体现“大国之魂”

    发布时间: 2009/4/8 16:30:2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文学报 陈竞
    文字 〖 〗 )


        伴随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所引发的热议,“中国远征军”一时间也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无论《团长》对这段历史的表现是否能被观众认可,至少“远征军”三个字在大多数对其一无所知的普通观众心中,已不再陌生。而四川作家邓贤对这段历史的认知,有着刻骨铭心的感受和体验。



        他的父亲就是一名中国远征军军人。



        邓贤出生于四川广元,祖父是民国时期著名实业家,裕大华资本集团老板。他从小有两个梦想:一是打乒乓球,做世界冠军;还有是当作家,做托尔斯泰。“文革”期间,第一个梦想因家庭出身和父亲的“远征军”身份夭折;而作为作家,他写的第一部作品就是描写远征军题材的纪实文学《大国之魂》。



        1966年夏天,一群红卫兵闯入邓贤的家,自此,他们一家人的命运有了大逆转。那时他才十三岁,惊恐而又茫然地看着这一切。门口贴满的大字报上写着:“……资产阶级……国民党远征军……”远征军是做什么的?他不知道,父亲也从不解释,只是告诉自己的家人,他没有做过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子女的事。


        在这样的境遇中,当邓贤在1970年进入四川省乒乓球集训队,正做冠军梦的时候,被集训队开除。那一刻,他感到前途彻底崩溃。对家庭、对父亲,他有怨恨有不解。第二年,他同家庭决裂,毅然申请到人烟稀少的云南边疆建设兵团插队落户,一去就是七年。


        1987年,毕业于云南大学并留校任教的邓贤,已是一名作家。云南省作协给了他两个月创作假,还有200元的创作经费,让他写一部长篇。当时,他报的选题是写知青题材。可就在返回知青点路上的奇遇,改变了他的创作计划,并影响了他的创作人生。


        汽车在缅滇公路一个叫大垭口的地方,遇塌方停了下来。因无事可做,邓贤就帮路边的一个老石工打石头,这位老人告诉他,这里曾是中国远征军和日本人作战的战场,曾有十几万中日大军在此激战。日本守军全部战死,中国远征军伤亡愈万,血流成河。在不远的路边的树林里,老石工带他找到了一座坍塌的石碑,残破不堪,只有中间几个大字依然很清晰,“国民革命军第八军松山阵亡战士纪念碑”。那时的邓贤心里有一种“石破天惊”的感觉。



        两个小时后,道路疏通,汽车走了,邓贤留了下来。之后他用两个月的时间走遍滇西,寻找、搜集、记录、采访、挖掘,捡拾历史失落的碎片。当地人介绍说,曾有一段时间,下雨时山上流下来的水全是血水和尸体泡烂后发臭了的尸水,抓一把土全是炮弹皮。邓贤说,即使是在1987年,“那里基本没什么人去过,我看到很多触目惊心的战争痕迹”:摧毁的工事、烧坍的地堡、弹洞累累的石壁……在山坡下的一户贫穷人家里,日本高清子弹壳一个卖五分钱;主人甚至从竹楼上搬下一个没有爆炸的炮弹,问他:“五块钱,你要吗?”


        邓贤说:“我独自坐在松山上的时候,心情非常复杂,有忧伤、愤怒、指责……当时抗战结束才40多年,历史不仅被扭曲而且被遗忘,连儿子都不知父辈曾有过这样英勇的牺牲。我所受的屈辱,当知青的苦累,比起战争算什么,比起父辈算什么。”



        两个月后,他回到昆明,在云南图书馆整整待了半年,搜集所有有关抗战的报纸,同时也进行采访。到成都后,他带着别样的心情彻底深入地跟父亲做了交谈。当时,父亲在成都的战友还有六七十个,他一一做了采访。在翻阅报纸和采访的过程中,邓贤了解到,远征军有两路,一路是中国驻印军,从印度往回打;一路是从国内打出去接应。而十万中国驻印军全由当时的高中生、大学生等精英分子组成,父亲便是其中一个。学习成绩优异的父亲是重庆第一个报名参军的人,得知父亲参军的消息后,祖母嚎啕大哭,祖父三天没有跟他说话……“这是一场多么辉煌的战役,但是我们作为子女、作为后代,误解了他们几十年,让他们受了很多委屈。”准备两年后,他带着深深的震撼动笔。“我当时已不是那种要给谁翻案的心情,我是被一种顶天立地的民族精神所震惊。为什么叫大国之魂?就是一种民族精神。”


        2005年,由邓贤主编的《在同一面战旗下——二战中国老兵回忆录》出版,这也是国家的重点图书。就在他带领五个文学青年为编写此书做采访的过程中,就有4、5个老人去世。“再不抢救,就没了。”



        “历史是民族世代连接在一起的纽带。历史不能断代。我们需要了解真实的历史,需要向我们的父辈学习,他们的精神应该得到传承。我想我们已经到了能够从容面对历史的时候了,这也是民族的一种大勇气、大智慧。”邓贤说。

     

    编辑:

    军旅剧:热播背后的危机与困惑
    高原戏剧小品漫论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