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音乐| 舞蹈| 书画| 古玩玉器| 建筑| 工艺|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历代建筑沿革
  • 宫殿
  • 园林
  • 塔楼建筑
  • 洞窟
  • 寺庙道观
  • 民居
  • 古遗址
  • 其他
  • 陵墓
  • 戏楼
  • 桥梁
  • □ 同类热点 □
  • 奠定中国古建研究根基的中国营造学社(2)
  • 简介中国古建筑的样式结构
  • 中国古建筑的屋顶等级
  • 中国四大古桥—广东潮州广济桥
  • 古敦煌,性文化最开放?
  • 中国古代建筑成就简介(5)
  • 浙江绍兴柯桥太平桥
  • 世界十大古墓秘闻
  • 中国四大古桥—福建泉州洛阳桥
  • 中国四大古桥—河北赵州桥
  • 贵阳甲秀楼
  • 湖南岳阳楼
  • 卢沟桥
  • 中国古建筑赏析(25)
  • 牌坊--中华文化的一种载体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艺术 >> 建筑 >> 其他
    中国古建筑赏析(25)

    发布时间: 2010/7/16 16:23:4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艺术中国网
    文字 〖 〗 )

    唐代佛塔

    唐代仍盛行修建佛塔,除少数例外,一般已不建在佛寺的中心,而建在主院殿前的两侧或主院外的东南、西南方。此外,也大量建造墓塔。塔的形式有单层、多层,其平面有方、圆、六角、八角,构造有木、砖、石不等。隋唐木塔史籍所载颇多,仅隋大兴(唐长安)一地,除隋于公元611年所建、高97米的禅定寺七层木塔外,还有隋于公元590年建的延康坊静法寺高44米的木塔、隋文帝皇后建的丰乐坊法界尼寺中的高44米的双塔,和唐於公元629年在怀德坊慧日寺所建的高44米的九层塔。这些木塔虽都不存,但可说明隋唐时木塔仍在盛行。隋唐砖塔保存尚多。单层者有方、圆、八角等形,大多为墓塔。多层的有楼阁型与密檐型二种。楼阁型塔在唐代为方形,高三、五、七层不等,典型例子为八世纪初所建西安慈恩寺塔和公元669年所建兴教寺玄奘墓塔。到五代时出现八角形平面的多层楼阁型塔,以苏州虎丘云岩寺塔为代表。密檐塔只最下一层有较高的塔身,以上各层塔檐重叠密接,轮廓呈抛物线形,可以西安荐福寺小雁塔为代表。此塔系宫人为天子祈福“率钱而立”,虽曾历经地震和战火损坏,然屹立於今,挺拔依旧。石塔多为单座小塔,但轮廓秀美,雕刻精工,可以九世纪下半叶所建平顺唐明惠大师塔和十世纪上半叶所建南京栖霞寺塔为代表。

    陕西西安慈恩寺大雁塔

    佛殿建筑

    自南北朝后期起,佛殿建筑即日趋宫殿化,除少数寺沿旧传统仍以塔为中心(如隋之禅定寺)外,大部分均以殿为主体。当时的宫殿多以院落为单位,每院有正门、后门,更大规模的有东西门,连以回廊,形成矩形院落,主殿建在院落中心,有的还有后殿,主殿左右有廊,连通东西廊,形成“日”字形平面。大型宫殿在东西廊外附建若干小院,南北串连,有多至四、五院的。诸小院或在廊上开门进入,或在东西廊外辟南北街,街外建院。这种重要宫殿和贵邸的布局常用于佛寺,主佛殿所在的中院面积最大,四周廊庑环绕,南北面开门,殿庭内前为佛殿,后为讲堂,在东西廊外也多排列小院,一般称之为东廊第几院或西廊第几院。前举之大兴善寺主院两廊就建有若干小院,而其正殿竟和太庙大殿同一规模。此外,在主院周围还建有若干院,多以用途命名,如塔院、禅院、律院、净土院、菩提院、三阶院、库院、山亭院等等,一般称“别院”。这也和贵邸中主院外另建若干别院的布局相同。 

    唐代佛寺较为完整的久已不存,只能在敦煌莫高窟壁画中看到其壮丽形象。唐武宗李炎在会昌年间(841~846年)颁布的灭法诏书中说当时寺庙“皆云构藻饰,僭拟宫居”,指责它们和宫殿相同。参证壁画中所见形象,这说法确是合乎事实的。

    隋唐五代陵墓工程

    唐高宗乾陵

    唐代因山为陵的十四陵中,以高宗乾陵保存较完整,选地也最为成功。乾陵在今陕西省乾县之北,因梁山主峰为陵,在山半开凿隧道及墓室。它的内重陵垣围在主峰的四面,东西宽1450米,南北长1538米。陵垣四面开门,门外各有双阙和一对石狮,陵垣四角建有曲尺形角阙。南面朱雀门内的献殿基址尚存。朱雀门南有一从主峰下南延的小山岭,神道就辟在岭脊上,相对设石柱、翼马、朱雀、马、人、碑等。岭之南端分为东西两支,各为一小山丘,丘顶上各建一阙,二阙间设门,即乾陵外重垣之南门,垣内即柏城。垣南门之南2850米又有一对土阙,是进入封域的标志。乾陵有陪葬墓十七座。乾陵主峰梁山高出周围诸山,轮廓浑厚对称,山南小岭及岭南端二小山丘恰可建双阙及神道。进入垣后,双阙前耸,神道步步高升,直指主峰,左右翠柏环拥,极大地衬托出主峰陵墓的气势,也就有力地表现出墓主的盛大功业,是中国古代陵墓选址最成功的例子之一。

    乾陵,位于陕西乾县

    隋唐贵族陵墓

    隋唐贵族不许因山造墓,均为平地深葬,上起坟丘。茔域四周可筑墙,但只南面开一门。太子及诸王、公主坟丘可筑为方锥形,大臣和庶民只能为圆锥形。造墓时一般先向下开挖斜坡墓道,下地四、五米后,在尽端开挖墓室。大贵族墓入地深达7~8米,墓道过长过深,其下半多用开竖井的方法做成隧道。墓主级别愈高,墓道愈长,竖井也愈多,最多有七个。习惯称竖井为“天井”,称被天井截断的隧道为“过洞”,而称露天坡道为“羡道”。隧道末端改为水平方向,通向墓室。墓室方形,四壁用砖衬砌,上为砖穹顶。大型墓有前后两个墓室,连以甬道。隋唐墓道、墓室多画壁画,表现墓主生前居室和侍从、侍女服侍情况。一般以过洞表示门,以天井表示院落,以墓室表示前厅、后堂,随该墓过洞、天井、墓室数量,表现不同等级的第宅。陕西乾县唐懿德太子李重润墓可为这类墓的代表。

    五代帝陵

    五代各国的帝陵只发掘过南京附近的南唐李煜的钦陵和李璟的顺陵,以及四川成都的前蜀永陵。永陵建于公元918年,墓主为前蜀主王建。陵之墓室实际建在地面上,用块石和条石砌墓室,外复以半球形夯土坟丘。墓内分前、中、后三室,都用石砌出肋,自侧壁上升,上部向中心斗合,形成若干道石拱券,以它们为骨架,肋间砌石,形成墓室。中室中央用石砌成棺床,作须弥座形式,束腰部分嵌入石雕乐舞人等图案。后室的后半部也砌一石床,上置王建石雕像。石雕像袖手端坐,隆眉有须,十分写实。王建的永陵形式较为特殊,与中原、关中地区的隋唐墓完全不同。

    宋辽金时期

    社会与建筑概况

    公元10世纪中期到13世纪末期,中国处在宋、辽、金、西夏多民族政权的并列时代。公元960年,宋太祖赵匡胤夺取后周政权,建立宋朝(史称北宋),从此中国的中原地区和长江以南结束了战乱割据的局面。但在中国的北部和西部仍有少数民族建立的辽、西夏等政权与北宋政权并存,且时常发生战争。北宋中期,地处中国北部的女真族兴盛起来,于公元1115年建立金朝。十年后,金灭辽,十二年后又灭北宋。宋室南迁,建立南宋。这时又出现了南宋与金、西夏对峙的局面。西夏、金先后为蒙古军队所灭。公元1271年元朝建立,并于八年后的公元1279年灭南宋,中国再次统一。 

    宋代统治者重视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北宋初期由于采取均赋税、兴水利、开垦荒地等措施,使农业和手工业生产得到较大发展,随之形成商业较为发达的局面。宋代重视文化教育,提出以文为治国之本,促成了文化的空前繁荣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人类文明史上的重要发明指南针、火药、印刷术相继出现。随着对外贸易和文化交流,包括造纸术在内的中国的四大发明传到了欧洲。在社会思潮中,儒、道、佛三教合流,出现以理学为代表的哲学派别,成为维护封建统治的思想武器。 

    由于生产发展,技术进步,使建筑得到发展,取得了辉煌的成就。首先是城市的发展,摆脱了里坊制的束缚,使得城市结构发生变化,出现了繁华的商业街道,文化娱乐建筑“瓦子”随之产生,商品售卖活动从早市到夜市络绎不绝,都市生活一派繁荣景象。重视文化的国策使得文教建筑发展起来,全国各州县办起官学,同时私人创办的书院也从此开始发展。佛教中禅宗一派的兴盛使得宗教建筑朝着世俗化的方向发展。佛、道二教建筑随着思想上的互相融合而互相靠拢。宋代统治阶级追求享乐之风极盛,使得园林建筑兴盛起来。宋代的皇家园林和私家园林不仅数量超过前代,而且艺术风格更加细致、清新,诗情画意更为浓郁,意境创造更加自觉。 

    在建筑工程中新产生了一种结构体系,如以应县木塔为代表的木构高层筒体结构,成为现代筒体结构的先驱。这一时期还产生了中国最完整的一部建筑法典《营造法式》,它所制定的法则反映出北宋建筑已具有较高的标准化、定型化水平。另外,在桥梁建造中采用的蛎房固基、浮运法等也是领先于世界的技术。这时期在建筑艺术方面,从群体组合到个体建筑,造型都有许多新的变化。群体不仅纵深加大,而且注意前导空间的处理和建筑与环境的结合。个体建筑平面形式多样,屋顶组合穿插错落,立体轮廓丰富多彩。同时配以多种类型的彩画,多种手法的雕饰,多种造型的门窗装修,共同形成了柔和、工巧、秀丽的建筑风格。 

    辽代建筑风格与宋稍有不同,较多地继承唐风,金代建筑风格则更近宋代,它们与宋代共同创造了公元10~13世纪的中国建筑文明,在人类文明史上谱写出光辉的篇章。

    北宋东京

    东京创建于春秋时代(公元前770~476年),到唐代已成为中原地区的一座州城,五代时期(907~960年)又曾成为地方政权的都城,称汴京。后周显德二年(955年)对汴京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改建,开拓街坊,展宽道路,疏浚河道,加筑外城。北宋统一全国后,认为汴京城市建筑基础好,地理位置适中,便于利用南方物资,政治环境好,于是便定都在此,名为东京。自宋太祖建隆四年(963年)开始,对东京进行了扩建和改建。 

    1.城市布局 

    东京有皇城、内城、外城三重城墙,皇城居于城市中心,内城围绕在皇城四周。最外为外城(亦称罗城),平面近方形,东墙长7660米,西墙长7590米,南墙长6990米,北墙长6940米。罗城东、西、南三面皆三门,北面四门,此外还有专供河流通过的水门十座。

    2.城市道路与河流系统 

    全城道路从市中心通向各城门,主干道称为御路者有三条:一条从皇城南门至外城南门的南北向干道,宽200米,成为全城的主轴线;第二条为皇城南侧的东西向干道;第三条是在皇城东侧的南北向干道。此外,还有一些次要道路,组成不规则的道路网,反映了不受里坊约束的特点。 

    在东京,河道也成为城市的重要经济命脉,史称“四水贯都”。四水即指汴河、蔡河、五丈河、金水河。在城墙外又各有护城河一道,四水通过护城河相互沟通,使得河道在城内作为运输通路非常方便,可将东南方粮食和物资运入城内。金水河通往宫殿区,供给宫廷园林用水。 

    3.城市结构 

    宋东京因袭五代旧城,从开始即没有封闭的里坊。以坊巷为骨架的宋东京,城市面貌颇具特色,有诸多变化。其一,主要街道成为繁华商业街,皇城正南的御路两旁有御廊,允许商人交易,州桥以东、以西和御街店铺林立,潘楼街也为繁华街区。其二,住宅与商店分段布置,如州桥以北为住宅,州桥以南为店铺。其三,有的街道住宅与商店混杂,如马行街。其四,集中的市与商业街并存,如大相国寺,被称为“瓦市”,其“中庭、两庑可容万人”,“每一交易,动计千万”。在一些街区还存在夜市,如马行街“夜市直至三更尽,才五更又复开张”,有许多酒楼、餐馆通宵营业。《清明上河图》真实地反映了东京商业街的面貌。此外,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繁荣,出现了集中的娱乐场所——瓦子,由各种杂技、游艺表演的勾栏、茶楼、酒馆组成,全城有五六处。

    北宋末,东京人口估计约有130~190万,可算是当时世界上的大城市了。它既是全国的政治中心,又是商业文化中心。东京的城市结构冲破了传统的里坊制,较多的服从经济发展的需要,是中国历史上都城布局的重要转折点,对以后的几代都城有较大的影响。

    南宋临安

    宋室南迁,于公元1138年定都杭州,改称临安。临安原为地方政权吴越国(907~978年)的都城,由于其经济基础好,被选定为南宋都城,此后便扩建原有吴越宫殿,增建礼制坛庙,疏浚河湖,增辟道路,改善交通,发展商业、手工业,使之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直至公元1276年南宋灭亡,前后共计一百三十八年。

    1.城市布局 

    临安南倚凤凰山,西临西湖,北部、东部为平原,城市呈南北狭长的不规则长方形。宫殿独占南部凤凰山,整座城市街区在北,形成了“南宫北市”的格局,而自宫殿北门向北延伸的御街贯穿全城,成为全城繁华区域。御街南段为衙署区,中段为中心综合商业区,同时还有若干行业市街及文娱活动集中的“瓦子”,官府商业区则在御街南段东侧。遍布全城的商业、手工业在城中占有较大比重。居住区在城市中部,许多达官贵戚的府邸就设在御街旁商业街市的背后,官营手工业区及仓库区在城市北部。以国子监、太学、武学组成的文化区在靠近西湖西北角的钱塘门内。临安不仅将城市与优美的风景区相结合,而且还有许多园林点缀其间。 

    2.城市道路 

    临安以御街为主干道,御街从宫殿北门和宁门起至城北景灵宫止,全长约4500米。除此之外,还有四条与御街走向相似的南北向道路。东西向干道也有四条,都是东西城门之间的通道。还有次一级的街道若干条,均通向中部御街。全城因地制宜,形成大小不一的网格,道路方向多斜向,并以“坊”命名,这些正是里坊制崩溃的佐证。 

    3.城市河湖水系 

    城内河道有四条,其中盐桥河为主要运输河道,沿河两岸多闹市。城外有多条河流,与大运河相连。这些纵横相交的河和湖构成了一幅水运网,对临安经济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4.商业街市与手工业作坊 

    临安商肆遍及全城,“自和宁门杈子外至观桥下,无一家不买卖者”(《梦粱录》),这正是御街的景象。这里属于中心综合商业区,其中有特殊商品的街市,如金、银交易,也有一般商品的市场。此外还有“瓦子”多处,其中包括了茶楼、酒店、演杂技的场所。临安官营手工业作坊多集中在城市北部武林坊、招贤坊一带。瓷器的官窑在城南凤凰山下,称内窑。私营手工业则遍布全城,丝纺业多为亦工亦商的作坊,集中在御街中段官巷一带。御街中段的棚桥是临安最大的书市,刻版作坊就在棚桥附近。

    辽南京与金中都

    辽设立五京,以今北京为南京,史称辽南京。公元1122年辽南京被女真族攻占。公元1127年女真族打败北宋,建立金朝,到了公元1153年便迁都到辽南京,改名为中都城,史称金中都。

    1.辽南京的总体布局 

    辽南京又称燕京、析津府,是在唐代幽州城基础上建设的城市。辽南京子城又称内城、皇城,位置偏于西南隅,与大城共用西门、南门。子城之中主要是宫殿区和皇家园林区,宫殿区的位置偏于子城东部,并向南突出到子城的城墙以外。南为南端门,东为左掖门(后改称万春门),西为右掖门(后改称千秋门)。宫殿区东侧为南果园区,西侧为瑶池宫苑区。宫苑规模较大,瑶池中有小岛瑶屿,上有瑶池殿,池旁建有皇亲宅邸。

    2. 辽南京的街道与里坊 

    由于子城位置偏于西南,城中只有两条贯通全城的干道,一条是东西向干道,名檀州街,一条是南北向干道。另外两条干道则只能从城门通往子城而终止。除干道之外还有次一级道路。里坊区分布在子城周围,从文献中可以确定方位的有归厚、显中、棠阴、甘泉、时和、仙露、敬客、铜马、奉先等九坊。坊内的一些寺观一直留存到现在,如现在的法源寺即当时的悯忠寺,现在的天宁寺塔即是当时天王寺内之塔。

    3.金中都的城市结构变化 

    金代迁都中都后,对中都进行了大规模扩建,并修建皇城、宫城,形成了宫城居中的格局。随之城垣向东、西、南扩展成周长5328丈(约合17.8公里)的规模。城市近似方形,据《金图经》记载,“都城之门十二,每向分三门,一正两偏,……共十二门”。金代后期在城东北角又增建一座城门,为皇帝赴东北郊离宫琼华岛大宁宫之用。 

    中都城每边三门对偶布置,每两座相对的城门之间设有街道,但贯通全城的只有三条,一条是在檀州街基础上向东西延伸而成,另一条在檀州街以南,第三条是南北向大街,是在辽南京大街的基础上向南延伸而成。另外六条街道均自城门通到皇城区终止。 

    城市结构的另一个变化是从里坊制向坊巷制的转变,据文献记载,中都城有六十二坊,除了一部分继承辽代旧有的坊之外,有的将一坊分成两坊。一些街、巷可在坊内通过,小巷也可直通大街,并出现以古迹命名的若干街道,这些正是里坊制崩溃的表现。当时,这里商业已相当繁荣,檀州街便是商业活动的中心,成为南方与东北进行贸易的市场。金中都时期除檀州街市场以外,又出现了城南东开阳坊新辟的市场。 

    4. 金中都的规划特点 

    金中都的规划特点主要有三点: 

    第一,宫城位置居中。据《金史·世宗本纪》称,仁政殿辽时所建,为宫殿正衙,因辽旧位置未变,但规模是仿宋汴京宫室制度,从而引起城市的扩展,不仅为新筑宫殿提供广阔的地域条件,而且在位置上使其大体居于城市的中部。 

    第二,向《考工记》的规划思想靠拢。中都皇城之内、宫城之外布置行政机构及皇家宫苑。皇城南部一区从宣阳门到宫城大门应天门之间,以当中御道分界,东侧为太庙、球场、来宁馆,西侧为尚书省、六部机关、会同馆等。这种安排是仿汴梁的布局,如左侧设太庙,右侧设政府官署、监察机关,明确地向中国传统都城中“左祖右社”的布局靠近了。 

    第三,城内增建礼制建筑,如祭祀天、地、风、雨、日、月的郊天坛、风师坛、雨师坛、朝日坛、夕月坛等。

    平江府

    平江是苏州的前身,位于富饶的江南平原地区,扼南北交通要道,南宋时代为地区性的行政中心,手工业、商业繁荣。现存《平江图》碑,记载了当时该城的平面布局。城市为长方形,南北长4公里,东西宽3公里多,城墙上开有五门,是一座水网城市,设有水、陆两套交通系统。城内有大河,南北四条,东西三条,它们都与城市干道平行。另外还有一些小河、小街,共同构成城市的交通网络。商店、住宅多为前街后河,水陆交通方便。城外有护城河围绕,既可作为防卫之用,又是水运交通线。

    港口商贸城市

    唐中叶以后,西去的陆上“丝绸之路”受阻,人们便向海上寻求另一通路,“海上丝绸之路”便成为当时的主要对外贸易渠道。随之东南沿海的港口城市广州、泉州、明州便迅速发展起来。这几个城市有以下一些共同的特点: 

    三座城市冲破了传统里坊制的模式,朝着适应经济发展的自由形式发展,如泉州,扩展成不规则的多边形,面积为10平方公里。广州修缮扩建十余次,前后曾筑有中、东、西三城,直到明初才把三城合而为一,并向北、向东扩展。 

    三座城市均有方便的陆路或水路交通系统通往城外的河码头或海码头,例如泉州道路骨架为两个十字街,顶十字街从唐代州治时期的十字街向四方自由延伸至新开的几座城门,中十字街在城的南部,是宋代发展起来的。明州全城河网密布,有三江六塘河,从子城前通过的东西向干道贯穿全城,干道两侧街巷如叶脉状分布,并多与河网平行。 

    三座城市中均有较多的手工业作坊区和繁华的商业街区,并设有市舶司,专管对外贸易事宜。广州在南宋时期与五十多个国家有贸易往来,泉州是货物转运港口。随之而来的是城内建有“蕃坊”作为外国商人、传教士的集中居住地,泉州外国人最多时超过万人。泉州的蕃坊设在城南,在坊内始建于北宋时期的清净寺便是为满足阿拉伯人的宗教活动而建造的一座伊斯兰教寺院。广州外国人数更多,早在公元787年就曾有十二万人之多,蕃坊内曾建有伊斯兰教寺院怀圣寺,寺内的光塔一直留存至今。

    26 0:33:57

    --  寺院建筑布局

    以塔为主体的寺院:自汉代佛教传入中国开始出现的这种寺院布局,一直流传到公元10世纪以后的一些辽代寺院,例如建于辽清宁二年(1056年)的山西应县佛宫寺,便是以释迦塔为主体的寺院,塔内塑佛像,塔后建佛殿。建于辽重熙十八年(1049年)的内蒙古庆州白塔,虽现仅存一塔,当年也是一座寺院,塔后有佛殿。建于辽清宁三年(1057年)的锦州大广济寺,以一座砖塔为寺院主体,塔的前后均有殿宇。另据《全辽文》卷十所载,大昊天寺在九间佛殿与法堂之间添建了一座木塔,说明当时在辽代统治区更能接受以塔为主体的早期佛寺之模式。

    以阁为主体,阁在前,殿在后:这类寺院可以蓟县独乐寺为代表。该寺建于辽统和二年(984年),但独乐寺的辽代建筑只存山门、观音阁。辽代佛寺原貌如何,不得而知,幸好辽代奉国寺也属此类寺院。据金、元碑记等文献资料,辽代的奉国寺有七佛殿九间,后法堂、正观音阁、东三乘阁、西弥陀阁,四圣贤洞一百二十间(即围廊),伽蓝堂一座,前山门五间以及斋堂、僧房、方丈、厨房等。对照寺址现状,可知其原在山门内有观音阁,阁后为七佛殿、后法堂。

    天津蓟县独乐寺观音阁。阁高23米,共使用24种斗拱

    前殿后阁:将高阁放在殿后的布局见于宋代寺院,例如河北正定隆兴寺。寺院中轴线上的建筑有山门、大觉六师殿、摩尼殿、大悲阁及阁前的转轮殿和慈氏阁及阁后建筑。该寺始建于隋,北宋初重建寺内主要建筑大悲阁(现已非原物),并于其北拆却九间讲堂。现存寺内主要佛殿建筑摩尼殿,建于宋皇四年(1052年),慈氏阁、转轮藏也皆为宋代建筑,而大觉六师殿原建于元丰年间(1078~1085年),后遭毁,山门建于金代(1115~1234年)。整个寺院纵深展开,殿宇重重,高潮迭起。院落空间时宽时窄,随建筑错落而变幻。佛香阁与周围的转轮藏、慈氏阁所形成的空间,成为整组寺院建筑群的高潮,具极强的感染力。类似的例子还有东京大相国寺,也是寺院最后为资圣阁,并且有文殊、普贤两阁在前,与其形成三阁对峙局面。

    河北正定隆兴寺。摩尼殿、转轮藏阁、慈氏阁和大悲阁等建筑,形成中轴线对称格局
    以佛殿为主体,殿前置两阁:这类寺院可以山西大同善化寺为代表。善化寺中轴线的建筑有山门、三圣殿、大雄宝殿。大雄宝殿坐落在高台之上,前左有文殊阁,前右有普贤阁,以及周围回廊。文殊阁及回廊现已无存,但寺院高低错落、主次分明、左右对称的布局仍清晰可见。始建于辽的山西大同华严寺也采用过这类布局,据金大定二年(1162年)《重修薄伽教藏记》记载,华严寺在金天眷三年“仍其旧址而时建九间、五间之殿;又构慈氏、观音降魔之阁,及会经、钟楼、山门、朵殿”。另据《大同县志》卷五所称,华严寺“旧有南北阁”。 这些记载均可证明华严寺曾采用“两阁夹一殿”的建筑形式。在辽南京大昊天寺也是“中广殿而崛起……傍层楼而对峙”的格局,因此这种布局是辽代寺院的典型形式。 

    七堂伽蓝式:据《安斋随笔》后编十四所载,禅宗佛寺有七堂。南宋时期,五山十刹为代表的禅宗寺院,多受七堂伽蓝制的影响。日本京都东福寺所藏《大宋诸山图》大约绘于南宋淳 七年至宝 四年(1247~1256年),记载了南宋时期灵隐寺、天童寺、万年寺的平面草图,从这几张图可知当时禅宗寺院布局的一些特点。这几座寺院都以一组沿中轴线布置的建筑群为主体,两侧布置若干附属建筑。例如灵隐寺中轴线上的建筑有山门、佛殿、卢舍那殿、法堂、前方丈、方丈、坐禅室等,而在佛殿的东西两侧出现了库院与僧堂,正是所谓“山门朝佛殿,库院对僧堂”的格局。天童寺、万年寺也都在中轴线上设有山门、佛殿、法堂、方丈,而佛殿两侧是僧堂对库院。这可算是南宋禅宗寺院的典型格局。中轴线上的建筑主要是宗教礼仪性建筑,中轴两侧则更多的是僧人日常活动的建筑。本来僧舍散处在主体建筑之外,而这时建起僧堂,置于佛殿近旁,并与库院相对,提高了僧堂在建筑群中的地位。

    佛寺中的个体建筑

    山门:山门的形式多样,小型的如三开间的门屋,见于独乐寺、善化寺等。大型的常作成楼阁形式,可以与宫殿大门媲美,例如东京大相国寺山门、宁波天童寺山门,都是七开间、三层楼。 

    寺内的楼阁:寺内楼阁根据其使用情况而位置不同,随之规模也不相同。最小的是处于主轴线两侧的楼阁,如现存的善化寺普贤阁,两明层一暗层,单檐九脊顶,带平座、腰檐,开间仅三间。正定隆兴寺慈氏阁、转轮藏也不过是大三间的楼阁。但在中轴线上的楼阁就要高大得多,如辽宁义县奉国寺的正观音阁七间。正定隆兴寺大悲阁则面宽七间,进深五间,并前出抱厦五间,阁内现存佛像高21.3米,像下须弥座高2.35米,估计当年阁高约在37米左右,起码应为一座四层楼阁。这类楼阁现存实物只有独乐寺观音阁,这座楼阁在宋、辽、金时代虽不是最大的,但以其较科学的结构体系而延千年寿命,成为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楼阁建筑之一。

    僧堂:在南宋大寺院中,僧堂位置日益显赫,且体量加大,这不仅为了容纳更多的僧人,而且是禅宗一派的特色。例如浙江余杭径山寺在绍兴十年(1140年)曾建千僧阁,浙江县天童寺在绍兴二年至四年(1132~1134年)建大僧堂。堂中有佛像,僧人睡长连床,同时也是僧人坐禅的场所。元代以后,这种大僧堂屡遭火灾,到了明代便分化成禅堂、斋堂、僧寮了。大僧堂应属南宋时期大寺建筑的特殊类型。 

    罗汉院:宋、辽寺院中常有五百罗汉置于山门或楼阁之上。然而,宋代的净慈寺却不同,椐成寻《参天台五台山记》载,熙宁五年(1072年)该寺是以大佛殿和五百罗汉院为主体的一座寺院,罗汉院内有二石塔,高三丈许,九层,每重雕造五百罗汉,塔置于重阁之内。 

    回廊:这一时期寺院中,主体部分的殿宇周围,多有回廊环绕,如文献所记大奉国寺有“四圣贤洞一百二十间”,东京大相国寺主院四面有廊约三百间,余杭径山寺也是“宝殿中峙”,“长廊楼观”。在寺院遗址中,善化寺回廊基址清晰。在回廊中多绘有佛教故事壁画。

    编辑:陶平

    中国古建筑赏析(24)
    中国古建筑赏析(26)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