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音乐| 舞蹈| 书画| 古玩玉器| 建筑| 工艺|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音乐动态
  • 音乐理论
  • 古代乐器
  • 域外古典音乐
  • 名曲赏析
  • 音乐研究
  • 戏曲音乐及其他
  • 中国音乐名人
  • 古筝专辑
  • □ 同类热点 □
  • 世界十大经典名曲欣赏:《蓝色的多瑙河》
  • 世界十大经典名曲欣赏:《晨曲》
  • 世界十大经典名曲欣赏:《闲聊波尔卡》
  • 琵琶名曲《新翻羽调绿腰》介绍
  • 著名古曲《阳关三叠》
  • 浅释古曲《春江花月夜》
  • 世界十大经典名曲欣赏:《印度之歌》
  • 《二泉映月》与残缺美
  • 勾人魂魄叫人断肠的二胡名曲《二泉映月》
  • 中国十大古曲
  • 古琴名曲《幽兰操》品鉴
  • 著名的中国古曲《十面埋伏》
  • 世界十大经典名曲欣赏:《威尼斯狂欢节》
  • 世界十大经典名曲欣赏:《那不勒斯的塔兰泰拉舞曲》
  • 具有独特魅力的古琴曲 ——酒狂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艺术 >> 音乐 >> 名曲赏析
    黑尺八之恋

    发布时间: 2011/12/20 9:40:4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拙风文化网
    文字 〖 〗 )
    1. 世上最能打动我的,原是音乐,不是文字。

      不要奇怪,念文学念哲学读古怪学问的过份的我,对文字或语言的矫饰本性,一直抗拒地接受着。尝试诚实地写,一直是良心作家每刻提醒自己要谦虚的祷文。而像我这样不安份的女人,写了一辈子文字,庆幸还敢诚实地告诉你文字任性不诚实的陷阱,尤其是当她能成功打动作者和读者的时候。它是自我的産物,从来不够纯粹。既吸引也危险,不是终站。

      而我是糟糕地没得救地追求着纯粹的可能,所以,我宁愿相信音乐。

      曾经想过,我是爲寻找一把震撼我的声音而来此生的,所以,一直不依赖眼睛看世界。至于那声音到底是甚麽,是人声,是纯音乐,还是甚麽奇异的东西,我却不愿打开左脑让理性逻辑搞清楚。

      知道最好的音乐是甚麽吗?

      寂静。返回平静的音乐。

      因此喜欢「观音」两个字,不因爲它的佛性味道,而是它点中我的存在模态:看声音的流动。最好的音乐就是寂止,像琴音弹到一节的末端,把馀音凝住的纯粹空,完成音乐最丰满的禅定时候:那个似有还无的休止符。最美的音乐,跟独一无二的人声一样,超越了音符,带着感情,有它要说的话,冷静地沉默,孤独地激情,拒绝乐谱。

      音乐带给我疯狂和平静,适合激情地冷静的我。

      一九九四年,就在王菲唱「冷战」,黎明唱「哪有一天不想你」,Portishead出Dummy, Nirvana出Unplugged in New York,Radiohead 出The Bends那一年,我自闭地走进梦境一样,离奇地亲身爱抚了最不可思议的乐器:尺八。

      一把最嘶哑的声音,不,她并不是乐器,她就是声音。第一次听见是从黑泽明的《乱》开始,一个人瑟缩在漆黑的影院里,神经都给抽起了,非常震撼,天下竟有那麽凄美伤感的声音。那时还未知道替电影造音乐的武满彻。后来,我又从塔可夫斯基的《牺牲》中听到了。后来知道她的名字叫尺八,还知道卞之琳写过一首同名的诗。

      一直在寻找她。

      直至那一年,我一直暗暗爱着的他兴奋地说:「他终于回我了,说香港有个好老师,我们可以先跟他学习。」喜欢尺八是当时我和他之间最纯洁的诱惑。他比我积极,即管碰碰运气,先找到长居日本的美藉大师John Neptune的尺八CD,把心一横写信给他,问哪裡可以学尺八。没想过Neptune真的回信,给他另一个名家Reily Lee其中一个学生的联络方法,就是我们在香港的老师了。真走运得没话说。

      学尺八,真的想也没想过。第一次拜会老师,他便即席吹了一首《産安》的本曲给我们听,也是我们第一次共同分享尺八爲我们带来的私密喜悦。我只能微笑,怕暴露了情感会把梦吓走。梦境成真是可能的,却同时带给我不安。尺八把我们拉近了,和那时不可能相爱的他亲近,叫我多麽难受。记得一次课后,我是因爲那天优先面试大学博士班,反而觉得闷闷不乐,教授们那麽喜欢我,我却开始动摇了,想到其后四年还要呆在象牙塔内可能很快会枯死,正在犹豫是否应放弃博士班学位。我告诉他正困苦着,他默默的听,说:「陪妳走一段啊。」于是,我们由半山走落中环,路很短,静默却很长,像尺八的乐谱。沉默着,心很乱。走在他身旁的我,讨厌那时的自己。还是决绝地结束吧。我闷闷地说:「不如离开吧!」他小心温柔地问:「不想多走一会吗?」我不忍回答他。地铁内,他坐在我身旁,靠得很近很近,我的心快要跳出冷漠的车厢。他伸过手来把玩我包上的带,我承受着他的温柔,心动得可怕,怕他爱我,怕我不能爱他。九龙塘站我要转车,头也不回,再见也不说一声,狠狠地抛下他。我对爱的不诚实,不下于语言文字的本质。

      当然,故事的发展是,两年后我们庆幸可以放下自我,把爱连上了。

      至于尺八,我是放下了,他还继续学着,这种世上最艰难也最简单的奇妙乐器。套用武满彻的话:「尺八大师演奏时所追求的最根本的音,就是风吹过古竹林的声音。」一尺八吋长的特有日本「明竹」(madake),实现观风,观音的可能,是我目前能找到最打动的声音了。

      想起我很爱的,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中,柏木在月色下教暗恋他的主角「我」吹尺八的情节。三岛借尺八音乐展现绝对美的短暂和残缺,我却不能苟同。尺八的美不在绝对,而在纯粹。这也是我和三岛在美学上最大的分别。

      2. 要找一支适合自己的尺八并不容易,应该说十分困难。难是这种小东西并不易找,能找到的在质量方面一般都并不好。我现时拥有一支黑尺八,是从一个传奇的老人的收藏中买下的。他的名字叫Dan Mayers,是个绝顶聪明的犹太人,是我遇过最聪明的人之一:着名国际业馀象棋界高手,成功矿石商人,年轻时曾在美国国家原子能研究所工作的物理学家,柔道黑带,滑雪高手,能操流利四国语言,也是国际尺八学会的创会会长。据说他只懂吹一个音(所谓「一音成佛」),却迷上这种绝世的生物,毕生收藏了很多珍贵的尺八。那年他到香港,老师安排了他带一些适合我们的尺八来。那时我们用的尺八还是向老师借的。见他的前一夜,我就一直心里隐隐在梦呓:世上会有黑色的尺八吗?不敢想,因爲几近没可能,因爲世上没有黑色的竹,那就自然没有黑色的尺八了。第二天,心跳地走到他下榻的尖沙咀酒店房间,眼前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表情和脾性都怪怪的,随身带着价值连城的尺八。他看了我一眼,像看穿我一生的那种眼神,我有点到哈利波特巫术学校面试的感觉,而说真的,他的样子也颇有外国童话中那些懂法术的老伯伯。他不发一语,翻开箱子,掏出一支黑色的东西,说:「这个适合妳。」天,梦似乎出现得过早,怎麽可能?连老师也惊讶地说:「啊,这个一定适合她,她最爱黑。」老师细心地试了音,真的相当不错,低调的,颇难吹的个性,十分特别罕有。Dan Mayers平澹地说:「她在寺院里被香烛熏了十一年,所以顔色很深,看,很不错的竹子。」

      我生平第一支不可思议的尺八,是黑的。

      我花了一个多月的租金买了这枝不思议的罕有黑尺八,差点没钱出走了。一九九七年,我抛下一切离开香港浪荡英国时,就是两个箱子,一支黑尺八,带走曾经写过的一首诗其中两句:「只有离开,才是存在。」我不能告诉你我和她的关係是怎样的,远在言语外。尺八有一个低音跟地球的声音非常一致。我会在那低音里颤抖,像跟她做爱,非常非常的驿动。尺八声透过竹管慢慢进入我体内,我们共震,呼吸同一道气。天地此刻只有我跟它。突然跌坐感动到哭了,那是很安静很平和的震撼,存在体验的极限,就像,我和爱人做爱时曾经共感的刹那,太美好的sex experience,时间停止了,世界突然消失。我呆在里面,感到非常非常的幸福……

      二00一年,我和爱人到了Dan Mayers在英国南部Wadhurst的大屋,看过他的部份尺八收藏后,他说带我们到后园逛逛,原来是一个私人小树林,看他亲手种的尺八明竹。我们喝他亲手泡的绿茶,看到他会说中国话三字经粗口的已故妻子的照片。爱人从他的珍藏中买下一枝原始粗犷,罕有的二尺八吋巨型尺八,三千英镑买一支竹,我的天,大概是中了他魔法似的一句咒语:「每个人一生总会找到一枝爲自己造的尺八。」那是多麽不可思议的缘分,像找到另一半的奇迹。你有勇气和意志去相信的话,它将莫名奇妙地出现,起码,爲你一直的信念而专程向你说声「嗨,你好吗,辛苦了」。一生只要那麽动人地出现一次的缘分,已经足够,死而无憾。

      现今的尺八演奏多是日本雅乐或者近代作品。告诉你,你必须听过古典本曲,才算认识尺八。有机会,一定要听海童道的尺八本曲,是我听过最震撼的作品,也是塔可夫斯基《牺牲》的重要灵魂。

      至于John Neptune,二00五年夏天,第一次在香港现场欣赏他在尖沙咀小酒吧的演奏,心头涌现彷如昨天窝心的记忆,非常感动。 

      Neptune吹尺八已三十多年,除了爱,没有其他理由。世界级尺八大师的他没半点架子,音乐穿透他的身体散发仁爱的感染力,释放你怨恨伤感的执着,教你当下活在自爱他爱中,能治癒世俗的戾气。在日本一家老人院演奏时,他就曾令多年失落表情,对外界完全没有反应的老人突然开声起舞,叫护士感动到流泪。这就是尺八的力量,也是Neptune的力量。

      留港演出短短数天,他把唯一空閒的下午留给我们,无私地教授技巧分享心得。我旁边的中四小男生默默地听着。他家贫,为了学洞萧,把午饭钱省下来,好不容易跟名师学了一年,拿了校际音乐节洞萧和笛子演奏冠军。老师看到他的天份和热诚,借他一枝洞萧让他继续学,就因为他纯粹的坚持,爱着音乐。他也爱上尺八,特地跑来听Neptune。我悄悄问他为何爱洞萧,爱尺八,他不懂表达,大概也没有理由。「很喜欢吗?」他腼腆地点点头。

      纯粹的爱说不出理由,只有付出和追求。那个晚上,Neptune、日本的古筝大师、香港的首席唢呐演奏家、音乐系毕业的香港女孩、中四小男生、我、爱人和我们非常和祥的尺八老师,四种语言餐桌上穿梭溷转,毋需翻绎的,是对音乐大同的爱,纯粹的生命追求。

      我们都问人生有甚麽追求,爱是甚麽,鑽到男女关係中锁定,在道德行为上印证,从宗教道理中确认。但爱其实可以更纯粹:将打动自己的跟别人分享,像Neptune 的生命,像音乐的本质。他说:「不要想那麽多,进去就是了。」爱没有技巧,进去就是了。人生有追寻是有福的。那是甚麽并不重要,重要是你还敢背弃世俗去坚持,相信梦的可能。

    编辑:张兴兴

    心中流过《江河水》
    钢琴曲《二泉映月》的民族艺术特色探究(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