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音乐| 舞蹈| 书画| 古玩玉器| 建筑| 工艺|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音乐动态
  • 音乐理论
  • 古代乐器
  • 域外古典音乐
  • 名曲赏析
  • 音乐研究
  • 戏曲音乐及其他
  • 中国音乐名人
  • 古筝专辑
  • □ 同类热点 □
  • 中国传统音乐(一)
  • 中国传统音乐
  • “士无故不撤琴瑟”,琴和文人的不解之缘
  • 中国音乐概述
  • 《二泉映月》与残缺美
  • 中国古代音乐史
  • 朱载堉《乐律全书》
  • 中国民族器乐
  • 声乐器乐的全面发展(公元960—公元1911)
  • 谈板胡教学当中的音准,音程关系,指距关系
  • 钟鼓之乐(前16世纪—前221)
  • 中国古典音乐起源
  • 光辉的开端(史前时代—前16世纪)
  • 《阿姐鼓》与90年代文化
  • 曲项琵琶的传派及形制构造的发展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艺术 >> 音乐 >> 音乐理论
    《溪山琴况》的音乐美学思想(1)

    发布时间: 2016/11/29 0:10:3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溪山琴况》是明末虞山派琴家徐上瀛所作的琴论著作,在中国音乐美学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被称为中国古代音乐美学的第三个里程碑。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溪山琴况》成为当代音乐美学界和琴学界的热门研究对象,发表了不少研究论文,亦有相关论著问世。研究成果中,涉及的方面较为广泛,包括《溪山琴况》的文本注译解读、结构系统、成书过程、历史影响等诸多方面,但用力最多的还是对其音乐美学思想的研究。在这些方面,研究者往往各有自己的立论视角,或以某一概念(如“和”)来概括其主旨,或注意探析其内含着的哲学(儒道禅)基础,或致力于梳理美学思想的逻辑脉络和文本结构,还有的着眼于对当前音乐美学研究或乐器演奏方面的影响与意义,如此等等。①=1\*GB3笔者在反复研读《溪山琴况》的文本之余,一直试图将其内含的较为重要的音乐美学思想做一梳理,为读者提供一个较为系统的音乐美学思想清单。本文所写五个方面,就是一个粗浅的尝试,不求全面,也未充分展开,而只是从其重要性、独特性以及与当代的关联性入手所做的阐述。 
      一、“其所首重者,和也”——中和论 
      “和”是中国哲学和美学中的一个十分重要的范畴,其内涵也具有不同的方面。主要有:一是对立统一与差异统一,如晏婴的“济五味,和五声”、史伯的“和实生物,同则不继”等。二是适中、不过分,如“中和”“和而不流”等。三是各得其位,如君臣、父子、夫妇之和等。四是音的前后协调相连,如刘勰的“异音相从谓之和”等。中国古代哲学中“和”的内涵,几乎都在《溪山琴况》中得到运用和体现。
      《琴况》以“和”开篇,也以“和”为纲。它的以“和”为纲,体现在从具体的“器和”一直到最后的“乐和”。首先讲琴的“和”的功能:“稽古至圣,心通造化,德协神人,理一身之性情,以理天下人之性情,于是制之为琴。其所首重者,和也。”认 
      ①=1\*GB3这方面较为重要的有:吴钊《徐上瀛与〈溪山琴况〉》(1962)、《一篇出色的古典音乐美学论著——〈溪山琴况〉简介》(1981)、吴毓清《〈溪山琴况〉论旨的初步研究》(1985)、蔡仲德《〈溪山琴况〉试探》(1986)、修海林《〈溪山琴况〉的琴乐审美思想》(1989)、张清治《〈溪山琴况〉的大雅清音论——明徐上瀛的琴乐审美观》(1990)、孙佳宾《〈溪山琴况〉音乐美学思想研究》(1999)、王志成《〈溪山琴况〉的音乐美学思想》(2003)、刘承华《〈溪山琴况〉结构新论》(2004)、李美燕《徐谼〈溪山琴况〉中的儒道佛思想》(2005)、《徐谼〈溪山琴况〉中“和”况之美学意涵研究》(2005)、张法《〈溪山琴况〉美学思想体系之新解》(2007)、徐樑《文字与文字的背后——论〈溪山琴况〉之文本构成方式》(2013)、宋瑾《“自况”的行为方式及其求索——从〈溪山琴况〉谈起》(2015)、管建华《〈溪山琴况〉与“品味论”的文化哲学美学解读》(2015)。 
      为琴能够通达神明,协调人心,实现人与自然、社会的和谐。接着解释什么叫“和”,认为“和也者,其众音之窽会,而优柔平中之橐籥乎”,即不同音之间的有序与协调,是音乐优雅柔和的关键。然后分别讲述“器和”与“乐和”。“器和”靠调弦,主要有“散和”“按和”与“泛和”三种调弦方法。“器和”是一切“和”的基础,只有在“器和”的前提下,才谈得上“乐和”;只有“乐和”了,才能实现其和谐万物的功能。所以,“和”况中的主体部分即是“乐和”。 
      《琴况》中的“乐和”主要有三个环节,也是演奏论上的三个层次。首先是“弦与指和”:“夫弦有性,欲顺而忌逆,欲实而忌虚。……故指下过弦,慎勿松起,弦上递指,尤欲无迹,往来动宕,恰如胶漆,则弦与指和矣。”这里讲的是取音,强调琴的演奏要顺随弦之性,使音自然流畅。其次是“指与音和”:“音有律,或在徽,或不在徽,固有分数以定位,若混而不明,和于何出?”是说左手取音音位要准,此处之“和”即为“各得其位”,即各音都在其固有之位,不偏不失。“篇中有度,句中有候,字中有肯,音理甚微。若紊而无序,和又何生?”不仅音高要准确,而且要轻重疾徐,处理均有分寸。此处之“和”即为“异音相从”,是将不同的音前后相续,自然得体,不突不兀。然后再辅以适当的技法处理,“细辨其吟猱以叶之,绰注以适之,轻重缓急以节之”,使其“婉转成韵,曲得其情”,是说对弹奏的音调还要加以吟猱绰注等各种技法的美化,使音乐婉转动听。这一层讲的是音乐性,即下指取音不仅要自然流畅,而且要轻重疾徐,变化有致,使音乐婉转成韵,产生“乐感”。最后是“音与意和”:“音从意转,意先乎音,音随乎意,将众妙归焉。”音意关系,意先音后,意主音从,音服务于意。但是,意又总是通过音才得到表现的。“故欲用其意,必先练其音;练其音,后能洽其意。……此皆以音之精义,而应乎意之深微也。”音一旦与意相结合,则会产生奇妙的效果:“其有得之弦外者,与山相映发,而巍巍影现;与水相涵濡,而洋洋徜恍。暑可变也,虚堂疑雪;寒可回也,草阁流春。其无尽藏,不可思议,则音与意合,莫知其然而然矣。”这里讲的是音意关系,此意既是音乐表现的内容,也是演奏者所具有的精神状态,它们都直接关系到音乐的成败。弹琴需先有“深微”之意,又要“性情中和”,然后才能使音乐有高致,有韵味。这方面的要点,便是“得之弦外”,即要表现音响之外的自然和人生;而其表现的最高境界,便是“莫知其然而然”的自然状态,即非表现的表现状态,非演奏的演奏状态,也就是琴乐演奏的“道”的境界。总之,“和”的基本精神是“优柔平中”,它要求演奏者“以性情中和相遇”,做到“神闲气静,蔼然醉心”,能够上接“大音希声”之古道,最终实现“弦、指、音、意”的完美结合。
    编辑:秋痕

    试谈孔子乐教思想与现代音乐教育的传承关系(2)
    《溪山琴况》的音乐美学思想(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