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音乐| 舞蹈| 书画| 古玩玉器| 建筑| 工艺|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音乐动态
  • 音乐理论
  • 古代乐器
  • 域外古典音乐
  • 名曲赏析
  • 音乐研究
  • 戏曲音乐及其他
  • 中国音乐名人
  • 古筝专辑
  • □ 同类热点 □
  • 中国传统音乐(一)
  • 中国传统音乐
  • “士无故不撤琴瑟”,琴和文人的不解之缘
  • 中国音乐概述
  • 《二泉映月》与残缺美
  • 中国古代音乐史
  • 朱载堉《乐律全书》
  • 中国民族器乐
  • 声乐器乐的全面发展(公元960—公元1911)
  • 谈板胡教学当中的音准,音程关系,指距关系
  • 钟鼓之乐(前16世纪—前221)
  • 中国古典音乐起源
  • 光辉的开端(史前时代—前16世纪)
  • 《阿姐鼓》与90年代文化
  • 曲项琵琶的传派及形制构造的发展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艺术 >> 音乐 >> 音乐理论
    《溪山琴况》的音乐美学思想(2)

    发布时间: 2016/11/29 0:10:3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和”的这一思想贯穿在全篇之中。在风格论①=1\*GB3的“古”况中,它推崇的是“正直和雅,合于律吕”的“正声”,指出这种琴音是“渊乎大雅”“宽裕温庞”“淡而会心”,其产生方法是“黄钟以生之,中正以平之”。这正、雅、平便是“和”所赖以产生的基本原则,其温庞、宽裕、会心又正是“和”的美感效果。同样,“淡”是“翛翛自得”“舍媚而还淳”;“恬”是“君子之质,冲然有德之养”;“逸”是“雍容平淡”“安闲自如”,也都是“和”的产物,体现着“和”的精神。 
      ①=1\*GB3拙文《〈溪山琴况〉结构新论》曾将24况分为要素(本体)论(和、静、清、远)、风格论(古、淡、恬、逸、雅)、音色论(丽、亮、采、洁、润)和技法论(圆、坚、宏、细、溜、健、轻、重、迟、速)四个部分,载《音乐与表演》2004年第2期。 
      相比之下,“和”在技法论中的体现更为集中和突出。技法论共有五对范畴,两对是辅助关系,三对是对立关系。但无论是哪种关系,《溪山琴况》对它们的处理体现的都是“和”,即取中用和的原则。“圆”强调的是适中:“不足则音亏缺,大过则音支离”,而应该“不少不多”,“获中和之用”。“坚”则是对“圆”的补充,以避免“抚弦柔懦,声出萎靡”;“坚以劲合”,才能“既得体势之美,不爽文质之宜”,体现的也是中和之道。“溜”和“健”,前者是“治涩之法”,后者是“导滞之砭”。既要治其滞涩不灵活之病,又要能够“筋力运使”。“健”讲指法坚实有力,但又强调要“于从容闲雅中”实现。技法论中的另三对范畴均是由两个互相矛盾的概念组成的,直接体现了对立统一、取中求和的原则。“宏”与“细”,则强调“宏大而遗细小,则其情未至;细小而失宏大,则其意不舒”,主张“宏细互用”。“轻”与“重”也是将“不轻不重”作为“中和之音”,认为“轻不浮,轻中之中和也;重不煞,重中之中和也”。并进一步指出:轻重只是“中和之变音”,而决定轻重的正是“中和之正音”。“迟”与“速”则提出“迟为速之纲,速为迟之纪,尝相间错而不离”的观点,强调“小速”而“不伤速中之雅度”,“大速”而又有“依然安闲之气象”,体现的也同样是“和”的思想。这里的“和”,既有对立和差异统一的思想,又有适中、有节制、不过分的意思。 
      二、“清者,大雅之原本”——清音论 
      《溪山琴况》的清音思想在“清”况中表现得最为集中。首先,《琴况》确立了“清”在琴乐中的特别地位:“清者,大雅之原本,而为声音之主宰。”“清”主要是指音,音要清,就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即所谓“地不僻则不清,琴不实则不清,弦不洁则不清,心不静则不清,气不肃则不清”,涉及到环境、乐器和人等诸多方面。“清”况的主体部分是讲演奏中的“清”。它又分为两类:一是“指上之清”,即从技法运用上的“清”,共分为“清音”和“清骨”两个阶段。“清音”阶段是“指求其劲,按求其实,则清音始出;手不下徽,弹不柔懦,则清音并发;而又挑必甲尖,弦必悬落,则清音益妙”,这是练指之法,前者是左手按弦之法,后两者则是右手弹弦之法,总体上是要求出音清晰、清亮、清脆、清润。练指而至于极致时,则臻于“清骨”阶段,即进入“两手如鸾凤和鸣,不染纤毫浊气;厝指如敲金戛石,傍弦绝无客声”的境界。这是超乎技法而进入化境的标志,是不思清音而清音自发的圆熟状态。二是“曲调之清”,即“清调”。“指上之清”是从音响而言,“曲调之清”则是就音乐而言,是指音乐进行的清晰、连贯,有内在张力。“清调”“最忌连连弹去,亟亟求完,但欲热闹娱耳,不知意趣何在”,就是说,所弹奏的音乐要起伏有致,从容而有节奏,乐思清晰、完整。从实质上讲,“清调”根源于人的胸次和对乐曲的深入、准确的领会,所以,弹奏时“必以贞、静、宏、远为度,然后按以气候,从容婉转”,即应随着乐情的变化而缓急有度,做到章句分明,音调疏越。只有这样,“清调”才会显示出独特的美感效应,一如“澄然秋潭,皎然寒月,湱然山涛,幽然谷应”,真可以“令人心骨俱冷,体气欲仙”,让人体味到一种冷艳脱俗之美。 
      “清”不仅集中体现在“清”况中,在其他各况中也有所体现,如“和”况中有“渊深在中,清光发外”;“淡”况中有“清泉白石,皓月疏风”“清风入弦,绝去炎嚣”;“逸”况中有“道人弹琴,琴不清亦清”;“雅”况有中“修其清静贞正”;“坚”况有中“清响如击金石”“右指亦必欲清劲”;“健”况中有“右则发清冽之响”“藏健于清也”;“轻”况中也有“唯清之中,不爽清实”“种种意趣,皆贵清实中得之”,如此等等。但是,表述“清”的思想最为集中的还是在音色论中,因为“清”本身就是针对“音”而提出的。例如“丽”是“于清静中发为美音”“具有冰雪之姿”;“亮”是“左右手指既造就清实”,是“清后取亮,亮发清中”;“采”是“清以生亮,亮以生采”,不能“越清亮而即欲求采”。“洁”也以“清”为本,强调修指要“严净”,强调弹琴应“以清虚为体,素质为用”,做到“一尘不染,一滓不留”。“润”也体现着“清”,因为“润”正生于“清”,而去其“浮躁”“繁响”“杂”,正是为了音“清”。 
      崇尚“清音”是中国古代音乐美学的一个深远传统。就琴乐而言,尚“清”亦渊源久远。荀子《乐论》:“清明象天,其广大象地。……乐行而志清,礼修而行成。”桓谭《琴道》:“禹乃援琴作操,其声清以益,潺潺湲湲,志在深河。”“舜操其声清以微,微子操其声清以淳。”蔡邕《琴赋》:“清声发兮五音举。”嵇康《琴赋》:“激清响以赴会,何弦歌之绸缪。”“若乃闲舒都雅,洪纤有宜,清和条昶。”“器和故响逸,张急故声清。”常建《江上琴兴》:“江上调玉琴,一弦一清心。”李勉《琴记》:“夫用指又须甲肉相兼,则其声清利。”白居易《夜琴》:“蜀桐木性实,楚丝音韵清。”《清夜琴兴》:“清冷由本性,恬淡随人心。”《弹秋思》:“信意闲弹《秋思》时,调清声直韵疏迟。”陈拙《琴说》:“夫弹琴以和畅为事,清雅为本。”沈括:“予曾见唐初路氏琴,木皆枯朽,殆不胜指,而其声愈清。”范仲淹《与唐处士书》:“公曰:‘清厉而静,和润而远。’”苏轼《听贤师琴》:“大弦春温和且平,小弦廉折亮以清。”刘籍《琴议篇》:“神思幽深,声韵清越。”田芝翁《弹琴有七要》:“琴有九德:奇、古、透、润、静、匀、圆、清、芳。”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编辑:秋痕

    《溪山琴况》的音乐美学思想(1)
    《溪山琴况》的音乐美学思想(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