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音乐| 舞蹈| 书画| 古玩玉器| 建筑| 工艺|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青铜
  • 玉器
  • 其他
  • □ 同类热点 □
  • 第四套人民币身价大变 80版50元收藏正当时
  • 如何鉴赏和鉴别中国水墨画?
  • 景泰蓝的历史及工艺
  • 中国古代的计时器具
  • 田黄石之鉴赏
  • 古钱的钱文与形制
  • 谈谈古玩如何作假
  • 羊脂玉为什么价值昂贵?
  • 古董钟表收藏如何断代
  • 钟表:历经岁月见证变迁 让时间变成了古董
  • 古玩市场进入“黄金时代”
  • 中国古玺的起源及其发展
  • 宣和通宝
  • 各朝代佛造像有什么样的时代特征(2)
  • 北京的景泰蓝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艺术 >> 古玩玉器 >> 其他
    慧心别有慧眼知

    发布时间: 2017/3/24 1:11:2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北京晚报
    文字 〖 〗 )
    本是不大喜欢明朝故事的,以为在人是人非问题上纠缠过甚。这或许是因经历了蒙古一代的搅局,诸多汉文化的标准发生变异,需要再次整理的缘故。其实,整理也未必一定就要用人与人之间激烈斗争的方式来完成。当然,从政权的角度看,不斗可能不行,诚如京剧《二进宫》的台词说云,“江山只有争斗,焉有禅让之理”!若自庶民的立场来看,那却是张伯驹所愿的,“长希一往升平世,物我同春共万旬”了。政权的活动,见诸《明史》;平民百姓的心事,虽然未有多少文字的记录,我们却能从那些文人雅士、能工巧匠们留下的作品中读得出来。 

        文人雅士的,曾为五四前贤大加阐述,可以无须再添足了。能工巧匠的作品,如永宣剔红、如宣德炉、如青花瓷、如成化窑,愚以为成就并不逊于明之书画散文昆曲。惜此一类我先民之特别记录,一方面被其较高的拍卖市场价格引走今人之关注,重其经济价值而轻其人文价值;一方面又总被强调其御用色彩,仿佛这些器物显示的只是皇帝的趣味,忽略了个中匠人的创造。 

        忽略匠人的创造,这又不是今人独有的弊病,事实上依然是所谓古已有之。仅以青花言之,瀚海保利嘉德诸拍卖行皆不乏佳制,遗憾的是,我们只是能断定年代,关于作者的情况则基本就是无知的。比较而言,明代恰还算是肯于重视匠人的,太祖朝即宣布废除元代工奴制度,且减少匠人服役时间,准其服官役外自由经营。永乐帝设立果园厂制作雕漆,给予匠人以公务员待遇。正因明帝之能宽大匠人,此亦明之一大善政,由此得来有明一代之手工业空前发展。如果允许略带些忽悠成分的说法,北京城未尝不是工匠的一件巨大艺术品——主持北京建设的蒯祥,便是一位木匠出身的高官,然而这份功劳在民间传说里被老道刘伯温轻而易举地拿走了。同样在明朝对匠人的宽松气氛下,黄成、扬明前所未有地以匠人身份完成了《髹饰录》,经近人朱启钤王世襄绍介,乃成制作研究漆器的首要专著。 

        我最近数年,因为与坂东玉三郎一起制作中日版昆曲《牡丹亭》的缘故,在原著上颇用了些工夫,方才感觉到历代演员的创造实不减汤显祖。作为昆曲经典的《牡丹亭》,应是剧作者与演剧者的共有作品。读《髹饰录》,我也倍感匠人在种种工序中的苦辛与苦心。若单从一个欣赏者出发来品评,无论情趣是何等高雅,总是难体味其中三昧的。更为准确地讲,是欣赏会留有死角。 

        以往多读的是《长物志》、《遵生八笺》,现在补上《髹饰录》一课,对我实在是有莫大启发。因此我也发现,长期未被注意的还有琉璃厂的那些行内的专家们。坦诚地说,我即便补了《髹饰录》的课,遇到剔红、剔黑,仍是含糊着断不出个究竟。我的琉璃厂朋友马战盈君,东西未及过手,先已一语断定。揣摩其好大能耐,对匠人及工序之熟悉,当是马君看家法宝之一。他如同亲见过匠人们的一双双巧手。感慨之余,我以一绝写赠马君,诗云:“厂制终须赖厂识,慧心别有慧眼知,海王村里多神话,瓷杂舆论瞻马师”。倘若如马战盈君辈,能自他们的心得写一本《长物志》,对于我们进一步认知先代匠人创作时之得失寸心,必当另有帮助。靳飞
    编辑:秋痕

    "望诸君"玉印(明)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