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音乐| 舞蹈| 书画| 古玩玉器| 建筑| 工艺|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舞蹈理论
  • 古代舞蹈
  • 舞蹈作品
  • 民族舞蹈
  • 舞蹈名家
  • 舞蹈新闻及其他
  • □ 同类热点 □
  • 工艺精品,汉风长存
  • 秦始皇与“角抵”
  • 中国舞蹈节概述
  • 凯莉米洛10年后再访沪 热舞展示性感风情(图)
  • 残肢舞侣寻梦央视 独臂女单腿男参舞大赛
  • 北京舞蹈学院大型中国舞剧《唐琬》即将公演
  • 五代十国时期的舞蹈艺术
  • “丝绸之路”的乐舞交流及影响
  • 白银敲响黄河战鼓
  • 中国舞蹈
  • 新编舞蹈舞动的《清明上河图》欣赏
  • 《藏谜》将演 杨丽萍:一棵长在土地里的树
  • 赣南采茶戏的美丽传奇
  • 全国舞蹈大赛举行 湖南百余书画家祭炎陵
  • 爱尔兰踢踏舞《舞之韵》加演(图)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艺术 >> 舞蹈 >> 舞蹈新闻及其他
    《藏谜》将演 杨丽萍:一棵长在土地里的树

    发布时间: 2007/9/29 9:42:0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东方早报》
    文字 〖 〗 )

     她是中国民族舞蹈的标志性人物,她的名字因孔雀舞而家喻户晓。

        继《云南映象》之后,杨丽萍又一部原生态歌舞《藏谜》将于下月22、23日在上海大剧院演出。近日来沪的杨丽萍,一身夸张的民族服饰,黑布绣花坎肩,大红大绿的平底布鞋,两个垂肩的圆锥形银耳环,随着她的一举一动,丁当作响,清瘦依然。

        听杨丽萍讲话,感觉“痛,并快乐着”———原来这世上还有人如此安身立命,过着自己喜欢的洒脱生活;而她以淡淡语气描述的生活氛围又让人不免心酸:我们永远成不了她那样,即便我们像很多人那样一次次地游西藏、去云南,但终归不是一棵“长在土地里的树”。

        跟着蚂蚁学跳舞

        杨丽萍11岁前生活在云南大理,小时候就是一普通小孩,从记事起就爱上跳舞,跳舞本来也是白族人的生活方式。“所以说,这比其他人在舞蹈学校学的时间要长多了。”杨丽萍跟着父辈跳,而不是老师教,“你可以跟一朵白云学,可以观察一只小蚂蚁看它们怎么动,还有蜻蜓点水啊、孔雀开屏,多着呢!”

        从小的创作欲望,显现在她对动植物的模仿上。“你看向日葵升起来是这样,然后是这样、这样。”说着,杨丽萍伸出纤长的手指,比画出向日葵行走的路线,沉浸在肢体带来的感觉当中。
        因为所有舞蹈都是自己有感而发,自行编排,所以就算后来进入了歌舞团,她仍拒绝接受正规训练。“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不训练,不领营养费就不会有压力了。我不在意别人的评价,就像你不能强求一棵树去说话,就算拿一把刀去砍,它也不会说话。”

        “今天进团,明天就上台演出。”说起来云淡风轻,但未经雕琢的乡下姑娘确实凭借《孔雀舞》一路火到了国外,专家说她的舞蹈有特色,别人学不来。她笑笑告诉早报记者:“就像你的习惯动作要别人来学也是很难的,这并不等于你有多高明。我不认为舞蹈是事业,它是一种语言,因为用嘴巴讲,可能表达不清。”

        “原生态”是种态度

        自从杨丽萍主创的《云南映象》红遍大江南北之后,“原生态”这个词就开始泛滥。她告诉记者:“我们讲原生态,不是说把几个民间的原始舞蹈搬到舞台上就是生态。生态是一个人对生活、对生命、对自然的态度。”

        “有的人觉得老虎不吃羊、羊不吃草、草不吃泥土就是生态。天然的生态是要你生活得和谐。原生态它一定是你吃饱了,才有力气去跳舞。像我们以舞蹈为生的人,把舞蹈编好了,能有市场,生存下来,让演员的孩子上学,有收入了再来跳舞。”

        对于越来越多的游客青睐云南、西藏,杨丽萍说:“他们不知道、不认识,现在有一些藏族歌舞变了样,失去了原意,乱了。很多地方的藏民开始挖虫草、搞房地产、破坏生态,铁路也修到他们家门口了,他们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吗?他们也会受干扰,也在盲目地想外面的东西会更好。我们在舞蹈里增加一些细节,就是表述这种现象。”

        杨丽萍一路从旅游破坏生态讲到大自然的生态平衡,当记者问她“担心自己变老吗?”她干脆地回答:“问藏族人去———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不是担心,是不惧怕生死。我喜欢观察生活,对自己没有太多在意,也从来不担心自己不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就像向日葵从来不担心太阳会照不到自己身上。”

        生来不会绕圈圈

        据说在《藏谜》排练的时候,订单就已经满天飞了。而在合成彩排的时候,观众就已经涌进场子来。1500个人的剧场,塞进了2500人。自8月首演以来,杨丽萍不得不满天飞。上午还在宁波演出,下午就飞来上海做宣传,紧接着又要赶回宁波。当被问到是不是特别辛苦,她灿烂地一笑:“都是别人在说我辛苦,我可从未觉得。就像有的游客看到藏民三步一叩头,从家乡出发花三年去朝圣,觉得他们是神经病,但是藏民反而觉得这些游客晃来晃去,没有信仰很可悲。各得其所吧。”

        《藏谜》宣传册上,杨丽萍红衣蓝裤抱着一只小羊羔,坐在草原上,遥望远方,背后是洁白的云朵。和藏民相处一年半来,这个白族的孔雀公主,与藏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藏族人从血液上就认为生死是一件自然的事。他们不会绕圈圈,始终站在起点上,也在那终点上。这并不等于他们有多高傲,而只是一种认知。我也一直在那个点上。不是我有了悟性,然后再找一个特别好的地方去生长。大彻大悟是个太麻烦的过程。我本来就是一棵长在土地里的树,土地就是我的本质,我不会思考太多。”

    编辑:秋痕

    国家大剧院迎来首场试演
    传承民族文化 创新杂技艺术 形成全新品牌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