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诸子| 两汉经学| 魏晋玄学|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宋明理学| 明清哲学| 相关研究|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先秦诸子
  • 两汉经学
  • 魏晋玄学
  •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 宋明理学
  • 明清哲学
  • 相关研究
  •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 □ 同类热点 □
  • 心学大师 王守仁
  • 仁学
  • 明夷待访录
  • 明夷待访录 黄宗羲
  • 清代儒学
  • 清学开山 顾炎武
  • 经学畸人 廖平
  • 明清哲学家:王夫之
  • 孟子字义疏证
  • 崔述与清代疑古儒学
  • 清代经学兴盛的原因
  • 乾嘉汉学的前驱
  • 颜李学派
  • 叔世硕儒 戴震
  • 明清哲學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哲学 >> 明清哲学
    刘宗周和晚明儒学 (二)

    发布时间: 2018/7/6 0:19:2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网
    文字 〖 〗 )


    总之,从丙寅始读阳明文集到乙酉殉难前改定《人谱》,刘宗周对王学的态度经历了一个变化过程。这正如其门人董瑒所说:“先生于阳明之学凡三变,始疑之、中信之、终而辨难不遗余力。始疑之,以其近禅也;中信之,信其为圣学也;终而辨难不遗余力,谓其言良知,以《孟子》合《大学》,专在念起念灭用工夫,而于知止一关全未堪入,失之粗且浅也。夫惟有所疑然后有所信;夫惟信之笃,故辨之切,而世之竞以玄妙称阳明者,乌足以知阳明也哉?”(22)此一对王学由疑而信而批评,乃至修正的过程,正与其逐渐形成起自己以慎独为宗旨的心学思想体系,并因之而成为独具个性的儒学宗师的过程相符应。

    二、刘宗周与泰州王学

     

    泰州王艮(1483—1541),字汝止,号心斋,是位出身盐丁的平民儒者。他曾就学王门,接受阳明心学的熏陶。阳明在世时,他即已时时不满师教,显露出自己的思想个性;阳明殁后,他不仅形成、发展起以“百姓日用之道”、“安身立本”的格物论为主要内容的思想体系,而且更自立门户,开创了泰州学派。这是一个颇具战斗精神和“异端”色彩的平民儒家学派,其学是与官方儒学和士绅儒学相异趣的平民儒学(23)。

    刘宗周与泰州王学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他对泰州后学多有指责,并曾与之展开过激烈论辩,这是治蕺山之学者耳熟能详的事实。但他又同泰州王学有着内在的思想联系。譬如,王艮曾提出修身工夫只在慎独说,曰:“既知吾身是个本,只是毋自欺,真真实实在自己身上用工夫,如恶恶臭,如好好色,略无纤毫假借、自是自满之心,是谓自谦,即《中庸》‘敦厚以崇礼’者也。谦者,无不慊慊者未必能谦也,然工夫只在慎独而已,‘不怨天,不尤人’,‘下学上达’,‘知我者其天乎’,如此而慎独,则心广体胖身安也。”(24)其门人王栋伸张师说,认为“慎独”与“诚意”密不可分,二者之间存在着一而二、二而一的体用关系。他说:“诚意工夫在慎独。独即意之别名,慎即诚之用力者耳。意是心之主宰,以其寂然不动之处,单单有个不虑而知的灵体,自作主张、自生自化,故举而名之曰独。少间,搀有以见闻才识之能、情感利害之便,则有所谓商量倚靠,不得谓之独矣。世云独知,此中固是离知不得,然谓此个独处,自然有知则可谓独;我自知而不及知,则独字虚而知字实,恐非圣贤之立言之精意也。知诚意之为慎独,则知用力于动念后者,悉无及矣。故独在《中庸》谓之不睹不闻;慎在《中庸》谓之戒慎恐惧,故慎本严敬而不可懈怠之谓,非察私而防谷得也。”(25)泰州三传罗汝芳讲“慎独是诚意时事”,谓:“《大学》分明说‘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今观慎独是诚意时事,则致知当在诚意先也。”(26)曾经读过罗汝芳的著作,又对泰州王学“格物”说颇有称许,以为“后儒格物之说,当以淮南为正”(27)的刘宗周,以“诚意”明“慎独”,说:“《大学》之道,诚意而已矣;诚意之功,慎独而已矣。意也者,至善归宿之地,其为物不二,故曰独。……惟于意字不明,故并于独字不明,遂使格、致、诚、正俱无着落,修、齐、治、平递失原委。……夫道一而已矣,学亦一而已矣。《大学》之道,慎独而已矣;《中庸》之道,慎独而已矣;《语》、《孟》‘六经’之道,慎独而已矣。慎独,而天下能事毕矣。”(28)应该说,他的这种思想受到泰州学派的影响。其门人董瑒、黄宗羲注意到宗周与泰州王学在此问题上的认识相同之处,但不予深究,只是以刘氏“未尝见泰州之书”为由,断定二者之间的相同只是“恰合”(或“不谋而合”)。这自然没能将泰州王学视为刘宗周学说思想的理论来派之一(29)。

    “淮南格物”论的影响之外,刘宗周思想还有一个与泰州学派的平民儒学非常重要的相似之处,即其所倡圣、凡本无别的平等观。泰州一脉平民儒者大多主张“圣人亦人也,我亦人也”的人类先天平等原则,如王艮虽然承认圣、愚之别,但他把这种区别归绳索为知识上的“先知”与“后知”(或“先觉”与“后觉”)的区别,说:“夫良知即性,性焉安焉之谓圣;知不善之动,面临昨焉执焉之谓贤。惟‘百姓日用而不知’,故曰‘以先知觉后知’。一知一觉,无余蕴矣。此孔子学不厌而教不倦,合内外之道也。”(30)刘宗周也提出“非以圣凡歧”的观点。他认为,人必须自重自信、自尊自贵,“须信我辈人人是个人人,便是圣人之人。圣人人人可做,于此信得及,方是良知孔眼”,说:“学者第一义在先开见地,合下见得在我者,是堂堂地做个人,不与禽兽伍,何等至尊至贵!盖天之所以与我者如此,而非以圣凡歧也。圣人亦人,尔学以完具其所以为人即圣矣。偶自亏欠,故成凡夫,以我偶自亏欠之人,而遂谓生而非圣人可乎?”(31)他还认为君子、小人“其先本无所异,其后无不可同,只因习心沾滞,将圣贤地位让予别人,自甘流俗,所以愈趋愈远,说圣贤二字便俯首不肯下手承当,岂知下手承当便是圣贤地位?”(32)刘宗周这一思想固然是对孟子“人皆可以为尧舜”论和宋儒“圣人可学而至”观的发展,也受到王阳明“人胸中各有个圣人”(33)之论的影响,但其同泰州王学所论的相似还是显而易见的(34)。

    当然,属于正统官绅儒学的蕺山之学与泰州学派的平民儒学有着本质区别,如王艮不主张学者做官,认为仕禄会害身,说:“仕以为禄也,或至于害身,仕而害身,于禄也何有?仕以行道也,或至于害身,仕而害身,于道也何有?”(35)他不仅自己终生不仕,而且还不许其诸子参加科举考试。受其影响,泰州后学中持同官方不合作态度者不乏其人。如韩贞以村民野老成圣为荣,而以列居衣冠为耻,曾赋诗曰:“一条道路与天通,只在寻常百姓中。静来观空空亦物,无心应物物还空。固知野老能成圣,谁道江鱼不化龙?自是不修修便得,愚夫尧舜本来同。”(36)何心隐也是位终和不仕而具“异端”性格的平民儒者,李贽则为保持自己独立的人格尊严而率然退出官场。但刘宗周反对泰州学派的这种思想主张和处世方式。他基于儒家传统的入世情怀,认为学人不仅不应舍弃举业,而且还应以科名和事功报效君国。他说:“既为儒者,若定要弃去举业为圣学,便是异端。只要体堪成为举业,念头从何起见:若从君国上起见便是天理,若从荣见上起见便是私欲。正为平日学问不明,荣进之念消除不尽。”(37)他这里斥责为“异端”的“弃去举业为圣学者”,所指正是泰州平民儒者。

    刘宗周鄙视泰州儒者的平民习气,讥刺道:“鳝鳅之类,与波出入,人得而量之,小人之道也与?”(38)这是针对王艮而发的。王艮曾撰《鳅鳝赋》,形容缸中之鳝,复压缠绕,奄奄若死,而其中有条泥鳅极为活跃:“其鳝因鳅,得以转身通气,而有生意。”(39)他借缸鳝形容平民百姓遭受压抑的生存状况,而自居为“鳅”,并将之喻为神龙,这实际是以“救世之仁”的教主自况,表现出平民儒者的宗教狂想和救世理想。自刘宗周视之,这显然是不合经传的“小人之道”。至于对“掀翻天地”,“非名教之所能羁络”(40)的泰州后学,如颜钧、罗汝芳、何心隐、李贽等,宗周的目光更为严厉,斥之为“末流衍蔓,浸为小人之无忌惮”(41)。这样,清毅的蕺山就不仅坚守着正宗儒学立场,而且还散发出士绅特有的傲慢之气。

    编辑:辛向前

    刘宗周和晚明儒学(一)
    刘宗周和晚明儒学 (三)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