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诸子| 两汉经学| 魏晋玄学|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宋明理学| 明清哲学| 相关研究|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先秦诸子
  • 两汉经学
  • 魏晋玄学
  •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 宋明理学
  • 明清哲学
  • 相关研究
  •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 □ 同类热点 □
  • 向秀、郭象着《庄子注》
  • 颜之推着《颜氏家训》
  • 郭象庄子注选文
  • 文心雕龙校订本
  • 颜氏家训
  • 老子指略
  • 周易略例
  • 论语释疑
  • 少年奇才 王弼
  • 儒学的玄学化
  • 人物志
  • 僧肇着《肇论》
  • 王弼
  • 范缜神灭论
  • 嵇康简介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哲学 >> 魏晋玄学
    何晏的《道论》“《无名论》的玄学思想(2)

    发布时间: 2012/1/5 9:33:4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光明网
    文字 〖 〗 )
    《无名论》接着说: 
      此比于无所有,故皆有所有矣。而于有所有之中,当与无所有相从,而与夫有所有者不同。同类无远而相应,异类无近而不相违。譬如阴中之阳,阳中之阴,各以物类,自相求从。夏日为阳,而夕夜远与冬日共为阴;冬日为阴,而朝昼远与夏日同为阳;皆异于近而同于远也。详此异同,而后无名之论可知矣。凡所以至于此者何哉?夫道者,惟无所有者也。自天地已来,皆有所有矣。然犹谓之道者,以其能复用无所有也。故虽处有名之域而没其无名之象,由以在阳之远体,而忘其自有阴之远类也。 
      这段话的大意是说,“无”是不可言说的。因为言说就是用概念把握事物的规定性,而 “无”是没有什么规定性可以把握的。“无”一经言说就变成了“有”而不再是“无”,因为它已被概念赋予了规定性。圣人用“道”和“大”等概念来称呼本来不可称呼的“无”,实际上已经将“无”变成了“有”。圣人所称道的 “无”与“无”的原型相比虽然变成了“有”,但这种“有”与通常的“有”,是在性质上不同的另一类“有”,它是与“无”相通并直接体现“无”的“有”,正如阴中之阳具有阳的性质一样。何晏认为,在属于“有”的事物中,不仅人们所称呼的“无”体现了“无”,而且还有一些其他的具体事物如水(其性柔弱形体不定)和毂(车轮中心可插轴的空处)等也具有无的性质。 
      《无名论》最后说: 
      夏侯玄曰:“天地以自然运,圣人以自然用。”自然者,道也。道本无名,故老氏曰“强为之名”,仲尼称“尧荡荡无能名焉”,下云“巍巍成功”,则强为之名,取世所知而称耳。岂有名而更当云无能名焉者邪?夫唯无名,故可得遍以天下之名名之,然岂其名也哉!惟此足喻而终莫悟,是观泰山崇崛而谓元气不浩芒者也。 
      在这里,何晏以夏侯玄的“天地以自然运,圣人以自然用”作为《无名论》的中心命题,仍是在强调“无”的重要性。而其文义又呼应了首段,再次说明道是无法具体言说的,并再举老子、孔子之言来证明。在此孔、老并举,似乎隐含了儒道会通之用意。 
      这里所讨论的《无名论》,已非纯粹道家的观点。首先,何晏把名与誉相联系,认为被人所赞颂,就是有名,反之就是无名。这里的“名”已与《道德经》中的“名”有了距离。其次,他强调“无名为道,无誉为大”,并以此为桥梁,把无名与有名沟通起来。他认为,圣人的德业至高无上,无名可以称谓,无词可以赞颂。称谓无名叫作“道”,赞颂无词叫作“大”。这样一来,无名无誉又变得有名有誉了。但这种有名有誉不同于通常的名和誉。如果把无名无誉称作“无所有”,那么现在可称之为“有所有”了。然而这种“有所有”实际上还是“无所有”,因为这是无名之名、无誉之誉,与通常的‘有所有”并不相同。最后,何晏提出“同类无远而相应,异类无近而不相违”的观点,认为相同的东西无论相距多远,总有互相之间的共性存在,不同的东西无论相距多么近,也总是无法混同。懂得了这个道理,才能真正懂得无名论的观点。他要用这个观点来说明:主张无名论并不是完全否定“正名”说,因为天地万物“皆异于近而同于远”,所以,强调“无名”的最终目的在于“同于远”,即在于得“天下之名”。这实质上是道家出世与儒家入世两种学说的混和杂拌。 
      在这里,何晏探讨了超言绝象的形而上本体,与有名有形具体的天地万物的关系。这种对于抽象的哲学概念与范畴的论证,较之对一般的现实问题的解决,思路无疑要深奥得多,可谓“理致渊深”。而这正是“师心独见”的一个方面。显然,在何晏心里,作为人的圣人和作为自然的道应该是统一的,圣人应该取法于道,也像道那样以“无名”、“无誉”的身份去驾驭他的子民。
     

      注释: 


      《列子·天瑞篇》“无知也,无能也,而无不知也,而无不能也”注引,列御寇着,东晋张湛注:《列子》,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版。
         王晓毅:《王弼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24-125页。 
      洪之渊:《王何玄学与正始文学》,温州师范学院学报,1999年版,第20卷,第1期。
    编辑:秋痕

    何晏的《道论》“《无名论》的玄学思想(1)
    论僧肇的时间观(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