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诸子| 两汉经学| 魏晋玄学|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宋明理学| 明清哲学| 相关研究|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先秦诸子
  • 两汉经学
  • 魏晋玄学
  •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 宋明理学
  • 明清哲学
  • 相关研究
  •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 □ 同类热点 □
  • 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意义
  • 论庄子人生态度思想在现实生活的指导意义
  • 论王阳明心即理说的主要观念
  • 何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 文化的功能分析
  • 亚里士多德的实体论
  • 西方哲学史撰作中的分期与标名问题
  • 浅析朱熹关于"格物致知"的学说
  • 孔、孟、荀的政治思想
  • 中国古代的阴阳五行说
  • 孔子“仁”学思想的意义
  • 王阳明「四句教」析论
  • 《孟子‧知言养气章》的「志─心─气」关系初探
  • 《周易》的圣人观与儒家的内圣外王
  • 中国古代哲学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哲学 >> 相关研究
    “救劫”:重思当代中国的济度宗教运动(3)

    发布时间: 2017/9/5 0:04:0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救劫漩涡:济度宗教运动的生成动力 
      毋庸置疑,济度宗教世界虽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复杂的思想信仰世界,但又有它自身内在的“文化关联性”的诉求,具有自己的优势成长基因和强劲吸引力的“救劫漩涡”模式。[12]济度宗教团体事实上是一个既处于不断生成和可持续状态的宗教信仰谱系。各种教派宗教的实体此起彼伏,不断地被吸引和被卷入本土复兴运动之中,内含着一个连续性“信仰基因”——救劫——济世度人的理想世界诉求,度化娑婆世界为莲花邦。而应世救劫的母题,相应地构成道(教)门之信仰建构的精神秩序和神学根基,是具有重复展开和持续发展的“历史性”和“当代性”的联结点。 
      作为一种相对顽固的集体历史记忆,应世救劫母题通过文本(宝卷、经书)和仪式(如扶鸾)等等语境,被反复地链接、附着在各种新生的济度宗教团体的创世创教神话上,并赋予了这些结社以革命性、开放性、反叛性、多元性的精神品格。应世济世,则需要人在“德性”上的人格位育,致吾良知良能,以期“内在性”的超越(修内果、行外功);救劫度人,则需要人在“灵性”上有坚定的诉求,归根收圆,以期有外在性的超越,回归“天宫”(真空家乡)。也由于创世主(或至上神)、救世神佛(三世佛、诸佛仙真)、受托化祖师(师尊、圣师、圣母)的有机搭配,构成了精神济度上的“一与多”的辩证法,从而开启了民间与外来的一神教如基督教之对话与接纳的现实可能。 
      以笔者在《救劫:当代济度宗教的田野研究》一书研究的案例而论,福建客家地区以诵念“大乘经”来进行松散的结社的罗祖教,由于夹杂着清代及民国时代的无为教和先天道的谱系记忆,特别是透过灵媒的叙事及种种新旧结合的仪式框架、庙宇网络平台等等的链接,“应世救劫”和“代天宣化”的中心母题仍然时时被强化。而闽东地区的儒家道坛尽管并没有很明显的至上神或最高主宰创世的神话自觉,但是仙佛降世转世、降神附体的话语构建却仍然或隐或显地被呈现,特别是透过灵媒仙师的“治病救劫”,传统济度宗教的母题再次得以唤醒和拓展。而香港的济度道教团体——金兰观,透过定期的扶鸾实践和修身修真研习,“应世救劫”母题同样被有效的彰显,并进一步刺激了我们关于“何以道教”的再反思。至于从清代延续下来的一贯道和空道教等道门,已扩张到海外的华人社会及当地其他社群,他们的“应世救劫”母题一以贯之,鼓吹种种的“魔考”、“官考”、“道考”,并试图通过三曹普度、放花救劫等方式实现跨界的济度,无须赘言。 
      换句话说,“应世救劫”母题是构成近世济度宗教谱系之生成和延续机制的关键母题。包括当代济度宗教团体,其实是不可能放弃形上学意义上的“入教救劫”的话语构建,否则也失去了在逻辑上自我圆成的教义体系,以及进行自我修行和社会动员的核心价值观。要理解当代海内外济度宗教的“应世救劫”意识,更应当从“劫”本意是作为世界之生成发展的不同阶段的概念去分析,而不能仅仅着眼于“劫变”、“劫难”、“劫灾”等世俗性的含义,否则也就失去理解济度宗教团体之生成动力的钥匙。 
      因此,如果说济度宗教世界有一个核心的“信仰引力场”,那么道(教)门新宗教运动就是一个“救劫漩涡”,“救劫”母题正是道(教)门谱系集体生成的“史瓦西奇点”。按天体物理学黑洞理论,“史瓦西奇点”是指宇宙时空内的光和物质被强大引力吸纳、挤压进一个体积为零、密度无穷大的奇异之点。[13]几乎所有的道(教)门及其當代的延续性结社形式,都有共同的“家族相似性”,自觉或自发地卷入这个具有强大向心力的“救劫漩涡”模式,无法逃脱这一别具诱惑力的“救劫奇点”,并积极抢占和构设“救劫”的话语资源,各种内外的宗教思想资源,从而构成了道(教)门谱系的共同历史和共同选择。有些教派被吸进来,不断长成,然后死亡;有些历经“官(魔、道)考”之后的教派存续形态则成功逃逸出去,成为佛教、道教的民俗形态或者所谓的异端“邪教”。既然“道降(落)庶民”,道统已不在“君相”,不在“师儒”,道(教)门既是普罗大众的精神凝聚中心,也是统治者或其他宗教精英众矢之的的靶心。特别是某些“箭垛式权威”,以“道祖”“师儒”、“师尊”、“导师”、“圣师”等等自许,由于掌控着通灵的魔法和技术,也天然地拥有神性的话语权力,从而成为道(教)门的道德榜样或启示人物。这个救劫漩涡奇点所形成的信仰引力波,除了在中国内地形成强大的“漩涡效应”,也波及中国边陲及周边华人社会。 
      近现代济度宗教团体吸纳了中国文明自身的“道统论”及基督宗教等一神教的创世神学理论,在构设“无极圣祖”、“无极老母(瑶池金母)”、“明明上帝”等最高人格神的同时,普遍又将本土的关帝、吕祖、文昌、济公等佛道的神圣仙真,视为降世、济世以度人的乩神,进行“飞鸾阐教”和“代天宣化”,以期挽救末劫侵临的时代性危机。这些故事母题构成近现代济度宗教团体之“济世主义”的精神资源和强劲吸卷的生长动力。无极老母或明明上帝召开三期龙华大会对抗魔界“撒旦”的拯救故事,弥勒古佛或诸神圣仙真降世救劫、飞鸾降谕的济世故事,以及因受世俗权力挤压而形成的“官考”、“魔考”、“道考”体验,都是一种指向未来性和革命性的宗教神话故事,并形成济度宗教神学的滚雪球效应,从而强化了“神道设教”的精神性关怀和寻求德性、灵性之唤醒、成长和转变的动力。各种教派都积极地利用这种优势的话语资源,以期构建自身的正统性、主体性。而各种地方或外来的政治力量也试图借助这股强大的“救劫”的民众精神漩涡,寻求与济度宗教团体在组织和利益上的有机结合,使得济度宗教团体被各类政治力量“披红挂绿”,并深深地卷入政治漩涡之中而沉沦其中。树欲静而风不止,正是持续的“救劫”漩涡效应和济度救世的创世游戏,“存神过化”的修行动力,有效地创造、扩容了近现代名为“道门”、“教门”的济度宗教谱系,继而在民间的精神世界中生生不息,形成种种的宗教新生运动。 
      因此,在直面全球化和殖民化的处境下,济度宗教运动有关“应世救劫”和“济世度人”的集体性话语,其实是一场应对失落的中华文明传统的宗教复振运动,与其说是一种思想的“异端”,不如说表达了一种正统化、文明化的诉求,并积极与强势“入侵”的一神论宗教(如基督宗教)的对话,尽管这场有关神学的对话充满不对等性,是有关“至上神创世+众神降世济世+使者弘道布教”的济度模式与“至上神创世+先知启示救世+牧师神父布道”的济度模式的文明对话。
    编辑:秋痕

    “救劫”:重思当代中国的济度宗教运动(2)
    “救劫”:重思当代中国的济度宗教运动(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