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诸子| 两汉经学| 魏晋玄学|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宋明理学| 明清哲学| 相关研究|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先秦诸子
  • 两汉经学
  • 魏晋玄学
  •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 宋明理学
  • 明清哲学
  • 相关研究
  •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 □ 同类热点 □
  • 白虎通
  • 《春秋繁露》
  • 刘向新序
  • 盐铁论
  • 经学历史
  • 董仲舒简介
  • 河上公老子道德经
  • 《抱朴子》
  • 河上公老子道德经(一至二十三)
  • 争吵两千年 古文经学与今文经学之谜
  • 新书
  • 公羊大师 董仲舒
  • 董仲舒与三纲五常
  • 河上公老子道德经(五十三至八十)
  • 桓谭着《新论》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哲学 >> 两汉经学
    河上公老子道德经(五十三至八十)

    发布时间: 2006/12/4 9:22:5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国学网
    文字 〖 〗 )
    河上公老子道德经(五十三至八十)
     
    益证第五十三
     
    使我介然有知,行于大道。
     
    介,大也。老子疾时王不行大道,故设此言。
     
    使我介然有知于政事,我则行于大道,躬行无为之化。
     
    唯施是畏。
     
    唯,独也。独畏有所施为,恐失道意。
     
    欲赏善,恐伪善生;欲信忠恐诈忠起。
     
    大道甚夷,而民好径。
     
    夷,平易也。径,邪、不平正也。大道甚平易,而民好从邪径也。
     
    朝甚除,
     
    高台榭,宫室修。
     
    田甚芜,
     
    农事废,不耕治。
     
    仓甚虚,
     
    五谷伤害,国无储也。
     
    服文彩,
     
    好饰伪,贵外华。
     
    带利剑,
     
    尚刚强,武且奢。
     
    厌饮食,财货有余,
     
    多嗜欲,无足时。
     
    是谓盗夸。
     
    百姓〔不足〕而君有余者,是由劫盗以为服饰,持行夸人,不知身死家破,亲戚并随〔之〕也。
     
    〔盗夸〕,非道〔也〕哉。
     
    人君所行如是,此非道也。复言也哉者,痛伤之辞。
     
    修观第五十四
     
    善建者不拔,
     
    建,立也。善以道立身立国者,不可得引而拔之。
     
    善抱者不脱,
     
    善以道抱精神者,终不可拔引解脱。
     
    子孙祭祀不辍。
     
    〔辍,绝也〕。为人子孙能修道如是,〔则〕长生不死,世世以久,祭祀先祖,宗庙无〔有〕绝时。
     
    修之于身,其德乃真,
     
    修道于身,爱气养神,益寿延年。其德如是,乃为真人。
     
    修之于家,其德乃余,
     
    修道于家,父慈子孝,兄友弟顺,夫信妻贞。
     
    其德如是,乃有余庆及于来世子孙。
     
    修之于乡,其德乃长,
     
    修道于乡,尊敬长老,爱养幼少,教诲愚鄙。
     
    其德如是,乃无不覆及也。
     
    修之于国,其德乃丰,
     
    修道于国,则君信臣忠,仁义自生,礼乐自兴,政平无私。
     
    其德如是,乃为丰厚也。
     
    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
     
    人主修道于天下,不言而化,不教而治,下之应上,信如影响。
     
    其德如是,乃为普博。
     
    故以身观身,
     
    以修道之身,观不修道之身,孰亡孰存也。
     
    以家观家,
     
    以修道之家,观不修道之家。
     
    以乡观乡,
     
    以修道之乡,观不修道之乡也。
     
    以国观国,
     
    以修道之国,观不修道之国也。
     
    以天下观天下。
     
    以修道之主,观不修道之主也。
     
    吾何以知天下之然哉,以此。
     
    老子言,吾何知天下修道者昌,背道者亡。以此五事观而知之也。
     
    玄符第五十五
     
    含德之厚,
     
    谓含怀道德之厚〔者〕也。
     
    比于赤子。
     
    神明保佑含德之人,若父母之于赤子也。
     
    毒虫不螫,
     
    蜂蠇蛇虺不螫。
     
    猛兽不据,玃鸟不搏。
     
    赤子不害于物,物亦不害之。故太平之世,人无贵贱,〔皆有〕仁心,有刺之物,还返其本,有毒之虫,不伤于人。
     
    骨弱筋柔而握固。
     
    赤子筋骨柔弱而持物坚固,以其意〔专而〕心不移也。
     
    未知牝牡之合而峻作精之至也。
     
    赤子未知男女会合而阴阳作怒者,由精气多之所致也。
     
    终日号而不哑,和之至也。
     
    赤子从朝至暮啼号声不变易者,和气多之所至也。
     
    知和日常,
     
    人能和气柔弱有益于人者,则为知道之常也。
     
    知常日明,
     
    人能知道之常行,则日以明达于玄妙也。
     
    益生日祥,
     
    祥,长也。言益生欲自生,日以长大。
     
    心使气日强。
     
    心当专一和柔而神气实内,故形柔。而反使妄有所为,〔则〕和气去于中,故形体日以刚强也。
     
    物壮则老,
     
    万物壮极则枯老也。
     
    谓之不道,
     
    枯老则不得道矣。
     
    不道早已。
     
    不得道者早死。
     
    玄德第五十六
     
    知者不言,
     
    知者贵行不贵言也。
     
    言者不知。
     
    驷不及舌,多言多患。
     
    塞其兑,闭其门,
     
    塞闭之者,欲绝其源。
     
    挫其锐,
     
    情欲有所锐为,当念道无为以挫止之。
     
    解其纷,
     
    纷,结恨不休也。当念道恬怕以解释之。
     
    和其光,
     
    虽有独见之明,当和之使闇昧,不使曜乱〔人也〕。
     
    同其尘,
     
    不当自别殊也。
     
    是谓玄同。
     
    玄,天也。人能行此上事,是谓与天同道也。
     
    故不可得而亲,
     
    不以荣誉为乐,独立为哀。
     
    亦不可得而踈
     
    志静无欲,故与人无怨。
     
    不可得而利,
     
    身不欲富贵,口不欲五味。
     
    亦不可得而害,
     
    不与贪争利,不与勇争气。
     
    不可得而贵,
     
    不为乱世主,不处暗君位。
     
    亦不可得而贱,
     
    不以乘权故骄,不以失志故屈。
     
    故为天下贵。
     
    其德如此,天子不得臣,诸侯不得屈,与世沉浮容身避害,故天下贵也。
     
    淳风第五十七
     
    以正治国,
     
    以,至也。天使正身之人,使有国也。
     
    以奇用兵,
     
    奇,诈也。天使诈伪之人,使用兵也。
     
    以无事取天下。
     
    以无事无为之人,使取天下为之主。
     
    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
     
    此,今也。老子言,我何以知天意然哉,以今日所见知〔之也〕。
     
    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
     
    天下谓人主也。忌讳者防禁也。今烦则奸生,禁多则下诈,相殆故贫。
     
    民多利器,国家滋昏。
     
    利器者,权也。
     
    民多权则视者眩于目,听者惑于耳,上下不亲,故国家昏乱。
     
    人多技巧,奇物滋起。
     
    人谓人君、百里诸侯也。多技巧,谓刻画宫观,雕琢章服,奇物滋起,下则化上,饰金镂玉,文绣彩色日以滋甚。
     
    法物滋彰,盗贼多有。
     
    法物,好物也。珍好之物滋生彰着,则农事废,
     
    饥寒并至,而盗贼多有也。
     
    故圣人云:
     
    谓下事也。
     
    我无为而民自化,
     
    圣人言:我修道承天,无所改作,而民自化成也。
     
    我好静而民自正,
     
    圣人言:我好静,不言不教,而民自忠正也。
     
    我无事而民自富,
     
    我无徭役征召之事,民安其业故皆自富也。
     
    我无欲而民自朴。
     
    我常无欲,去华文,微服饰,民则随我为质朴也。
     
    〔我无情而民自清〕
     
    圣人言:我修道守真,绝去六情,民自随我而清也。
     
    顺化第五十八
     
    其政闷闷,
     
    其政教宽大,闷闷昧昧,似若不明也。
     
    其民醇醇,
     
    政教宽大,故民醇醇富厚,相亲睦也。
     
    其政察察,
     
    其政教急疾,言决于口,听决于耳也。
     
    其民缺缺。
     
    政教急疾。民不聊生。故缺缺日以踈薄。
     
    祸兮福所倚,
     
    倚,因也。夫福因祸而生,人遭祸而能悔过责己,
     
    修道行善,则祸去福来。
     
    福兮祸所伏。
     
    祸伏匿于福中,人得福而为骄恣,则福去祸来。
     
    孰知其极,
     
    祸福更相生,谁能知其穷极时。
     
    其无正,
     
    无,不也。谓人君不正其身,其无国也。
     
    正复为奇,
     
    奇,诈也。人君不正,下虽正,复化上为诈也。
     
    善复为訞。
     
    善人皆复化上为訞祥也。
     
    人之迷,其日固久。
     
    言人君迷惑失正以来,其日已固久。
     
    是以圣人方而不割,
     
    圣人行方正者,欲以率下,不以割截人也。
     
    廉而不害,
     
    〔害,伤也〕。圣人〔行〕廉清,欲以化民,不以伤害人也。
     
    今则不然,正己以害人也。
     
    直而不肆,
     
    肆,申也。圣人虽直,曲己从人,不自申也。
     
    光而不曜。
     
    圣人虽有独见之明,当如闇昧,不以曜乱人也。
     
    守道第五十九
     
    治人,
     
    谓人君治理人民。
     
    事天,
     
    事,用也。当用天道,顺四时。
     
    莫若啬。
     
    啬,爱惜也。
     
    治国者当爱〔惜〕民财,不为奢泰。
     
    治身者当爱〔惜〕精气,不为放逸。
     
    夫为啬,是谓早服。
     
    早,先也。服,得也。
     
    夫独爱〔惜〕民财,爱〔惜〕精气,则能先得天道也。
     
    早服谓之重积德。
     
    先得天道,是谓重积得于己也。
     
    重积德则无不克,
     
    克,胜也。重积德于己,则无不胜。
     
    无不克则莫知其极,
     
    无不克胜,则莫知有知己德之穷极也。
     
    莫知其极〔则〕可以有国。
     
    莫知己德者有极,则可以有社稷,为民致福。
     
    有国之母,可以长久。
     
    国身同也。母,道也。
     
    人能保身中之道,使精气不劳,五神不苦,则可以长久。
     
    是谓深根固蒂,
     
    人能以气为根,以精为蒂,如树根不深则拔,〔果〕蒂不坚则落。
     
    言当深藏其气,固守其精,使无漏泄。
     
    长生久视之道。
     
    深根固蒂者,乃长生久视之道。
     
     
    河上公章句卷四
     
    居位第六十
     
    治大国者若烹小鲜。
     
    鲜,鱼〔也〕。
     
    烹小鱼不去肠、不去鳞、不敢挠,恐其糜也。
     
    治国烦则下乱,治身烦则精散。
     
    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
     
    以道德居位治天下,则鬼不敢以其精神犯人也。
     
    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
     
    其鬼非无精神也,非不入正,不能伤自然之人。
     
    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
     
    非鬼神不能伤害人。以圣人在位不伤害人,故鬼〔神〕不敢干之也。
     
    夫两不相伤,
     
    鬼与圣人俱两不相伤也。
     
    故德交归焉。
     
    夫两不相伤,则人得治于阳,鬼神得治于阴,人得保全其性命,鬼得保其精神,故德交归焉。
     
    谦德第六十一
     
    大国者下流,
     
    治大国〔者〕,当如〔江海〕居下流,不逆细微。
     
    天下之交,
     
    大国〔者〕,天下士民之所交会。
     
    天下之牝。
     
    牝者,阴类也。柔谦和而不昌也。
     
    牝常以静胜牡,
     
    女所以能屈男,阴胜阳,以〔其〕,安静不先求之也。
     
    以静为下。
     
    阴道以安静为谦下。
     
    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
     
    能谦下之,则常有之。
     
    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
     
    此言国无大小,能持谦畜人,则无过失也。
     
    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
     
    下者谓大国以下小国,小国以下大国,更以义相取。
     
    大国不过欲兼畜人,
     
    大国不失下,则兼并小国而牧畜之。
     
    小国不过欲入事人。
     
    使为臣仆。
     
    夫两者各得其所欲,大者宜为下。
     
    大国小国各欲得其所,大国又宜为谦下
     
    为道第六十二
     
    道者万物之奥,
     
    奥,藏也。道为万物之藏,无所不容也。
     
    善人之宝,
     
    善人以道为身宝,不敢违也。
     
    不善人之所保。
     
    道者,不善人之〔所〕保倚也。遭患逢急,犹知自悔卑下。
     
    美言可以市,
     
    美言者独可于市耳。
     
    夫市交易而退,不相宜善言美语,求者欲疾得,卖者欲疾售也。
     
    尊行可以加入。
     
    加,别也。人有尊贵之行,可以别异于凡人,未足以尊道。
     
    人之不善,何弃之有。
     
    人虽不善,当以道化之。盖三皇之前,无有弃民,德化淳也。
     
    故立天子,置三公,
     
    欲使教化不善之人。
     
    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
     
    虽有美璧先驷马而至,故不如坐进此道。
     
    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何不日以求得?
     
    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不日日远行求索,近得之于身。
     
    有罪以免耶,
     
    有罪谓遭乱世,闇君妄行形诛,修道则可以解死,免于众也。
     
    故为天下贵。
     
    道德洞远,无不覆济,全身治国,恬然无为,故可为天下贵也。
     
    恩始第六十三
     
    为无为,
     
    因成循故,无所造作。
     
    事无事,
     
    预有备,除烦省事也。
     
    味无味。
     
    深思远虑,味道意也。
     
    大小多少,
     
    陈其戒令也。欲大反小,欲多反少,自然之道也。
     
    报怨以德。
     
    修道行善,绝祸于未生也。
     
    图难于其易,
     
    欲图难事,当于易时,未及成也。
     
    为大于其细。
     
    欲为大事,必作于小,祸乱从小来也。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从易生难,从细生着。
     
    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处谦虚,天下共归之也。
     
    夫轻诺必寡信,
     
    不重言也。
     
    多易必多难。
     
    不慎患也。
     
    是以圣人犹难之,
     
    圣人动作举事,犹进退,重难之,欲塞其源也。
     
    故终无难矣。
     
    圣人终生无患难之事,犹避害深也
     
    守微第六十四
     
    其安易持,
     
    治身治国安静者,易守持也。
     
    其未兆易谋,
     
    情欲祸患未有形兆时,易谋止也。
     
    其脆易破,
     
    祸乱未动于朝,情欲未见于色,如脆弱易破除。
     
    其微易散。
     
    其未彰着,微小易散去也。
     
    为之于未有,
     
    欲有所为,当于未有萌芽之时塞其端也。
     
    治之于未乱。
     
    治身治国于未乱之时,当豫闭其门也。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从小成大。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从卑立高。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从近至远。
     
    为者败之,
     
    有为于事,废于自然;有为于义,废于仁;有为于色,废于精神也。
     
    执者失之。
     
    执利遇患,执道全身,坚持不得,推让反还。
     
    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
     
    圣人不为华文,不为色利,不为残贼,故无败坏。
     
    无执故无失。
     
    圣人有德以教愚,有财以与贫,无所执藏,故无所失于人也。
     
    民之从事,常于几成而败之。
     
    从,为也。
     
    民之为事,常于功德几成,而贪位好名,奢泰盈满而自败之也。
     
    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终当如始,不当懈怠。
     
    是以圣人欲不欲,
     
    圣人欲人所不欲。人欲彰显,圣人欲伏光;人欲文饰,圣人欲质朴;人欲色,圣人欲于德。
     
    不贵难得之货;
     
    圣人不眩为服,不贱石而贵玉。
     
    学不学,
     
    圣人学人所不能学。人学智诈,圣人学自然;人学治世,圣人学治身;守道真也。
     
    复众人之所过;
     
    众人学问反,过本为末,过实为华。复之者,使反本也。
     
    以辅万物之自然。
     
    教人反本实者,欲以辅助万物自然之性也。
     
    而不敢为。
     
    圣人动作因循,不敢有所造为,恐远本也。
     
    淳德第六十五
     
    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
     
    说古之善以道治身及治国者,不以道教民明智巧诈也,将以道德教民,使质朴不诈伪。
     
    民之难治,以其智多。
     
    民之所以难治者,以其智多而为巧伪。
     
    故以智治国,国之贼;
     
    使智慧之人治国之政事,必远道德,妄作威福,为国之贼也。
     
    不以智治国,国之福。
     
    不使智慧之人治国之政事,则民守正直,不为邪饰,上下相亲,君臣同力,故为国之福也。
     
    知此两者亦稽式。
     
    两者谓智与不智也。常能智者为贼,不智者为福,是治身治国之法式也。
     
    常知稽式,是谓玄德。
     
    玄,天也。能知治身及治国之法式,是谓与天同德也。
     
    玄德深矣,远矣,
     
    玄德之人深不可测,远不可及也。
     
    与物反矣!
     
    玄德之人与万物反异,万物欲益己,玄德施与人也。
     
    然后乃至于大顺。
     
    玄德与万物反异,故能至大顺。顺天理也。
     
    后己第六十六
     
    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
     
    江海以卑,故众流归之,若民归就王。以卑下,故能为百谷王也。
     
    是以欲上民,
     
    欲在民之上也。
     
    必以言下之;
     
    法江海处谦虚。
     
    欲先民,
     
    欲在民之前也。
     
    必以身后之。
     
    先人而后己也。
     
    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
     
    圣人在民上为主,不以尊贵虐下,故民戴而不为重。
     
    处前而民不害。
     
    圣人在民前,不以光明蔽后,民亲之若父母,无有欲害之心也。
     
    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
     
    圣人恩深爱厚,视民如赤子,故天下乐推进以为主,无有厌也。
     
    以其不争,
     
    天下无厌圣人时,是由圣人不与人争先后也。
     
    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言人皆有为,无有与吾争无为。
     
    三宝第六十七
     
    天下皆谓我道大,似不肖。
     
    老子言:天下谓我德大,我则佯愚似不肖。
     
    夫唯大,故似不肖,
     
    唯独名德大者为身害,故佯愚似若不肖。无所分别,无所割截,不贱人而自责。
     
    若肖久矣。
     
    肖,善也。谓辨惠也。若大辨惠之人,身高自贵行察察之政所从来久矣。
     
    其细也夫。
     
    言辨惠者唯如小人,非长者。
     
    我有三宝,持而保之。
     
    老子言:我有三宝,抱持而保倚。
     
    一曰慈,
     
    爱百姓若赤子。
     
    二曰俭,
     
    赋敛若取之于己也。
     
    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执谦退,不为倡始也。
     
    慈故能勇,
     
    以慈仁,故能勇于忠孝也。
     
    俭故能广,
     
    天子身能节俭,故民日用广矣。
     
    不敢为天下先,
     
    不为天下首先。
     
    故能成器长。
     
    成器长,谓得道人也。我能为得道人之长也。
     
    今舍慈且勇,
     
    今世人舍慈仁,但为勇武。
     
    舍俭且广,
     
    舍其俭约,但为奢泰。
     
    舍后且先,
     
    舍其后己,但为人先。
     
    死矣!
     
    所行如此,动入死地。
     
    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
     
    夫慈仁者,百姓亲附,并心一意,故以战则胜敌,以守卫则坚固。
     
    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天将救助善人,必与慈仁之性,使能自营助也。
     
    配天第六十八
     
    善为士者不武,
     
    言贵道德,不好武力也。
     
    善战者不怒,
     
    善以道战者,禁邪于胸心,绝祸于未萌,无所诛怒也。
     
    善胜敌者不与,
     
    善以道胜敌者,附近以仁,来远以德,不与敌争,而敌自服也。
     
    善用人者为之下。
     
    善用人自辅佐者,常为人执谦下也。
     
    是谓不争之德,
     
    谓上为之下也。是乃不与人争之道德也。
     
    是谓用人之力,
     
    能身为人下,是谓用人臣之力也。
     
    是谓配天古之极。
     
    能行此者,德配天也。是乃古之极要道也。
     
    玄用第六十九
     
    用兵有言:
     
    陈用兵之道。老子疾时用兵,故托己设其义也。
     
    吾不敢为主而为客,
     
    主,先也。不敢先举兵。客者,和而不倡。用兵当承天而后动。
     
    不敢进寸而退尺。
     
    侵人境界,利人财宝,为进;闭门守城,为退。
     
    是谓行无行,
     
    彼遂不止,为天下贼,虽行诛之,不成行列也。
     
    攘无臂,
     
    虽欲大怒,若无臂可攘也。
     
    扔无敌,
     
    虽欲仍引之,若无敌可仍也。
     
    执无兵。
     
    虽欲执持之,若无兵刃可持用也。何者?伤彼之民罹罪于天,遭不道之君,愍忍丧之痛也。
     
    祸莫大于轻敌。
     
    夫祸乱之害,莫大于欺轻敌家,侵取不休,轻战贪财也。
     
    轻敌,几丧吾宝。
     
    几,近也。宝,身也。欺轻敌者,近丧身也。
     
    故抗兵相加,
     
    两敌战也。
     
    哀者胜矣。
     
    哀者慈仁,士卒不远于死。
     
    知难第七十章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
     
    老子言:吾所言省而易知,约而易行。
     
    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人恶柔弱,好刚强也。
     
    言有宗,事有君。
     
    我所言有宗祖根本,事有君臣上下,世人不知者,非我之无德,心与我之反也。
     
    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
     
    夫唯世人之无知者,是我德之暗,不见于外,穷微极妙,故无知也。
     
    知我者希,则我者贵。
     
    希,少也。唯达道者乃能知我,故为贵也。
     
    是以圣人被褐怀玉。
     
    被褐者薄外,怀玉者厚内,匿宝藏德,不以示人也。
     
    知病第七十一
     
    知不知上,
     
    知道言不知,是乃德之上。,
     
    不知知病。
     
    不知道言知,是乃德之病。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夫唯能病苦众人有强知之病,是以不自病也。
     
    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圣人无此强知之病者,以其常苦众人有此病,以此非人,故不自病。
     
    夫圣人怀通达之知,托于不知者,欲使天下质朴忠正,各守纯性。小人不知道意,而妄行强知之事以自显著,内伤精神,减寿消年也。
     
    爱己第七十二
     
    民不畏威,则大威至。
     
    威,害也。人不畏小害则大害至。大害者,谓死亡也。畏之者当爱精神,承天顺地也。
     
    无狎其所居,
     
    谓心居神,当宽柔,不当急狭也。
     
    无厌其所生,
     
    人所以生者,以有精神。托空虚,喜清静,饮食不节,忽道念色,邪僻满腹,为伐本厌神也。
     
    夫唯不厌,是以不厌。
     
    夫唯独不厌精神之人,洗心濯垢,恬泊无欲,则精神居之不厌也。
     
    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
     
    自知己之得失,不自显见德美于外,藏之于内。
     
    自爱不自贵。
     
    自爱其身以保精气,不自贵高荣名于世。
     
    故去彼取此。
     
    去彼自见、自贵,取此自知、自爱。
     
    任为第七十三
     
    勇于敢则杀,
     
    勇敢有为,则杀其身。
     
    勇于不敢则活。
     
    勇于不敢有为,则活其身。
     
    此两者,
     
    谓敢与不敢也。
     
    或利或害,
     
    活身为利,杀身为害。
     
    天之所恶。
     
    恶有为也。
     
    孰知其故?
     
    谁能知天意之故而不犯﹖
     
    是以圣人犹难之。
     
    言圣人之明德犹难于勇敢,况无圣人之德而欲行之乎﹖
     
    天之道,不争而善胜,
     
    天不与人争贵贱,而人自畏之。
     
    不言而善应,
     
    天不言,万物自动以应时。
     
    不召而自来,
     
    天不呼召,万物皆负阴而向阳。
     
    繟然而善谋。
     
    繟,宽也。天道虽宽博,善谋虑人事,修善行恶,各蒙其报也。
     
    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天所网罗恢恢甚大,虽疏远,司察人善恶,无有所失。
     
    制惑第七十四
     
    民不畏死,
     
    治国者刑罚酷深,民不聊生,故不畏死也。治身者嗜欲伤神,贪财杀身,民不知畏之也。
     
    奈何以死惧之?
     
    人君不宽刑罚,教民去情欲,奈何设刑法以死惧之﹖
     
    若使民常畏死,
     
    当除己之所残克,教民去利欲也。
     
    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
     
    以道教化而民不从,反为奇巧,乃应王法执而杀之,谁敢有犯者﹖老子疾时王不先道德化之,而先刑罚也。
     
    常有司杀者。
     
    司杀者,谓天居高临下,司察人过。天网恢恢,疏而不失也。
     
    夫代司杀者,是谓代大匠斲。
     
    天道至明,司杀有常,犹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斗杓运移,以节度行之。人君欲代杀之,是犹拙夫代大匠斲木,劳而无功也。
     
    夫代大匠斲者,希有不伤手矣。
     
    人君行刑罚,犹拙夫代大匠斲,则方圆不得其理,还自伤。代天杀者,失纪纲,不得其纪纲,还受其殃也。
     
    贪损第七十五
     
    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
     
    人民所以饥寒者,以其君上税食下太多,民皆化上为贪,叛道违德,故饥。
     
    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
     
    民之不可治者,以其君上多欲,好有为也。是以其民化上有为,情伪难治。
     
    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
     
    人民所以侵犯死者,以其求生活之道太厚,贪利以自危。
     
    是以轻死。
     
    以求生太厚之故,轻入死地也。
     
    夫为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
     
    夫唯独无以生为务者,爵禄不干于意,财利不入于身,天子不得臣,诸侯不得使,则贤于贵生也。
     
    戒强第七十六
     
    人之生也柔弱,
     
    人生含和气,抱精神。故柔弱也。
     
    其死也坚强。
     
    人死和气竭,精神亡,故坚强也。
     
    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
     
    和气存也。
     
    其死也枯槁。
     
    和气去也。
     
    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以上二事观之,知坚强者死,柔弱者生也。
     
    是以兵强则不胜,
     
    强大之兵轻战乐杀,毒流怨结,众弱为一强,故不胜。
     
    木强则共。
     
    本强大则枝叶共生其上。
     
    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兴物造功,大木处下,小物处上。天道抑强扶弱,自然之效。
     
    天道第七十七
     
    天之道,其犹张弓与!
     
    天道暗昧,举物类以为喻也。
     
    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
     
    言张弓和调之,如是乃可用耳,夫抑高举下,损强益弱,天之道也。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天道损有余而益谦,常以中和为上。
     
    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人道则与天道反,世俗之人损贫以奉富,夺弱以益强也。
     
    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
     
    言谁能居有余之位,自省爵禄以奉天下不足者乎﹖唯有道之君能行也。
     
    是以圣人为而不恃,
     
    圣人为德施,不恃其报也。
     
    功成而不处,
     
    功成事就,不处其位。
     
    其不欲见贤。
     
    不欲使人知己之贤,匿功不居荣,畏天损有余也。
     
    任信第七十八
     
    天下莫柔弱于水,
     
    圆中则圆,方中则方,壅之则止,决之则行。
     
    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水能怀山襄陵,磨铁消铜,莫能胜水而成功也。
     
    以其无以易之。
     
    夫攻坚强者,无以易于水。
     
    弱之胜强,
     
    水能灭火,阴能消阳。
     
    柔之胜刚,
     
    舌柔齿刚,齿先舌亡。
     
    天下莫不知,
     
    知柔弱者久长,刚强者折伤。
     
    莫能行。
     
    耻谦卑,好强梁。
     
    是以圣人云:
     
    谓下事也。
     
    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
     
    人君能受国之垢浊者,若江海不逆小流,则能长保其社稷,为一国之君主也。
     
    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
     
    人君能引过自与,代民受不祥之殃,则可以王天下。
     
    正言若反。
     
    此乃正直之言,世人不知,以为反言。
     
    任契第七十九
     
    和大怨,
     
    杀人者死,伤人者刑,以相和报。
     
    必有余怨,
     
    任刑者失人情,必有余怨及于良人也。
     
    安可以为善?
     
    言一人,则先天心,安可以和怨为善﹖
     
    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
     
    古者圣人执左契,合符信也。无文书法律,刻契合符以为信也。但刻契为信,不责人以他事也。
     
    有德司契,
     
    有德之君,司察契信而已。
     
    无德司彻。
     
    无德之君,背其契信,司人所失。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天道无有亲疏,唯与善人,则与司契同也。
     
    独立第八十
     
    小国寡民,
     
    圣人虽治大国,犹以为小,俭约不奢泰。民虽众,犹若寡少,不敢劳之也。
     
    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
     
    使民各有部曲什伯,贵贱不相犯也。器谓农人之器。而不用,不征召夺民良时也。
     
    使民重死而不远徙。
     
    君能为民兴利除害,各得其所,则民重死而贪生也。政令不烦则民安其业,故不远迁徙离其常处也。
     
    虽有舟舆,无所乘之;
     
    清静无为,不作烦华,不好出入游娱也。
     
    虽有甲兵,无所陈之。
     
    无怨恶于天下。
     
    使民复结绳而用之,
     
    去文反质,信无欺也。
     
    甘其食,
     
    甘其蔬食,不渔食百姓也。
     
    美其服,
     
    美其恶衣,不贵五色。
     
    安其居,
     
    安其茅茨,不好文饰之屋。
     
    乐其俗。
     
    乐其质朴之俗,不转移也。
     
    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
     
    相去近也。
     
    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其无情欲。
     
    显质第八十一
     
    信言不美,
     
    信者,如其实也。不美者,朴且质也。
     
    美言不信。
     
    美言者,滋美之华辞。不信者,饰伪多空虚也。
     
    善者不辩,
     
    善者,以道修身也。不彩文也。
     
    辩者不善。
     
    辩者,谓巧言也。不善者,舌致患也。山有玉,掘其山;水有珠,浊其渊;辩口多言,亡其身。
     
    知者不博,
     
    知者,谓知道之士。不博者,守一元也。
     
    博者不知。
     
    博者,多见闻也。不知者,失要真也。
     
    圣人不积,
     
    圣人积德不积财,有德以教愚,有财以与贫也。
     
    既以为人己愈有,
     
    既以为人施设德化,己愈有德。
     
    既以与人己愈多。
     
    既以财贿布施与人,而财益多,如日月之光,无有尽时。
     
    天之道,利而不害;
     
    天生万物,爱育之,令长大,无所伤害也。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圣人法天所施为,化成事就,不与下争功名,故能全其圣功也。
    编辑:管理员

    河上公老子道德经(二十四至五十二)
    桓谭着《新论》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